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武俠修真 -> 蠱真人 -> 正文 第十二節:青竹酒香,蠱師逞威

正文 第十二節:青竹酒香,蠱師逞威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更多精彩閱讀請收藏 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

    “現在所有的問題,都歸結在花酒行者的遺藏上。我若能找到它,一切困難就迎刃而解。若是發現不了,這些難題將極大地拖慢我修行的速度。會讓我在修行之初,就被同齡人甩得遠遠的。費解啊,我用了一周多的時間,來吸引酒蟲出現,為什么就一直不見成效?”

    方源皺著眉頭,苦思冥想著。吃到嘴里的飯菜,也不知道什么味道。

    就在這時,一陣喧鬧聲傳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方源循聲望去,發現是中央的那桌,六個獵戶圍著桌子,已經喝得酒氣熏天,氣氛熱烈如火,各個臉紅脖子粗。

    “張老弟,來,再喝一杯!”

    “峰大哥,兄弟們佩服你的本事,一個人就搞定一頭黑皮野豬,真是好漢!這杯酒你必須得喝,不喝就是不給兄弟們面子。”

    “謝兄弟們抬愛,但我實在喝不下了。”

    “峰大哥喝不下,是嫌棄這酒不好嗎?小二,你過來,給爺幾個上好酒!”

    聲音越來越大,很顯然幾個獵戶都喝多了。

    跑堂的小二連忙走過去:“幾位大哥,好酒是有,但是可有些貴呢。”

    “怎么,怕爺幾個不給錢怎么的?!”獵戶們聽了這話,好幾個都站起來,瞪向店小二。他們不是五大三粗,身材魁梧,就是黑瘦粗壯,精悍逼人,帶著山民特有的彪悍之氣。

    小二連忙打招呼,叫屈道:“小的哪敢瞧不起諸位英雄好漢,只是這酒真的有些貴,一壇可值兩塊元石呢!”

    獵戶們都一愣。

    兩塊元石,那可不便宜,是尋常人家兩個月的生活費。獵戶雖然打獵,賺得比尋常凡人較多,有時候一頭黑皮野豬,就值半塊元石了。但這狩獵也是有風險的,有時候搞不好自己就成了獵物。

    為喝一壇酒,就耗費兩塊元石,對獵戶來講,太不值得了。

    “真有這么貴的酒?”

    “小子,你可不是騙我們的吧?”

    獵戶們大呼小叫,但是聲音都有點虛,有些下不了臺的尷尬。

    小兒連叫不敢。

    那獵戶中叫峰哥的,看場面不對,連忙打圓場:“諸位兄弟,不要再破費了。今天已經喝不下了,這酒改日再喝吧。”

    “哥哥說哪里的話!”

    “這哪成……”

    其余獵戶們叫著,但是聲音已經漸漸弱小下去,一個個也都坐回座位上。

    小二也是個精明人物,看這架勢,也知道買賣做不成了。

    不過這情形,他也已經見怪不怪。正要退走,冷不防那角落里的一桌,傳來年輕人的聲音:“呵呵,真是好笑,一個個瞎咋呼什么,買不起酒,就乖乖地閉嘴,縮一邊去!”

    那獵戶們聽了這話,其中一個頓時被刺激得大叫起來:“誰說我們買不起,小兒,就上那壇酒來,老子給你元石,不就兩塊嘛!”

    “哎,客官稍等,這就來!”小二沒料到峰回路轉,立馬接口,轉身就下去抱了一壇酒上來。

    這酒壇只有尋常酒壇的一半大小,但是拍開封泥,頓時就有一股清醇的酒香飄散出來,彌漫整個飯堂。

    那坐在窗戶邊獨酌的老人,也因為這酒香,不由地轉過頭來,將目光投放在這壇酒上。

    的確是好酒。

    “幾位客官,不是小的吹牛啊。這可是上好的青竹酒,整個山寨就我們客棧獨一家。你們聞聞這酒香!”店小二一邊說著,一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滿臉的享受和滿足。

    方源心中一動,這店小二說的也不算吹牛。

    古月山寨**有三家酒肆,賣的都是尋常的米酒、濁酒,種類大同小異。方源為了吸引酒蟲現身,連續買了七天的酒水,自然清楚其中行情。

    幾個獵戶望著面前的酒壇,都被勾起了酒癮,一個個抽動起鼻子,滾動喉結。

    而那個一時口快,買了酒的獵戶,臉上神情更加精彩,多了一抹懊惱之色。

    就這壇酒,可值兩塊元石吶!

    “自己一時沖動,就買了此酒。這店小二也太不地道,立即就上了酒,現在封泥都開了,就算是想退貨都不行了。”

    獵戶越想越心疼,想要退,卻著實抹不開這面子。

    最終只好拍了一下桌,強笑道:“媽的,這酒好!哥哥們,敞開了喝,今天這酒,兄弟我請了!”

    恰在這時,那角落一桌的年輕人又發出一聲嗤笑:“就這一小壇酒,哪夠六個人喝的?有種的再買幾壇啊。”

    獵戶被這話擠兌得青筋暴跳,騰地一下站起身來,勃然大怒,雙目圓瞪向發話的年輕人:“小兔崽子,話挺多呀。來,站出來,來跟哥哥練兩手!”

    “哦?那我可站出來了。”青年聽了這話,還真起了身,陰笑著走出角落陰影。

    他身材高瘦,面皮蒼白,穿得一身深藍武服,顯得干凈利落。

    他頭上戴著寶藍色的頭帶,上身穿著短衣,露出瘦弱的肩膀。下身穿著長褲,腳上是竹芒鞋,小腿處還有綁腳。

    最關鍵的是,他腰間系著青布腰帶。腰帶中段鑲嵌著一塊閃亮的銅片,銅片上刻著黑色的“一”字。

    “一轉蠱師?!”叫囂的獵戶顯然明白這身服飾所代表的意思,他倒抽一口冷氣,臉上的怒色消退了,變成了驚懼。

    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招惹到了一名蠱師!

    “你不是想找我練練手嗎?來啊,動手啊。”青年蠱師踱步走來,帶著一臉戲謔的笑。

    但是剛剛挑釁的獵戶,卻像是個雕塑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或者你們一起上,也行啊。”青年蠱師慢慢地走到獵戶一桌,很隨意地說著。

    獵戶們臉色都變了,一些喝紅了臉的,霎時間臉色就白了。一個個額頭都淌下了冷汗,坐立不安,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青年蠱師伸出一只手,提起青竹酒的酒壇,放到鼻翼下聞了聞,笑起來:“還真是香啊……”

    “蠱師大人若喜歡,拿過去喝好了。就當是小的冒犯大人,向大人賠罪。”挑釁叫囂的那個獵戶,連忙拱手行了個禮,臉上堆起笑容說道。

    不料青年蠱師猛地變色,啪的一聲,把酒壇摔到地上。

    蠱師臉色如冰,目光如劍,低聲地怒吼起來:“就憑你也有資格向我賠罪?你們這些獵戶,真是有錢啊,比我還有錢啊,居然花了兩塊元石買酒喝?!你知不知道,我正為元石發愁呢!居然敢在這個時候,在我面前炫富!你們這些凡人也配?!”

    “不敢,不敢!”

    “沖撞了大人,我們罪該萬死!”

    “小的們都是無意冒犯啊,這是小的們身上的元石,請蠱師大人笑納。”

    獵戶們都觸電一般站起來,從懷中掏出元石。但是這些凡人,哪有什么錢財,掏出的都是零零碎碎的元石,最大的也超不過四分之一。

    青年蠱師卻沒接過這些元石,只是不停地冷笑,用鷹隼般的目光,掃視整個飯堂。

    被他掃視到的獵戶,都一個個低下了頭。窗前那桌看熱鬧的老人,也趕忙轉頭,避開蠱師的目光。

    只有方源靜靜地看著,毫無顧忌。

    這個青年蠱師一身的服飾,只有正式蠱師才能穿戴,就算是方源也還沒資格。只有方源從學堂畢業之后,才能從家族中領取。

    青年蠱師腰帶銅片上的“一”字,表明了他一轉蠱師的身份。

    但他已經有二十好幾歲的模樣,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真元氣息,應該是一轉高階。

    十五歲開始修行,到了二十多歲,還只是一轉高階,這說明青年的資質只有丁等,比方源還要差一籌。很有可能,只是一位后勤蠱師,連戰斗蠱師都算不上。

    但就算如此,對付六個獵戶壯漢,仍舊綽綽有余。

    這就是蠱師和凡人之間的力量差距。

    “有了力量,就能高高在上,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本質。不,任何世界都是這樣,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只是這個世界表現得更**裸一些罷了。”方源心中暗暗感慨。

    “好了江牙,教訓一下就得了,不要為難這些凡人,傳出去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角落里坐著的另一個年輕人,這時開口道。

    眾人聽她說話,這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個女子。

    名叫江牙的青年蠱師被女同伴說的沒趣,停止了冷笑,看也不看獵戶們供奉出來的零碎元石。這些元石加起來,還不夠兩塊,他當然沒有興趣。

    他一拂袖,走向原來座位,一邊邁動腳步,一邊放下狠話:“你們有種的繼續喝,就喝青竹酒。我倒要看看誰還敢喝這酒?”

    獵戶們都低垂著頭,被訓斥得像六個乖孫子。

    濃郁的酒香彌漫在整個飯堂,那買了酒的獵戶聞著酒香,心疼得臉上肌肉抽動。

    這酒他可是花了兩塊元石,卻沒喝上一口啊!

    方源停下筷子,他已經吃飽了。聞著這股酒香,他目光閃爍了幾下,忽然掏出兩塊元石,放在桌上,淡然道:“小二,給我上壇青竹酒。”

    全場一愣。

    那青年蠱師江牙頓時停下步子,嘴角一抽,絲了一口氣。他剛剛放下狠話,方源就要了這壇酒,這不是專門拆他的臺,打他的臉么?

    他轉過身,瞇起雙眼,用陰冷的目光射向方源。

    方源坦然地和他對視,一臉淡然,毫無所懼。

    江牙目光一閃,陰冷之氣漸漸消退,他感受到了方源身上真元的氣息。

    他知道了方源的身份,頓時笑了起來,春風般和煦:“原來是位學弟。”

    其他人恍然,頓時看向方源的目光已經發生了變化。

    難怪這少年一點都不怕蠱師,原來他也是蠱師。雖然還在上著學堂,但是本質上已經不同了。

    “蠱師大人,您的酒!”小二屁顛屁顛地跑過來,一臉諂笑著。

    方源向青年蠱師江牙點點頭,拎著這壇酒,走出了客棧。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