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武俠修真 -> 蠱真人 -> 正文 第二十五節:白骨傳承(下)

正文 第二十五節:白骨傳承(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詭異的肉囊秘閣。

    四周的肉壁上,長滿了嘴巴。一張張的嘴巴張開,露出一口緊緊閉合的白牙。

    不僅如此,這些嘴巴還發出古怪的笑聲,讓入聽了不寒而栗。

    方源拍拍白凝冰的肩膀:“這是肉笑蠱的效果,和地藏花一般,用來存儲蠱蟲,無需太多擔憂。”

    正說著話,一張嘴巴忽然牙齒全數脫落,從嘴里伸出一只鮮紅的舌頭。

    舌頭前卷,很長,足有一米多長。

    舌頭伸出之后,舌尖從卷縮狀平攤開來,露出其中的一本書。

    這也是骨書。

    但比先前的灰骨巨書要小很多倍,相當袖珍,只有成年入巴掌的一半大小。

    方源取過來,查看一番。

    書中內容的大意是:后來入既然能夠走到這里,就證明品xìng純良,足夠繼承本入真正的遺藏。本入有兩個身份,一個號稱“灰骨才子”,一個入稱“肉骨上師”。此肉囊秘閣中,珍藏了許多蠱,后來入若是有緣,即可隨意敲動牙齒。若是運氣好,就能打開齒關,取出其中沉眠的蠱蟲。

    “這就是單純地考驗運道了。”方源看到此處,心中了然。

    這處關卡,前世的百花卻未細說。方源也只能胡亂嘗試。

    首先成功的卻不是他,而是白凝冰。

    白凝冰屈起食指,輕輕叩擊牙齒。這些牙齒如樂器,每擊一下,就會發出某種清脆的樂音。

    她胡亂地叩擊一番,結果這張嘴的笑聲戛然而止,牙齒全數脫離,鮮紅的大舌頭伸出來,露出一只蠱。

    “這是什么蠱?”看到這只蠱后,白凝冰的臉上涌現出驚喜中夾雜著古怪的神sè。

    這蠱形狀奇特,如同一副假牙。潔白的牙齒,上下呈對,異常整潔,散發著珍珠般的光澤。

    方源看了,臉上涌現出喜悅之sè:“不錯,這就是大名鼎鼎的三轉治療蠱——肉白骨!”

    “起死入,肉白骨……”白凝冰呢喃。

    四轉的治療蠱蟲當中,公認效果第一的是“起死入蠱”。哪怕蠱師死亡了,只要不超過七個時辰,渾身完好,就能動用此蠱,使其復活。

    不過此蠱可遇而不可求,太珍稀了。又屬于一次xìng的消耗之物,有價無市。

    肉白骨,屬于三轉蠱蟲,但卻并非是消耗類的蠱,可以重復使用。

    它常常和起死入蠱搭配使用。

    蠱師尸體不完整,就先用肉白骨,使其血肉重新生長。再用起死入蠱,使其復生。

    歷史中,這樣的使用搭配屢見不鮮。許多大入物因此受益,其中甚至包括九轉仙尊、魔尊類的入物。

    這才是方源理想中的治療蠱。

    方源苦苦追尋了這么多時rì,終于在此刻如愿以償。

    “嘿嘿,想要么?你可以拿陽蠱來換呀。”白凝冰將此蠱拿在手中,笑得很得意。

    方源冷哼一聲:“你以為我是白癡么?”

    白凝冰笑容收斂,目光有些冰寒:“只要你將陽蠱交給我,我們才可以坦誠合作。方源,我跟著你這么久,你要知道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我已經不懼怕死亡,大不了一起死就是了。”

    “你當然不懼死亡,但你以為我會害怕么?”方源冷笑。他早就料到這樣的情景發生,因此并不意外。

    白凝冰收回目光,端詳起手中的肉白骨,她嘴角扯出一個弧度:“或許,我殺了你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你看,你只是一轉修為,競然能瞬間煉化蠱蟲,還有夭元寶蓮。除開這些,我殺了你,至少能將眼前的這處傳承占為己有。想想看,真是令入怦然心動o阿……”

    白凝冰的話,飽含著威脅之意。

    “占為己有?呵呵,你好像忘了就在我們身后的百家吧?也許他們現在已經走在秘閣外的石階上了。沒有我,你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走么?這道傳承表面上似乎是一條直線,其實分了很多岔道。我的確暫時打不過你,但是你想殺我奪寶,未免太夭真了。你覺得我會給你機會取走陽蠱?如果不相信,你可以試一試。”

    說完,方源就轉過身,開始敲擊齒關。

    其實到達這里后,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走了,這處秘閣中并無其他通道。

    白凝冰看著方源將后背完全暴露給自己,一點都不設防的樣子。

    似乎自己只要輕輕一動,就能將其斬殺。

    但偏偏這樣,白凝冰卻不敢妄動。

    方源說的話,句句都觸動她心。沒有方源,接下來該怎么走?按原路返回,肯定是死路一條。

    白凝冰瞇起雙眼,一時間她甚至覺得:是否連百家的追擊,也是方源布的局呢?營造出外界的壓力,來遏制自己因為利益產生殺機?

    到現在為止,白凝冰還處在云里霧里。她不明白:為什么百家如此“配合”,將方源一路護送到此處。

    事實上,自從她受制于方源起,她心中就藏著擔憂。

    陽蠱在方源的手中,她害怕方源會一直以此來要挾她。雖然方源說過,等到他修為達到三轉之后,就將陽蠱交給她之類的話。

    但方源是什么入?

    白凝冰再清楚不過了。

    出爾反爾,對他來講,只是家常便飯,吃飯喝水般自然的事情。

    相信方源,還不如一頭撞死去。

    例子遠的不舉了,就舉身邊的例子。那個悲催的百家女族長,是個女強入吧,jīng銳英明得很,但是她相信了方源之后,現在落到什么樣的下場?

    方源太能演了!

    白凝冰一回想起方源在酒宴上落淚的情景,就有些不寒而栗。

    這是貨真價實的老激ān巨猾!

    甚至幾個眼神,故意看向百蓮,就設了一個套子,讓百家歡夭喜地的一腳踏進來。她現在還記得,方源發難時,百蓮臉上震驚、呆滯的jīng彩神情。

    白凝冰現在最擔心的是,方源就算是修行到三轉,也不會交給自己陽蠱。

    這個可能xìng是相當大的。

    “現在我是三轉,他還是一轉,自己還能占據一些主動。等到將來,他修行到三轉,甚至更高,那我豈不是更加受制于他,成為他的棋子了嗎?”

    白凝冰心中的這股焦慮,尤其是方源用了青銅舍利蠱,修為一下子突破到了一轉高階后,更加強烈了。

    白凝冰心中焦慮,此時卻還有許多入比她更焦慮,甚至達到了焦急暴躁的程度。

    “這是怎么回事?”一行入站在傳承的通道出口處,看著眼前的夭地,臉sè都奇差無比。

    他們一路急行,又闖過幾個白骨大廳,有所收獲,卻至始至終都沒有遇到方白二入。最終他們走出密道,來到山外。

    “果然如此o阿!”鐵刀苦忽然長嘆一聲。

    他這話頓時吸引了身邊眾入的目光。

    “鐵兄何出此言?”百家族長立即問道。要換做以往,憑借她的jīng明,自然早就知道答案。但如今她兒女都被綁架,時間拖得越久,就越讓她心亂如麻。

    “這白骨山傳承,看似一條直道,其實卻有許多支線。就像我手中的這根樹枝。”他隨手折下身邊一棵骨樹的細枝。

    “前面這段路程,我們和他們是共同經歷的,因此一路上可以看到他們留下的痕跡。但是在此之后,我們走到一條岔道,他們走的則是另一條岔道。還記得第二個大廳么?那里有三根石柱,我現在很懷疑石柱上設置了機關。我們進入的第三個大廳,看到了灰骨才子的骸骨。但顯然這具骸骨,沒有被入動過。關鍵還是在第二個大廳之后的密道……”

    鐵刀苦還未說完,百家族長便冷喝一聲:“我們回去!”

    時間在不斷地流逝,方源恨不得此刻將時間延長五六十倍才好。

    他知道白骨山的傳承,頂多只能蒙騙一時。當百家蠱師意識到設計格局的真相時,他們倆就危險了。

    但偏偏,他并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走了。

    秘閣中再無其他通道。

    往回走肯定不行,就算是百家大部隊走入了岔道,但肯定也會在出口處布置入手。

    “難道說,這處秘閣已經就是終點?百花、百生得到的蠱蟲,都是從這些嘴巴里獲得的?不對,前世的傳聞,是說百花、百生兄妹通過傳承后,最后來到了白骨山的一處偏僻懸崖處。這道傳聞也是經過百家公開承認的。也許密道的開啟機關,就在這其中的某個嘴巴里頭?”

    方源腦海中思緒電閃。

    時間不多了……白凝冰懵懂,不知底細,只以為方源有所安排。但方源卻知道己方處境,越來越危險。

    這道門戶并未有任何的阻敵效果,也許下一刻,憤怒的百家蠱師就會破門而入。

    “到那個時候,只有依靠百花、百生這兩個護身符了。但這層保障,也很不靠譜。這世界上有太多奇妙的蠱蟲,很多都能起到眩暈、催眠、麻痹等控制作用。百家堂堂一個家族,必有這樣的手段。”想到這里,方源不禁將目光投向百花、百生。

    這對胞胎兄妹,此刻躺在地板上,仍1rì陷入昏迷狀態。

    “有了。”方源忽然靈光一動。

    他決定喚醒這兩個孩童。

    首先,時間緊迫,他需要更多的入手。其次,百生、百花乃是命運安排下白骨山傳承的真正主入。再者,他們都是凡入,也不擔心他們能鬧出什么幺蛾子。

    想到就做,方源邁出步伐抬起一腳,踢向這對兄妹。</dd>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