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武俠修真 -> 蠱真人 -> 正文 第九十二節:方源vs李好(下)

正文 第九十二節:方源vs李好(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    吼吼吼!

    獸力虛影瘋狂閃現,聲勢驚天動地,背山蛤蟆痛得呱呱大叫,猛地發力撞向方源。

    方源冷哼一聲,及時閃過。

    背山蛤蟆背負山峰,噸位太重,速度很慢,方源閃避的很輕松。

    橫沖蠱、直撞蠱接連使用,背山蛤蟆屢次出擊,連方源的皮都沒蹭到。 ..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

    背山蛤蟆一掃眾人心中巋然不動的形象,被方源揍得直叫喚。

    “這個小子,居然如此兇猛!”李好也是看得心驚,狠狠咬牙,催動背山蛤蟆高高跳起。

    “臭小子,我要把你砸成肉泥!”李好咧開嘴,發出森然的冷笑,心中殺機沸騰。

    但是,背山蛤蟆投下的yīn影,卻沒有主動罩向方源。

    反而,落在李好的身上。

    背山蛤蟆巨大的身軀,開始往下落,重重地砸向李好。

    看到這一幕,大多數人都楞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唯有魏央在內的少數人,眼中jīng光一閃,看出了李好的戰術。 ..

    單純用背山蛤蟆,砸向方源,攻擊十分容易落空。

    方源有橫沖蠱、直撞蠱,完全可以躲閃。

    但是背山蛤蟆砸向李好,李好可以用移形蠱,來和方源的位置進行調換。只要時機掌握得好,完全可以讓方源來不及反應,被背山蛤蟆砸死。

    背山蛤蟆這樣的重量,就算砸不死。也絕對能重創他。

    然而背山蛤蟆騰空的那一刻,方源第一時間,就沖向李好!

    橫沖蠱、直撞蠱連用。他很快就趕到了李好的身邊。

    “該死的家伙,他居然看破了!”這一刻,李好無比氣惱。

    方源現在和他還有一段距離,但他現在用了移形蠱,方源就有充分的時間,躲開背山蛤蟆的攻擊。

    但如果他現在不用,一旦方源貼近他。他就算是利用移形蠱換了位置,也來不及逃跑,會和方源一同被背山蛤蟆砸死。

    無奈之下。李好只能催動移形蠱,和方源的位置互換。

    轟!

    背山蛤蟆砸落到地面,方源果然用一記橫沖,躲開來。

    他一直都注重橫沖蠱、直撞蠱的交替使用時間。一般都會間隔三個呼吸。算上沖鋒五十步左右的時間。這樣一來。他始終會有移動蠱可用。

    細微之處,往往決定成敗。

    方源前世豐富的戰斗經驗,讓他毫無破綻。

    他再次沖向背山蛤蟆,拳打腳踢,攻勢狂猛,硬打硬落。獸力虛影輪番閃現,兇悍絕倫。

    背山蛤蟆再次陷入到狂風暴雨的攻擊當中,被揍得呱呱直叫。碎石紛飛。

    原本口中叫囂的觀戰者,都陷入了沉寂。

    許多人張大嘴巴。吃驚地看著這一幕。

    全力以赴蠱被方源用的如此威猛霸道,就算是背山蛤蟆也成了挨打的沙包,陷入弱勢地位!

    這邊打得如火如荼,場面火爆劇烈。而李好這邊,則風平浪靜。

    李好萬萬沒有料到,方源會如此鍥而不舍地攻擊背山蛤蟆。

    以往的對手,和李好交戰,無一不舍棄背山蛤蟆,企圖攻擊李好。李好一敗,背山蛤蟆也就毫不足慮。

    這才是聰明人的選擇啊!

    但是偏偏,方源選了一個最愚蠢的攻擊對象。

    他把火力全部集中在背山蛤蟆身上,對正主李好不聞不問。

    李好被晾在一邊,仿佛成了無關局面的看客,處境尷尬!

    獸力虛影不斷閃爍,交匯在空中。方源繞著背山蛤蟆,兇猛毆打。

    蛤蟆原本龐大威武的體型,在此刻卻顯得如此笨拙。

    “不好,背山蛤蟆都被打吐血了!”遠在一旁的李好,看到這一幕,頓時手腳發涼。

    移形蠱!

    他眼中綻放奇光,攝住方源。

    剎那間,方源視野大變,定睛一看,已經被李好挪到遠處去了。

    反觀李好,則取代了方源的位置,站在背山蛤蟆身邊。

    他伸出一雙手掌,貼著背山蛤蟆,展開治療。

    蛤蟆的傷勢,讓他心中暗驚。

    他在演武場中戰斗這么多場,還從未見過這么嚴重的傷。

    “難道這場戰斗,我會失敗?敗給這樣的一個年輕晚輩?不,不可能!”失敗的強烈預感,第一次出現在李好的內心深處。

    方源冷笑一聲,展開沖鋒。

    他怎么可能容許李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公然治療背山蛤蟆?

    眼看著方源沖殺過來,李好狠狠咬牙,只得放棄治療,開始反向奔跑。

    待方源沖到背山蛤蟆跟前時,他再用移形蠱。

    如此一來,他再次站到背山蛤蟆的身邊,而方源則身處遠地。

    不過方源毫不在意,仍舊埋頭沖鋒。

    李好的治療屢屢被打斷,方源次次沖擊也毫無所獲。

    但盡管如此,他仍舊不斷沖擊,鍥而不舍。

    幾次下來后,反倒是李好主動停止治療,臉sèyīn晴不定。

    這一幕,叫觀戰的許多人摸不著頭腦。

    但到底還是有聰明的人。

    “方正每次沖鋒,看似無用,其實對李好的真元進行了劇烈的消耗。”

    “不錯。移形蠱雖然作用玄奇,但也有弊端,消耗真元量大,就是其中之一。”

    “距離越遠,對象的實力越強,李然催動移形蠱消耗的真元就越多。”

    “方源身負雙豬,一鱷一熊之力,李然每次動用移形蠱,都會消耗不少的真元。再加上他還要對背山蛤蟆治療,就算是三轉的真元。也禁不住這樣使用。”

    李好也是意識到這點,這才不得已停下治療。

    他的真元已經不多了。

    若換做以前的對手,他到底是三轉的白銀真元。但如今方源的修為也是三轉。這些回合下來,方源已經牢牢地建立了真元優勢。

    眼看著方源再次沖來,李好眼中閃過一絲猶豫的光,不得不挺身而上。

    方源捏拳拍掌,立即舍掉背山蛤蟆,攻向李好。

    啪啪啪。

    他拳拳打爆空氣,聲威赫赫。剛猛無比,如同cháo水拍擊礁岸。

    幾個回合下來,李好就支撐不住!

    他的蠱蟲雖然補齊。但真正的核心還在于背山蛤蟆和移形蠱。

    為了減少移形蠱的真元消耗,他也消去了潛伏在身體里的獸力虛影。

    方源的攻勢,實在是猛烈至極,如狂風暴雨。壓得他呼吸都困難。

    李好靠著之前力修的底子。勉強抗衡幾下,不得不再次動用移形蠱,將背山蛤蟆換來。

    方源也不追李好,對準背山蛤蟆展開攻擊。

    山豬、棕熊、鱷魚的虛影,輪番閃現。

    一時間,山石翻飛,背山蛤蟆大口吐血,瘋狂反擊。

    但方源交替使用橫沖、直撞兩蠱。背山蛤蟆的反擊顯得如此笨拙不堪。

    “怎么會成了這個樣子……”

    “連李好大人,都不得不參戰。為背山蛤蟆分擔壓力。”

    “方正的攻擊,狂猛得可怕。把李好和背山蛤蟆都壓制住了。”

    戰局進行到這里,出乎大多數人的意料。自從李好拋棄力道,轉修輔助以來,他們還從未見過李好落到如此逆境。

    李好的戰術,相當不錯。利用移形蠱,配合背山蛤蟆,一旦打出配合,效果極佳。

    就算是方源,也沒有破解得了這個戰術。

    但是……

    方源他不需要破解啊!

    他根本就沒有想去破解,直覺掄起鐵拳,以不變應萬變。不管你哪個出現在我面前,一通狠揍就是了!

    此舉看似蠢笨,卻大智若愚。

    狂猛、霸道的氣勢,頓時就展現了出來。

    “這是個好方法。”有人眼前一亮,“將來我如果對戰李好,也學方正,不管其他,對背山蛤蟆展開猛烈攻擊。”

    此言一出,頓時就遭到身邊人的否定和譏諷。

    “屁!你也想學他,腦袋燒糊涂了吧?方正能這么干,是因為他是力修,真元消耗少。你一個火修,敢把攻擊浪費在背山蛤蟆的身上,正是李好想看到的。”

    蠱師沒有真元,戰力必定暴降,幾乎就等于凡人了。

    戰斗中,一方真元較多,往往就有優勢。真元量相差越大,優勢就越大。

    一些想效仿方源的蠱師,聽到這話,頓時噎住,反駁不得。

    有人一拍腦袋,大悟道:“我忽然發現,力修也是有優勢的。”

    “沒錯。”立即就有人附和出聲,“力修的攻擊,借助身體,因此力蠱有個普遍的優點,就是消耗真元較少。”

    “每個蠱修流派都有各自的優缺點,力道能在上古時代煊赫一時,不是沒有道理的。”

    眾人再次將目光,投向場中。

    李好和他的背山蛤蟆,在方源的猛烈攻勢下,節節敗退。

    全力以赴蠱對真元的消耗,是很少的。

    方源真正的攻擊力量,來源于幾大獸力虛影。

    但這些獸力虛影本身,根本就不,需,要,消,耗,真,元!

    這才是最變態的地方!!!

    換做其他蠱師,放到方源的位置上,打個數十回合早就萎了,但方源卻越打越猛,持久無比。

    他的氣勢不斷攀升,拳拳都帶出風聲,霸道猛烈,仿佛是猛虎咆哮,巨熊嘶吼!

    在他身上,眾人仿佛看到了上古力修的傲世風采!

    心臟急速跳動,胸中熱血沸騰。方源越打越爽。

    重生以來,他一直如履薄冰,積壓在心中的郁氣,隨著拳腳的狂熱爆發,統統宣泄出去。

    他心中的yīn郁一掃而空。

    毫無疑問,得到全力以赴蠱,是方源人生的一個轉折點。

    在此之前,他東奔西跑,朝不保夕,食不果腹。遇到一個稍大的事情,就需要殫jīng竭慮地思索辦法。

    但是當他得到全力以赴蠱后,他終于有了傲人的資本,可以用拳頭去解決許多事情。

    就像現在,他根本不需要破解李好的jīng妙戰術,直接舉拳橫掃。

    魔是狡詐,魔更是霸道!

    掃天蕩地,席卷山河,血濺乾坤,一力降十會!

    你兇狠我比你更兇狠,你蠻橫我比你更蠻橫!

    魔!魔!魔!

    殺!殺!殺!

    方源打得酣暢淋漓,心中一股情緒在猛烈的激蕩著。終于壓抑不住,化作長嘯之聲。

    “因為困難多壯志,不教紅塵惑堅心。今身暫且棲草頭,它rì狂歌踏山河!”

    從今rì起,便走上雄起之路罷!

    一掃塵埃,笑對滄桑。

    踏青山,蹈藍海,縛蒼龍,擊長空!

    沐浴風雨,砥礪魔魂,舉旗高歌猛進,逆天逆命逆乾坤!

    轟!

    一拳狠狠搗下,背山蛤蟆再支撐不住,山峰崩塌,鮮血噴涌,被方源活活打死。

    橫沖直撞!

    李好高高飛起,飛出十幾步遠,又重重落下。

    撲通一聲,落在泥漿中,一動不動。

    黑sè的泥水混合著殷紅的鮮血,很快就污染了他的花袍。

    他為他的輕視,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戰斗戛然而止,方源傲立原地,陽剛猛烈的氣勢蓋壓當場。

    演武場中,似乎還回蕩著他的長嘯之音。

    除此之外,一片靜默,無人出聲!(未完待續。)</dd>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