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其他類型 -> 太古劍尊 -> 第2078章 斬殺藍怔

第2078章 斬殺藍怔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擅長星河府,調戲方辰妻子,這兩項罪名,就足以讓方辰將之斬殺了。

    無極劍宗高層,為了保護每一脈穩定的發展,專門制定了一些規矩。其中一條就是,其他脈的弟子,在沒有得到府主的同意,不得擅自闖入別人的府邸。

    若沒有這一條約束,一些實力強大的弟子,隨便闖入別脈的府邸,將之屠戮,那還了得?

    藍怔與藍河之所以敢擅闖星河府,便是因為星河府剛剛建立,他們無懼方辰罷了。

    現在,終于將方辰惹怒,后者施展出了強大的手段,將藍怔困在了通天級陣法中。

    “死之前,有什么話要說嗎?”

    虛空中,方辰一步跨出,懸浮在半空中,俯視著有些狼狽的藍怔,冰冷問道。

    倉促逃竄的藍怔,面目猙獰,大聲吼道:“方辰,你若殺我,藍月府不會放過你的。”

    “藍月府?”

    方辰冷笑,到了這個時候了,藍怔還在威脅他?

    “你認為這個威脅,對我有用嗎?”方辰平靜的問道。

    “我已經傳音給藍河師兄了,他馬上就能趕來,你若動我,不會有好下場。”藍怔道。

    撲哧!

    通天級陣法將藍怔的身體禁錮,隨即方辰猛地一劍劈出。

    劍光狠狠的劈在他的身上,頓時他的雙臂被斬斷,凄慘的叫聲,從藍怔的口中傳出。

    他的身體在半空中蹌踉,而后猛然間一頭栽倒在了地上,口吐鮮血,臉色蒼白到了極致。

    “你……”

    看到方辰不顧一切的朝著自己走來,藍怔終于感覺到害怕了。

    他察覺到了死亡氣息的臨近,他的身體在顫抖,終于不再嘴硬。

    “方辰,求你放過我。”

    藍怔跪地求饒,希望方辰能夠放過他一馬。

    “放過你?”

    方辰冷笑,今日恰好自己回來了,若自己依舊在無極劍塔內修行,后果不敢想象。

    撲哧!

    又是一劍,藍怔的雙腿也被斬斷,他的修為直接被方辰廢掉,瞬間變成了一個普通人。鮮血灑滿長空,藍怔的身上,傷痕累累。

    也就是這個時候,藍月府內傳出了一股狂野的氣息,正在急速的靠近星河府。

    “方辰,求你大人大量饒過我。騷擾你妻子是我的不對,但這不是我的意思,我也是為藍河師兄辦事。”藍怔凄慘大叫。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能夠活下來,就有報仇的希望。

    而一旦死亡,一切將會煙消云散。

    “對我妻子出手的時候,你這樣想過嗎?”

    方辰冷哼一聲,旋即不再留手,太古煉神訣催動到了極致,六道恐怖劍光,伴隨著九道融合秩序神紋,爆發出了璀璨的力量,席卷整個虛空,狠狠的劈在了藍怔的身上。

    與此同時,星河府外,傳來了一道暴怒的聲音。

    “住手。”

    來人是藍河,他得到藍怔的求救信號之后,就立馬趕來。

    但當他感覺到通天級陣法內的能量波動后,心中大驚,憤怒吼道,想要制止方辰動手。

    然而,為時已晚。

    咚!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天際,通天級陣法都在搖晃。

    “你找死。”

    藍河臉色陰沉,憤怒大吼,隨即他釋放出了秩序神紋,開始瘋狂攻擊通天級陣法。

    轟隆隆!

    陣法之內,方辰的攻擊,瞬間淹沒了藍怔。

    眨眼工夫,藍怔就沒有了任何抵擋之力,隨即在恐怖的劍光中隕落。

    看了一眼腳下藍怔的尸體,方辰淡漠的目光,穿透通天級陣法,看向藍河。

    嘩啦!

    方辰心意一動,將通天級陣法收起。

    憤怒攻擊的藍河,懸浮在半空中,惡狠狠的盯著方辰。

    “你……將藍怔殺了?”

    藍河看到藍怔的尸體后,有些不敢置信。這個家伙,居然真的將藍怔殺了?

    “擅闖星河府,騷擾我妻子,這兩項罪名,足以致死。藍怔的死,與你有很大的關系。”方辰平靜說道。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藍河面目猙獰,寒聲道:“藍怔是我藍月府弟子,你居然敢殺他?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與整個藍月府為敵?”

    “我只知道,你若在不離開,我將上稟鶴山長老,到時候你活罪難逃。”方辰淡然說道。

    “你……”

    藍河心中怒火中燒,雙手結著復雜的法印,狂野的攻擊,呼嘯而出。

    “藍月府弟子,不會白死,你要血債血償。”

    藍河權衡利弊后,還是決定報仇,現在的他被怒火沖昏了頭腦,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

    轟隆隆!

    藍河的實力,在藍月府內也能夠排進前一百,其凝聚的秩序神紋,已經多達九萬道,攻擊力非常強橫。

    雖然方辰吸收了九道融合秩序神紋,但其實力還是不足以與暴怒中的藍河相媲美。

    砰砰砰!

    一邊與藍河戰斗,一邊傳音給了鶴山長老。

    嗡!

    星河府上空,出現了兩大恐怖的漣漪。緊接著虛空中出現了一個漩渦,兩道人影從其中漫步而出。

    “住手。”

    在兩人出現的剎那,星河府上空的戰斗,強行中止。

    藍河驚駭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被禁錮在了虛空中,無法動彈。

    他抬頭看向遠處,赫然發現,鶴山長老與另一位長老,已經來了。

    “鶴山長老,白霧長老。”

    方辰對著兩人抱拳,鶴山長老負責接引弟子,同時也負責外宗的一些規矩。

    “怎么回事?”

    鶴山長老微微皺眉,旋即問道。

    “還請鶴山長老為我藍月府主持公道。”

    就在這時,藍怔率先說道:“藍怔師弟只是無意中擅闖星河府,就被方辰給斬殺了。”

    這時候,鶴山長老也看到了下方的尸體。

    “鶴山長老,藍怔該死。”方辰平靜的說道,他知道鶴山長老必定會給他一個公道。

    隨即,方辰將藍怔擅闖星河府,騷擾自己妻子的事情一一告知鶴山長老。

    后者臉色陰沉,凝視著藍河。

    “藍河,你來到無極劍宗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不會連最基本的規矩都不懂吧?”鶴山長老問道。

    面對鶴山長老的質問,藍河低下了腦袋。

    “可是,我那師弟就算擅闖星河府,那也罪不至死。分明就是方辰在公報私仇。”藍怔一口咬定方辰在公報私仇。

    “哼,你的性格我還能不知道?藍怔之所以死亡,與你脫不開關系。”鶴山長老冷哼一聲說道。

    他對藍河的性格了如指掌,肯定是這家伙貪圖星月的美色,慫恿藍怔闖入星河府,為其辦事。

    “我……”

    藍河無話可說,陷入了沉默。

    “雖然同門之間禁止互相殘殺,但藍怔的確犯了錯。方辰將之斬殺,也不為過。至于你,看在藍怔已經死亡的份子上,我也不再追究你的過錯,將藍怔的尸體帶回去,好好厚葬吧。”鶴山長老道:“若在讓我發現,你違反外宗規矩的話,后果你自己承擔。”

    “多謝長老。”

    藍河將藍怔的尸體帶著,急匆匆返回了藍月府。

    “多謝兩位長老。”方辰抱拳道謝。

    “你小子,雖然此次你出手占理,但卻有些魯莽了。”鶴山長老搖頭道:“星河府剛剛建立,只有你一人。而藍月府建立無盡歲月,已經形成了底蘊。你貿然將藍怔斬殺,這是在打藍月府的臉。”

    “是啊方辰小子,你太魯莽了。想必那藍月府必定不會善罷甘休,接下來的日子,你要小心一些,最好待在星河府不要外出。”白霧長老也是叮囑道。

    方辰眼眸閃爍金光,就算前路危機重重,他也無悔自己今日所做之事。

    若連妻子都無法保護,那還談什么追求武道巔峰?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