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5.小木屋

5.小木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任逍遙把房間的門鎖好,一眨眼就消失在房間內,轉身就來到空間內,拿中還拿著倆個雞蛋。他進空間是為了孵化小雞才進來。

    按照剛才衣服突然干了的現象,任逍遙猜想,空間有靈性,可能聽得懂自己說話,所以猜測了一下,用雞蛋來試試,反正空間又不會把雞蛋吃了。

    任逍遙在毫無生機的空間,自言自語說道:“空間啊,空間,你要把這倆個雞蛋孵出小雞出來。”如果有人在旁邊聽到的話,一定會覺得任逍遙傻了,這空間怎么會自己孵化雞蛋。

    為了試驗,任逍遙把一個雞蛋放在息壤上,一個雞蛋放在草坪里,沒有把倆雞蛋放在一塊。

    任逍遙剛說完,只見空間上空照射下倆道金色的光芒,籠罩在倆只雞蛋上,用手放在金光下,皮膚傳來熾熱的溫度。

    而在沒有金光照射的地方,卻是常溫狀態。任逍遙那個激動啊,這倆雞蛋如果受了精,肯定能孵化,不用懷疑了。

    不過時間有點長,按正常孵化雞蛋的周期要十五至十九天,才能孵出小雞來。沒辦法,任逍遙只好慢慢等待孵化成功。

    空間最神秘的莫過于小木屋,任逍遙來到小木屋的院了,喝了倆口泉水。就直奔小木屋,推開門,入眼的是一張書桌,書桌旁邊有一個書架,放著密密麻麻的書。

    隨意翻了幾本,發現全都是看不懂的文字,也就沒了興趣,書架背后是一間休息室,有一張竹子做的床,床上有幾張動物的皮毛,有老虎的,狐貍的等。

    休息室角落的地板上有一個體積寵大的紅色木箱子,任逍遙走向前來,想打開箱子,發現箱子竟然是一體的,并沒有地方可以打開。

    想起空間的奇異,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個字:開。箱子也并沒有打開,不過任逍遙的意識卻離開了本體,進入了箱子里面。

    箱子里有一把小刀,一些耕地用的工具,還有一個戒指。任逍遙發現這箱子類似于儲物的空間,可以把東西放入箱子里更好的保存,而有生命的動物則不行了。

    現在又沒種子,任逍遙也沒拿出工具來,只是拿出小刀和戒指,心里想著:這倆東西根本就和工具不塔邊啊,怎么在里面?

    意識回到本體,用意念把小刀和戒指拿了出來,小刀不過平常尋見的刀子而已,看著沒什么特別。而這個戒指,眼看是平常普通銀戒指,任逍遙想起地球小說的儲物戒指,一試果然如此。

    戒指的空間大有1000平方,不過保存東西的時間并沒有箱子長,箱子可以把東西保存東西100年不變質,而戒指只能一年。

    把小屋查看了一翻,就出了空間,可能這身體年齡比較小和休息時間比較早的原故,現在才剛黑了天就困了。

    摸著手中的戒指,幻想以后的美好生活,美滋滋的去睡覺了。

    ………………?

    天微亮的時候,任逍遙的房門就響起敲門聲。

    此時,任逍遙在夢中正與周公的女兒談情說愛,就被這敲門聲吵醒了,只好央央不樂起床開門。

    打開門,見到的是自家小妹,幽怨的說道:“小妹干嘛這么早啊!還笑得那么開心,撿到金子了?”任逍遙看著眼前的面帶笑容的任詩婷,開起玩笑說道。

    昨晚,和任逍遙的談話后,任詩婷難得的睡了一個安眠覺,以往她總是躺在床上,默默的流淚,為這個哥哥擔心,經過昨晚發現,這個不靠譜的哥哥好像長大了,就一覺睡到天亮,現在想起都覺得開心。

    任詩婷面對任逍遙的玩笑,鬧了個大紅臉,鬧羞成惱說道:“又是你要跟著我去地里的,我才來叫你的,你不去最好。”說完扭頭就走。

    額!!!

    任逍遙真佩服女人的變臉,前一刻還好好的,一眨眼就變卦了。連忙說道:“小妹,你等等啊,我還沒洗臉啊。”

    任逍遙飛速的回到房間,拿著臉盆和毛巾就往井里去,并沒有發現任詩婷嘴角微微上翹,和狡潔的眼睛。

    其實,說是洗臉,就只是洗臉,大陸科技落后,牙刷都沒有,平常人家只是用左手中指刷牙,而大富貴的人家會買楊柳牙刷,楊柳牙刷也不過是幼嫩的柳枝放在口里嚼而已,

    而任家村這窮鄉僻壤,任逍遙當然只是默默伸出中指,往口里伸的范,快速換上粗糙的衣裳,往廚房走,期間發現,任家的人早就不知所蹤,看來早就出門干活了。

    小妹可能等不了自己起床才來叫自己的,任逍遙來到廚房,拿了一點鹽和醬油放進儲物戒指,并拿上自己的早飯---半條番薯,就往門口走。

    看見任詩婷在門口等著,眼看又要說自己,連忙說道:“小妹吃早飯沒有?有沒吃飽?大哥吃不下,又不想浪費,給。”說完把手中的番薯遞給任詩婷。

    說實話,任逍遙對一大早吃番薯真吃不下口,沒有水份很難啃下去。面對這個奇葩的哥哥,任詩婷不知道說些什么,不過想起自己交的費用,不吃白不吃,就拿到手上,把工具都丟給任逍遙就往前走了。

    任家村所處的地理位置,真不怎么樣,如果不是有一處深老林和一條河,可能村民都生活不下去,土地水份流失太快,一晚上而已,地就干了,而且也不肥沃。

    任詩婷領著任逍遙越走越遠,已經見不到村莊了,從出發到現在走了半個多小時,任逍遙已經滿頭大汗,開口問道:“小妹,怎么還沒有到啊!累死我了。”

    對于這個身體,任逍遙可謂是恨死了,才走倆步,就滿頭大汗,再看看自家小妹,氣都不喘,別說汗了。

    任詩婷回過頭瞅了一眼任逍遙,慢幽幽說道:“就你這身體,還不干活就費了,快到了。”說完還不忘鄙視一翻。

    看見任詩婷鄙視的眼神,任逍遙真想開口說道:“大姐,這不是我的錯好嗎?是你哥的問題好不好,跟我有什么關系?”可惜他不能說,也不敢說,說出來還可能給任詩婷當傻子看。

    走了十來分鐘,終于來到自家的地,放眼看去,發現與其說是田,倒不如說是荒地,如果不是看見地上的莊稼,還真以為是一片荒地。

    這里已經是深山的邊緣,地用竹子圍了起來,如果不用竹子圍起來,莊稼可能會給野生動物踐踏。

    其他,平時不是什么收獲和蟲害什么大事,農民要做的是澆水,除草而已。只不過澆水太過不方便,要人手去挑才會讓農民要干一天的活,整天都留在地里。

    看著周圍都是野草,看來這片地不過是自家老爺子開荒而來的,周圍并沒有什么水源,任逍遙非常好奇小妹平時怎么澆水的。開口問道:“小妹?這沒水怎么澆啊?”

    任詩婷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面對這么白癡的問題也是無語了,指了指任逍遙的手里的一對木桶說道:“沒水就去挑水啊,不然帶木桶來干嘛?”

    任逍遙覺得自已和任詩婷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非常無語說道:“我知道啊!可是………”

    話都沒說完就給任詩婷打斷了“知道你還問?”。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