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17.水煮魚

17.水煮魚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從牛蛋家拿到要的材料,任逍遙就急急趕回家了,因為他現在非常餓,想著快點回家吃烤著的番薯。

    也不管牛蛋對條魚的奇怪了,其實因為大陸科技的落后,動植物的生存條件還是非常好的,就像這十幾斤種的草魚,如果用點手段,比比皆是,就是因為技術落后,少見才會讓牛蛋覺得非常大。

    回到家,任逍遙急忙拿起一條木棍,從炭堆中將倆條番薯翻了出來,放在一邊攤涼,自己拿出一個木桶,將從牛蛋家換來的綠豆放進木桶。

    拿著木桶就突然消失,進入空間了。提著木桶,趕向河邊,裝上半桶河水。

    在牛蛋家的時候,突然想到河水有催生的作用,便想到換點綠豆回家試一下,成功了的話可以用來煮水煮魚,失敗了也沒什么。

    將河水裝進桶的一瞬間,桶內的綠豆快速生長。然而悲劇發生了,本以為會在芽的時候停下來,沒想到綠豆非沒有停下,反而越長越大,到最后把半桶水都吸干了,才停了下來。

    任逍遙看著原本的綠豆長成快可結果的綠豆苗,哭笑不得,這什么玩意嘛?想起干才發生的一幕,是因為水干了才停止生長的。

    立馬把桶內的綠豆苗命令空間種到空曠的土里,不想浪費。又拿出一點綠豆重新試驗,經過七次失敗,任逍遙在第八次終于把握好河水份量,把豆芽催生出來。

    期間任逍遙還試過命令空間催生,發現空間并不是萬能的,就像一個程序,需要人去編輯成一個完整的程序,這個程序才會運行。

    而自己因為不知道份量的關系,才會讓空間不能催生綠豆變豆芽。就像中藥,不懂藥與藥之間的相生相克,就算讓你知道全部理論也不會出藥方。

    把豆芽弄好,任逍遙就閃出空間,拿起番薯就吃了起來。突然覺得這大陸的風俗非常奇怪,有種不餓不吃東西的感覺。

    吃完倆條番薯,任逍遙把東西收拾了一遍,發現天快黑了。看了看院子,自己的杰作,五棵果樹站立在院子感覺身心俱爽。

    感覺今天沒有白廢,來到大陸這么久,任逍遙都感覺荒廢時間,每天都不知道干什么,今天終于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了。

    算了算時間,想小妹快回來了,從空間拿出倆條草魚,一條十多斤種,一條倆斤重和倆個雞蛋,并把儲物箱子最初出現的一把小刀拿出來,來到廚房準備做水煮魚。

    今天見識到了箱子內工具的神奇,想試一下這小刀是不是也可以那樣,能聽懂自己命令干活。如果不能,那水煮魚是做不成了,因為不懂殺魚。

    幸好小刀沒有讓任逍遙失望,成功將倆斤重的草魚去磷切塊。那條十多斤的草魚,是準備讓小妹拿去給便宜親人的。(這原身體主人的親人)

    將豆芽洗凈煲水煮熟,放在一個大盆底下,鍋放油放一半辣椒、麻椒慢炒,到金黃又放另一半辣椒、麻椒并將蒜、姜、全放進鍋炒出香味,加水放魚頭、魚尾、魚骨,等燒開水就可以放魚肉。

    最后倒入放有豆芽的大盆,家常水煮魚就好了。

    任逍遙聞了聞水煮魚的味道,還可以就蓋好保溫離開了廚房,等小妹回來。卻不知道離任逍遙家近的幾戶人家聞到味道,口水都流出來了。

    干了一天活,身上全是汗,任逍遙進空間洗了個澡,并把猴子帶了出來。猴子現在胖了一圈,任逍遙怕它養成好吃懶做,到時候本性都忘了。

    領著猴子來到前院,看一下明天怎么規化一下這院子,后院就先種著幾棵果樹先,到時候看再進山找一下有什么水果。

    看著倆只野兔在院子東奔西跑,一點都沒有發現當初那種害怕,都把院子當它們家了。可能猴子太無聊,看見兔子在跳來跳去,它走向前抓住一只兔子的耳朵,拎了起來。

    剛還想把另一只也抓過來,聽見開門聲,看見任詩婷從門外走進來,飛快地跑到任逍遙的背后。看來上次上次對任詩婷有恐懼了。

    才走進來,任詩婷看見任逍就問道:“哥,你聞到沒有,好香啊!”一邊說一邊把東西放下,并到井前洗手。

    任逍遙嗅了嗅,說道:“什么香?哪里香了?”把自己做的水煮魚味道自動屏蔽了,完全想不到任詩婷說得是水煮魚的味道。

    正在用手帕擦臉的任詩婷翻了個大白眼,說道:“沒有聞到辣椒味嗎?不知道是哪家做什么東西吃。”說完還吐了吐舌頭。

    一聽是這個,任逍遙才明白過來,感情是說水煮魚,神神秘秘地說道:“小妹,你現在把后院木桶的魚送一下給爺奶,回來給你個驚喜!”

    任詩婷看了看古怪任逍遙問道:“什么魚?今天你去河邊捉魚了?”,她是知道之前的任逍遙無聊時會河邊捉魚玩的。

    繼然小妹幫自己想了理由,任逍遙將錯就錯回答道:“呵呵,還是小妹聰明,一猜就知道。”沒想到任詩婷的回答讓他哭笑不得。

    任詩婷眼皮一抬,回答道:“你不干這些,能干什么?”說完就往后院走了,留下一臉懵b的任逍遙。

    聽到任詩婷在后院傳來的尖叫聲才回過神來,趕到后院,而猴子則沒動,留在前院耍兔子。

    來到后院,看見一臉震驚的任詩婷,傻傻地看前幾棵果樹發呆。任逍遙開口問道:“怎么了小妹?有什么問題嗎?大呼小叫的。”

    任詩婷聽到任逍遙的聲音,轉過身來一臉懷疑地問道:“哥,你干了什么?這五棵是什么?怎么光禿禿的,還有樹上包著的是什么東西?”

    剛才任詩婷懷疑的眼神嚇到了任逍遙,以為她知道了什么,后來聽到問幾棵樹才松了口氣。

    現在天色還不晚,太陽還沒下山,望了一眼幾棵果樹開口說道:“哦,今天不是沒什么事干嘛,和牛蛋捉完魚,就進了山一趟,挖了幾棵果樹回來種,看能不能種活。”

    任詩婷聽完任逍遙的滿口謊言的解釋,追問道:“那為什么這樹光禿禿的,樹上包著的是什么?”

    這話問得任逍遙云里霧里的,撓撓頭開口說道:“種樹都這樣的啊,那包著的沒什么東西,只是有一點土而已。”

    任詩婷下一句話把任逍遙說得更加頭暈了,說道:“你怎么這樣種,本來就難種了,你還把樹枝砍了,怎么能養活,還有都沒見過人把泥包到樹上的。”

    任逍遙聽完,感覺自己好像上了二十多年學白費了,差點就信了這話。一臉好奇地說道:“真沒有人這樣種?”

    任詩婷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最后才弄明白,這大陸的種植技術太落后,才會讓小妹這么說的。

    最后任逍遙好說歹說才把任詩婷混了過去,讓她去把十幾斤種的草魚送爺奶家去,當然少不了對魚的重量和體形的驚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