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76.裝傻.(加更)

76.裝傻.(加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任逍遙還沒來得及問為什么,就見任詩婷昏了過去,冷冰冰的掃了一眼院子里的人,抱起暈倒在懷里的任詩婷,徑直的往任詩婷房間走去。走到房間看到二叔的大女兒任施婷正蹲在床邊,收拾地上的瓷片和飯菜。

    毫無情緒的眼神掃了一眼任施婷,徑直的越過,將自己小妹任詩婷抱到床上,俯身查看任詩婷紅腫的眼袋和臉色發青的臉,蓋上被子后,任逍遙就直奔院子。

    走到一半,想起了什么,右手中指一道微弱白光閃過,手中出現一錠10兩的銀子,回頭看著貓在地下收拾碎片的任施婷,一手將手里的10兩白銀半丟半滾的丟到任施婷面前,說道:“你收拾好碎片后,照顧好詩婷,直到詩婷好為止,這10兩就是你的。”說完大步往院子走去。

    任詩婷聽到任逍遙的話,愣了一下,隨后看見滾過來的10兩面值的白銀,眼睛睜的大大的,抬頭想看任逍遙的時候,發現任逍遙已經走了。撿起地上的10兩白銀,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任詩婷,糾結了一會就把10兩白銀收入囊中。

    任逍遙剛走到院子里就聽到自己三叔在那喋喋不休說著自己的壞話,掃了一眼院子里身材偏瘦的中年男子,嘴角微微上翹,邪笑一聲。

    “乖孫,奶的寶貝,你去哪里了,是不是詩婷那個臭丫頭把你賣了?”老婦人一見到任逍遙,就走到任逍遙面前一手拉住任逍遙的手說道,說的那會還是淚流滿面。

    院子里身材偏瘦的中年男子,也是任逍遙的三叔任我走,聽到老婦人說的話,指桑賣槐的說道:“娘,看這沒爹娘養的野孩子,白白胖胖的,那是被賣,我看是自己偷偷跑出去玩了。”

    “老三,你說什么?我怎么會伸出你這個不害臊的孩子,那個孩子沒爹娘養?你以為逍遙有的選擇?”老婦人聽見任我走說的話,見到任逍遙皺了皺眉頭,立馬就來脾氣了,拿起院子角落的竹條就追著打。

    任逍遙看著兩人在院子雞飛狗跳的,沒有帶一絲情緒。忽然感覺到肩膀有人拍著自己的肩膀,回頭一看是自己二叔。

    “逍遙啊,你這幾天去干嘛了?詩婷都一天一夜沒吃飯了,整天都躲在房間里里面哭,你大姐施婷做好飯喂她都不吃。”虎背熊腰的任我闖對著任逍遙說道。

    任逍遙掃了一眼,并沒有接話,看著院子里的牛蛋,冰冷的說道:“牛蛋,你跟我過來。”說完,自己先往客廳走去了。

    牛蛋聽見任逍遙冰冷的話,“啊?”然后看了一眼任我闖,愁眉苦臉的跟了上去。

    任我闖尷尬的站在原地,笑呵呵的說道:“這臭小子,還倔上了。”說完剛想跟著走上去就看到自己大女兒任施婷從任詩婷的房間走出來,一邊走一邊傻笑,問道:“施婷,笑什么呢?這么開心?”

    “啊!沒什么丶沒什么。”任施婷突然聽見自己老爹叫自己,嚇了一跳,神色緊張的回答道。

    任我闖見任施婷神色緊張,是不是按住腰間的荷包,眼神嚴峻的問道:“你荷包裝了什么,這么緊張?拿出來看看。”自己女兒他非常清楚,一說謊就會緊張。

    “沒什么,我去將碎片丟了先。”任施婷聽到自己老爹的話,緊緊的抓著腰間的荷包,揚了揚手中的碎片,飛快的逃走。

    走到一半,就聽見任我闖大聲喝道:“站住,將荷包里的東西拿出來。”

    任施婷聽到自己老爹發火了,恩~~~搖了一下身子,轉過頭看見院子奶奶正追著三叔打,小聲的說道:“爹,你過來,不要這么大聲。”

    任我闖聽到任施婷的話,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不知道自己女兒為什么要自己那樣做,不過還是慢慢走過去。走到任施婷的身邊,任施婷一下就拉著自己的手臂,在耳朵嘀咕了幾句。

    聽完大聲的叫道:“什么?十兩?不行,你馬上還回去給逍遙。”

    “什么10兩?”聽到任我闖高分貝的聲音,老婦人和任我走問道。

    任施婷聽到這兩個人的聲音,責怪的看了任我闖一樣。

    .......

    此時,大廳任逍遙正聽著牛蛋道說的一切,為什么任詩婷會哭,親人怎么對待任詩婷,臉越來越黑,眼神越來越冰冷。

    聽完牛蛋說的話,任逍遙拳頭握得緊緊的,用力一下砸到竹子做的桌面,桌面一下就被拍出一個掌印。剛想說話的時候,就聽到屋外有人叫道:任逍遙村長叫你去祠堂。

    任逍遙聽到氣匆匆的站了起來,他還想去找那個老頭算賬,沒想到那老頭就這么急為他的妾侍脫罪。大步的走出客廳,往門外走去。

    經過院子的時候,被任我闖來了一下,“逍遙,你這10兩自己收好,這大姐照顧小妹怎么能要錢。”手里拿著一錠10兩白銀。

    “逍遙啊,你要是缺人照顧,我可以叫我家那個婆娘過來,保證將詩婷照顧的白白胖胖的。”一旁的任我走看見任我闖手里的10兩白銀,雙眼發紅說道。

    任逍遙掃了一眼兩人,看了看一臉委屈的任施婷,冷淡的說道:“不用了,這銀子我是給照顧詩婷的人,并不是給你們兩個,我沒有將送出去的東西收回來的習慣。”說完就走出了房子,往祠堂走去。

    牛蛋聽到任逍遙的話,立馬整個人愣住了,心里說道:你什么時候有這個習慣?我怎么不知道?看到任我闖手中的銀子時,眼睛睜的大大的,嚇了一跳,這可是10兩啊,這小子是氣傻了嗎?

    ..........

    過了一會,任逍遙和牛蛋就來到任家村祠堂,此時,任家村有不少村民收到任逍遙回來的消息后從屋里丶田里往祠堂趕。

    任逍遙來到祠堂正堂,看見六個快入棺材的老者,坐在正堂的兩面,一個更是老的隨時快死去的老者坐在中央,眼神嚴厲的看著自己。

    看著最中央的老者,任逍遙淡淡的說道:“那個是村長?聽說他叫我過來的?有事嗎?我還要趕著去偷雞呢。”

    說完,圍在正堂門口的村民掀起了軒然大波,個個都竊竊私語。

    中央的老者聽到任逍遙說的話,眼前一亮,立馬說道:“任逍遙,你說那些雞是你偷的?不是你妹妹賣你所得?”原本他還想著該怎么幫自己的妾侍脫身,沒想到任逍遙竟然說了這么一出。

    “安靜,逍遙小子,你知道偷東西在任家村村規里該怎么處罰嗎?別亂說,是不是有人威脅你?沒事的,大膽說出來。三伯爺保證你沒事。”一個穿著紫金色衣服的老者聽到任逍遙說的話,開口說道。

    任逍遙看了一眼這個說自己是三伯爺的老者,蒼白的頭發,滿臉皺紋,一副快入古的樣子,不過雙眼卻非常犀利,顯得非常精神。剛才聽完牛蛋說的經過嗎,知道這位老者抬了自己小妹一手,眼神緩和了一點,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

    看見中央老者,隨意的說道:“你是村長嗎?我問誰是村長,叫我來干什么?你老了就回家睡棺材吧,別出來丟人。”話音一落,圍觀的村民哄堂大笑。

    “你...對,我是村長,我叫你來是問你,從你家搜出的家畜和糧食是不是你偷來的。”老者聽完任逍遙的話,氣的不行,聽到村名的嘲笑聲更氣的氣都喘不順,深吸了兩口氣才說道。

    任逍遙見老者氣喘吁吁的,知道氣得不輕,不耐煩的說道:“與你何干?第一我家是否有家畜你無權干涉,第二你又沒有收到村民的投訴說不見了雞?如果有,在證實之后,沒了一只我賠兩只,這樣就行了吧?”

    “額...”老者聽完任逍遙的話,想到:好像是沒有人說不見雞。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地下圍觀的群眾聽到任逍遙的話,談論聲更加大了。

    “你不說話,就是沒有,好了,這件事扯過。我們談談例外一件事了。”任逍遙見老者啞口無言,打蛇隨棍上的說道。

    老者聽了一臉懵逼,不知道任逍遙這么一個小屁孩有什么大事談,開口說道:“什么事?”

    任逍遙見老者一臉懵逼的樣子,邪笑一聲,說道:“聽好了,第一你妾侍無證無據冤枉我小妹任詩婷,導致一天一夜沒吃飯睡覺,眼睛都哭紅了,造成心里的創傷,我要求你妾侍賠償這段時間的勞動費用,現在請一個短工要10文錢一天,那就10文錢好了;還有賠償營養的費用,一天一夜沒吃飯也是因你的妾侍導致;最后還有醫藥費,眼見都哭紅了,不知道以后會不會落下根子,要求你請一個大夫照看我小妹一個月。”

    “不過,我也知道你這么老了,養一頭家不容易,你讓你那個妾侍在全村人的面前道個歉好了。”

    “..........”任逍遙的一番話,將祠堂的全部人聽的一愣一愣的,這也要賠償????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