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125.察覺

125.察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空間內,小河岸邊任逍遙拿著晨珊從任詩婷后背拔出的小刀,小刀刀身上銳,刃薄如紙,呈柳葉狀,長約5厘米。刀柄末端系紅、綠綢,各長約2厘米。刀身上什么都沒有雕刻,非常平常的一把飛刀。想了想,自言自語的說道:“別讓我知道是誰,不然我讓他試試什么叫痛不欲生。”

    說完也是非常郁悶,對任詩婷的運氣,心里寫了個服字,雖說他不是太相信這些,不過好像這東西的確是存在一樣。掃了一眼手中的飛刀,任逍遙右手中指一閃白光,飛刀就消失不見了。

    抬頭看著天空中的一個黑色牢籠,意味深長的嘆了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誰這么命硬啊,都這么多天了,雖然空間改變不了身體丶年齡的變化,總要吃東西的吧,這都過去多久了...”說完傳了一道信息給空間,讓其將牢籠散開,并將里面的尸骨都消失掉。

    這個黑色的牢籠就是當時天山寨的土匪囚禁之處。因為任逍遙不想直接動手殺人,所以原本任逍遙已經傳了一道命令給空間,讓其等到牢籠內的人都死光,就將牢籠和尸體一起消散,沒想到這外面都過去了十幾天了,而這牢籠竟然還存在。

    按空間的時間差來算,都一年多過去了,怎么還有人存活?

    只見空間收到任逍遙的信息,一瞬間,黑光就消散了,因為任逍遙不想看到那些尸骨,直接讓空間消散了。然而他看到了的是一個人不像人丶鬼不像鬼的東西,全身黑乎乎的,蓬頭垢發,并且身上還帶著一條條白色尸蟲,看的任逍遙腦袋發麻。

    看了一會,任逍遙感覺要吐了,因為他看到這個人形怪物竟然拿著一塊帶有尸蟲的人肉在吃,并且還時不時用手抓身上的尸蟲往口中伸去,嘴巴一動一動的嚼動。果斷傳了一條信息給空間,讓其直接把這個怪物直接人道毀滅了。

    吐了一會,任逍遙整個人都沒有了精神,現在十分后悔為什么當初要仁慈,這些土匪開口閉口就要殺人丶砍頭丶強奸丶威迫的,早就該死了。更加后悔自己剛才為什么要這么好奇,不看就沒事了,心里暗暗決定:以后打死都不要好奇。

    回頭臉色慘白的看著水面上另一個囚牢,囚牢內,有著七條金色的蛇在爬動。這是當初任逍遙從天山寨上的“神龍穴”找到的黃金蟒,現在經過一年的時間,原本的6只蛇蛋已經變成了一條條兩米長的小黃金蟒。

    確確實實只能叫小黃金蟒,因為它們和它們媽媽,也就是當初攻擊任逍遙的黃金蟒,現在已經變成了十米多長,蛇身在正常狀態下都有碗口大小。

    任逍遙看著水面上的黃金蟒,利用空間能力,從草地上抓了七只雞過來,直接丟進透明的囚籠里。只見原本安靜慢慢挪動蛇身的黃金蟒,感覺到有生物出現,紛紛吐出舌頭,一蛇一只,將七只雞全部吞進口里。

    他之所以養著這幾條黃金蟒,不知因為他喜歡,而是他想看能不能將蛇養成龍。在地球的傳說中,都說中國人是龍的傳人。而龍有許多種類丶傳說,什么青龍丶應龍丶虬丶螭丶蛟丶角龍丶火龍丶蟠龍丶云龍丶望龍丶行龍丶魚化龍丶唇龍等等。

    而蛟龍就是擁有龍族血脈的水獸(包括魚蛇等水族)在朝龍進化時的其中一個物種,只要再渡過難劫就可以化為真龍,都有強大的力量。所以任逍遙想通過黃金蟒,看能不能養出龍出來,就算是蛟龍也是龍好吧!

    他不知道他這個行為,多年之后,竟然..........

    任逍遙用河水洗了個臉,回到了空間的院子里,用空間能力感應了一下人在哪里才走動,感受到,兩個人都在木屋里面,不過任詩婷還沒有醒。在任逍遙幫任詩婷解完毒之后,就讓女子晨珊替任詩婷洗了個澡,他就回避到了河邊。

    等待了一會,任逍遙看到女子從木屋走了出來,立即閃身到晨珊身邊,尷尬的問道:“詩婷怎樣了?”畢竟之前自己那樣,如果不是他不會醫學上的事,也不會選著這個時候來問女子。雖然他已經解了毒,可是傷口還沒有經過專業處理,河水并不是萬能,而他也沒有學什么手指一點就能讓傷口愈合的仙術。

    “已經替她擦過身子了,也幫她處理過傷口了,沒有事我就先回房間了。”晨珊看到身前的任逍遙,木訥的看了一眼,毫無情感的說道。說完就往木屋旁邊的竹屋小跑而去,

    任逍遙聽到女子冰冷的話,只是皺了皺眉頭,并沒有說什么,畢竟自己先做錯的,看了別人的裸體,而且還是在這個如此重視貞操的古代時期。看著女子的小跑的身影,小聲的說道:“謝謝!!”

    說完,走進木屋內的書房,看到任詩婷已經換了一身衣服,肌膚冒出的“黑汗”,也被擦拭干凈,趴在床上。從從側臉可以看到任詩婷的臉色還是有些慘白,不過和之前相比,已經好了許多。

    整理了一下任詩婷的頭發,右手中指一閃白光,拿出一串葡萄,一邊吃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哎,如果這個世界有驗指紋的就好了,還有身份證丶警察局,這什么官府和軍隊都是搞笑的,你說是吧,詩婷!”話音剛落就傳來一道微弱的聲音:“什么是警察局?”

    任逍遙聽到聲音,嚇得差點被口中的葡萄嗆死,咳嗽了十幾下,低頭看到任詩婷正在側著身子,一臉痛苦的看著自己,連忙放下手中的葡萄,走到床邊寵溺的問候道:“詩婷,你是什么時候醒的?傷口還疼不疼?你這個笨蛋,可嚇死了哥哥了。”

    任詩婷聽到任逍遙的話,翻了個白眼,心里郁悶道:你沒眼睛看啊?不過也僅僅是郁悶了一下,對任逍遙說的警察局非常感興趣,聽起來的樣子好像非常厲害的樣子,興致匆匆的對著任逍遙問道:“哥,你剛才說什么警察局,是做什么的?”完全無視任逍遙的關心。

    “.........”任逍遙聽到任詩婷的話,整個人都石化了,心里默默的說道:我還是不要關心別人吧,這結果...。不過對于任詩婷的傷口還是非常擔心,開口問道:“什么警察局,我那有說警察局什么的,你聽錯了,看來傷的很嚴重,我去叫一下那個誰過來幫你看一下。”對于任詩婷的問題,他才不要回答,等一下《十萬個為什么》出來,那么自己就悲劇了。

    說完剛準備離開書房的時候,就聽到任詩婷的喝止聲:“哥,你別去找晨珊姐,好不好,最多我就不問你警察局的事了,剛才我聽到晨珊姐幫我擦身子的時候,哭了,也不知道為什么。”

    任逍遙聽到任詩婷說的話,愣了一下,停下往外走的腳步,回頭看到任詩婷側著身子,眼睛帶著懇求的目光看著自己。心里感嘆道:“這丫頭,還是真不傻,什么都能察覺。”不過想到自己最大的秘密---穿越,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任詩婷,說道:“我就是去找她,讓她來看你傷口一下,沒事的。”

    說的話,沒有否認任詩婷說的回避,也沒有承認,他感覺到任詩婷好像察覺了什么,但是有不愿意傷害這個天真中卻帶著一個好心眼的小姑娘。之前她已經受過太多的苦,不想讓她知道一家人就剩下她自己一個,這么殘酷的事實。所以任逍遙只能模糊回到。

    當任逍遙走出書房后,任詩婷,一下就沒有了剛才的興致匆匆的樣子,等任逍遙走后,仿佛被一下被抽干精力似的,六神無主的望著前方。

    事實上確實如同任逍遙想的一樣,任詩婷的確是察覺到什么,她發現任逍遙和以前非常不一樣,無論做人丶行為丶生活方式,又或者那棟房子,都引起了她的懷疑。對于一個從小到大的哥哥,雖然她年紀下,不太聰明,可是作為最親近的一個人,還是感覺到了。

    任逍遙慢慢走在路上,并沒有用空間能力閃現,而是一邊走一邊用空間能力查看任詩婷的情況,看到任詩婷望到自己走后,那個呆呆的,眼眸好像沒有焦距,沒有空間,世間的萬事萬物兼不在;好像自己也是虛無的一樣!六神無主的眼神,看的他心疼,也知道任詩婷確實想到了什么。

    感嘆任詩婷的第六感的同時,他也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任詩婷。雖然說并不是他的錯,可是自己確確實實搶占了別人哥哥的身體,令任詩婷最后一個屬于她真正的親人,沒有身體融合靈魂。

    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的竹屋,聽到屋內傳來細微的哭泣聲,一陣煩躁感由心而生。直接一閃金光,就消失在空間內,出現到現實世界---華夏大陸-落日國-四季縣-南市的一個小巷內。

    抬頭看著天色,發現天已經黑了,慢悠悠走出小巷,街上已經沒有行人了,走在沒人的長街,漫漫長路,不知走向何路,好像這里并沒有需要他的地方,也沒有堅持的方向,一時之間不知道走向哪里,只是盲目地亂走。

    前世就算自己一個,就算因為年齡的原因,都沒有嘗試過這么迷茫,不知道該怎么和任詩婷說,雖然現在她只是懷疑,可是他卻覺得對方真的需要一個真正的親人,而不是自己這種偽親人。

    時間匆匆流逝,天微微灰亮,任逍遙靜靜地呆在大街中,突然聞到一陣屎尿味,回過神來,看到一個幾十歲中年人穿著一身麻衣,帶著一個十幾歲的小男孩,拉著一輛木頭車,車上裝著一個大木桶,從氣味就可以聞出其是倒夜香。

    “爹,為什么我們要這么早起來干活,別人可以睡到太陽曬屁股?”小男孩一手捏住鼻子,一手撐在木車旁,歪著腦袋看著中年人問道。

    中年人聽到小男孩的話,做好功夫后,一臉笑容的說道:“呵呵,兒子,那你為什么是男孩,而不是女孩呢?我來給你講個故事吧”

    “額...什么故事?不會又是小時候聽的那些吧?我才不要聽”小男孩聽到中年人的話,非常郁悶的說道,說完還捂住耳朵。

    中年人看到少年的動作拿起扁擔,打在少年的屁股上說道:“認真聽,不是小時候那些,如果你從其中聽懂一點就不會問那個問題了。”

    說道:{曾經有一個大戶人家,極其有錢,可惜,家中從未有人當過官,也就是說,富而不貴,略有遺憾。

    有一天,這個老財主碰上一個老頭。老頭鶴發童顏,氣質不凡,可是,當時卻病倒在路邊。老財主宅心仁厚,就派人把老頭抬回了家,不但請郎中為他看病,還好吃好喝伺候著,直到老頭痊愈。

    老頭痊愈后,就對財主說:我身無長物,無以為報。

    老財主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沒想過報答。

    老頭被財主感動了,就說道:不瞞你說,我是個風水先生,發現了一穴好地,只要你把祖宗的尸骨埋進去,立即發跡,當世即有子孫封侯拜相。

    老財主動心了,這正好彌補了他家富而不貴的遺憾。

    老頭接著說:但是,我泄露了天機,會遭到天譴。尸骨埋入此穴之日,就是我雙目全瞎之時。

    老財主說道:你放心,我把你當成我的父母供養著。

    就這樣,老財主按照風水先生的指點,擇日把祖宗的骨灰埋進了那個風水寶地。果然,當日,那個老頭的眼睛就全瞎了。

    老財主當時有四個兒子,其中老大、老二、老四都讀書不錯,可惜屢考不中。只有那個三兒子,打小就不愛讀書,但喜愛武術,學得一身好武藝。

    這一年,老財主讓老大、老二、老四繼續參加科舉,而讓老三去參加武舉考試。結果,老三考了個武狀元。次年,外族侵犯中原,朝廷派這個三兒子帶兵出戰。結果,接連大捷。戰爭勝利后,他就被封了候。

    風水老頭的一切預言都成了真。老財主欣喜之余,也沒食言,真是把老頭當成了親爹供養。

    可是沒幾年,這個老財主過世了,家中的幾個兒子,對待瞎老頭越來越不敬,最后恨不得連飯都不管了。

    一天晚上,瞎老頭讓隨身伺候自己的小童領著自己,來到了老財主的祖墳前,挖開墳,從墓室里取出一個白瓷碗。碗里有一碗清水,水里有兩只蝦子。令人驚奇的是,蝦子居然還活著呢。老頭捏住兩只蝦子,一掰兩半,往自己的眼睛里一擦,兩只瞎眼頓時明亮如初。

    第二天,京城傳來消息,老財主的三兒子因犯謀反之罪,被腰斬示眾,并株連九族。}

    少年聽完中年人說的故事,一臉懵逼,撓撓一頭汗水的頭部,對著老者問道:“爹,然之后呢?沒有了?這說的什么玩意?”

    中年人聽到少年說的話,搖了搖頭,拉起木車就往前走,自言自語的說道:“該懂的都懂,不懂得怎么說也不懂...”

    ..........

    任逍遙看著這兩父子走后,突然雙眉之間一閃金光,整個人就昏迷了...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