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168.2000院府

168.2000院府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敬親王對任逍遙遮遮掩掩有所不滿,他第一次聽到這么新鮮的買院府方法,就像第一次那啥一樣,正興奮著,然而被任逍遙掐斷了。

    開口說道:“任公子也太謹慎了吧,你不道詳細,本王如何的你是騙我還是敷衍,莫非你信任不過本王?”

    任逍遙聞言抬頭掃了一眼敬親王,將其臉色不太好看,笑道:“呵呵,王爺,這可是我經商“配方”,不能隨意透露,就連葉廣元我也沒有說,還望王爺見諒。”

    “行了,不說就不說,不過城內可沒有這么大的空地,這10000人只能暫居城外了。”敬親王見任逍遙怎么也不肯說,也不繼續糾纏下去,言歸正傳,分析道。

    話音剛落,一旁靜靜傾聽的百里蕓說了一句:“爹,你忘記了當時四季縣瘟疫時,臨時的轉移地了嗎?那里可是有200畝的空地,到現在都沒有人踏進那里一步。”

    敬親王聽完百里蕓的話,想了想,的確是有這么一塊地,不過面積有點小,所以沒記起來。回頭看著任逍遙說道:“任公子,你看200畝的空地可否夠一萬人安置?”

    任逍遙想了想,200畝也就13萬多平方平,西市每戶人都著不多有六、七個人為一戶,一個家庭差不多有上百平方的空地,除去一些未必需要的帳篷的人,200畝也就差不多了。

    開口說道:“200畝土地雖少,如果沒有比這更大的,200畝就200畝吧。”說著話鋒一轉,對著敬親王問道:“土地事情解決了,那么令一個條件不知道王爺想好了沒有?”

    “嗯?另外一個條件?什么條件?”敬親王聽完任逍遙的話,愣了一下,看著任逍遙反問道,說完轉頭掃了一眼百里蕓,示意百里蕓道出由來。

    受到敬親王的目視,百里蕓心領神會,開口說道:“爹是這樣的,除了空地,任公子還有一個要求,需要可信的人將西市包圍起來。”

    敬親王聽完百里蕓的話,掃了一眼任逍遙,眉頭微皺,對著任逍遙問道:“任公子這又是為何?難不成你想造反?本王可沒有私自調動兵力的權利。”

    “王爺又誤會了,在下豈敢在王爺眼下造反,只不過是不想遇上不必要的麻煩,逍遙這也是逼不得已,嚴格來說這是悅婕郡主給在下帶來的影響。”任逍遙無恥的說道。

    敬親王聽到任逍遙說的話更加糊涂了,問道:“這樣做與小婕有何關系?莫非小婕在你府上做了什么大事?”

    “雖然悅婕郡主并無做過什么,只因其身份。王爺可知外面如何傳遞在下的?”任逍遙對敬親王一本正經的說道。

    敬親王對任逍遙欲言又止的話十分厭倦,眉頭微皺,惱道:“任公子別轉彎抹角了,本王僅是一介武將,喜歡直來直去的人,有什么直說便是了,本王十分厭倦這種談話方式。”

    “那好,逍遙就直說了,朝政的事逍遙也略懂一二,因為悅婕郡主的原因,現在在外人眼中我是王府陣營的人,那假如在下真的大規模收購庭院的話,那在下這次的買賣可能就做不成了。”

    敬親王皺了皺眉頭,看著任逍遙說道:“你是說怕走漏風聲,引起別人的注意?你這樣神神秘秘的,不是更加引起別人懷疑嗎?”

    任逍遙對這王爺的人頭豬腦無語了,解釋道:“身正不怕影斜,好事怕多磨。一時之間的懷疑與時不時冒出來的麻煩事相比,逍遙更傾向前者,所以還望王爺成全。”

    “任公子行人做事別具一格,這下倒是見識了。不過,本王確實泡有私自調動兵力的權利,此事恐怕無法幫到你。”敬親王思前想后,拒絕道。

    任逍遙聽完敬親王的話,若有所思,開口說道:“看來王爺認為在下誠意不夠啊,那這就算了。不過逍遙想問個問題,不知道王爺可否替逍遙解答?”

    “嗯?問吧!”

    任逍遙剛想說話,就看到自已叫去拿藏紅花的少年回來了,雙手捧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放著一個冒著水蒸氣的瓷壺、倆個瓷杯和一包紙張包裹的東西。

    少年向敬親王和百里婕行禮之后,對著任逍遙說道:“任公子,這是你要的東西。”說完將托盤上的全部東西放到任逍遙木椅盤的小桌上就離開了。

    任逍遙一邊泡著藏紅花水,一邊說道:“不知道別人私自竄入私人地方,主人能怎么處置這些人?王爺應該知道在下玩小刀的還可以,這萬一把某人的探子誤手殺了可就不好。”

    敬親王看著任逍遙泡著藏紅花,眉頭微皺,說道:“恩?任公子此舉太過激動了吧?雖說落日國的律法提及“盜賊群攻鄉邑及入人家者,殺之無罪。”和“諸夜無故入人家者,笞四十。主人登時殺者,勿論。”但,這也太過了。”

    任逍遙聞著藏紅花的清香,淡淡的說道:“這也沒辦法,逍遙為了消息外漏,只能這樣做,殺一儆百,相信王爺也懂這個道理的。”

    聽完任逍遙說的話,敬親王激動的說道:“任公子這是威脅本王?本王在沙場上七進七出,還未曾怕過誰威脅...”

    “呵呵,這算威脅嗎王爺?我這只是使用自己的權力,既然律法有提到主人家有殺死私自闖進別人家的權力,那我為什么不使用,王爺你說是吧?”任逍遙見敬親王如此激動,開口說道。

    其實剛才他僅僅只是在試探敬親王,為了從其口中的只落日國的法律,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還真不想隨意殺人,不想成為動不動就殺人的殺人狂魔。

    敬親王皺了皺眉頭,沉思任逍遙說的話,他從晨珊口中得知,任逍遙此人性格怪異,少惹為妙,勸自己少和任逍遙做爭斗。本以為用氣勢打消任逍遙殺人的念頭,沒想到任逍遙不為所動,而且說的話也是占理。

    思前想后,他覺得任逍遙說的話不無道理,朝廷上下誰沒有個政敵,嘆了口氣,說道:“你要人看守西市也不是沒有辦法,只不過士兵你就別想了,我王府習武之人還是有不少,這條件我可以答應,不過...”

    聽完敬親王沒說完的話,任逍遙嘴角微翹,露出潔白的牙齒,豪氣的說道:“除了免費幫王府蓋房,逍遙聽說仟蕓郡主還經營了一家商行,再送上1000串葡萄如何?”

    “好,一言為定,哈哈,任公子真是快人快語。”敬親王看著任逍遙笑道,他原本并非想加大籌碼,只不過想讓任逍遙心痛一下,付出一些代價,一個王爺可不能被一介商人騎在頭上。

    如果任逍遙知道,敬親王這樣做的目的,僅是想讓他心痛一下,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空間箱子內葡萄無數,1000串葡萄都還不及總數的一毫。

    談了一下細節之后,任逍遙喝了一口藏紅花水,就告辭了敬親王父女,去尋找葉廣元,準備開始收購西市的院府了。

    .....

    .....

    “爹爹,此舉是否有所不妥?以權謀利可不是爹爹你的作風。”在任逍遙走后,之曾說過一句話的百里蕓對著敬親王笑道。

    敬親王看著任逍遙喝剩的藏紅花水,并沒有聽到百里蕓的話,反而自言自語的說道:“真是怪人,此物乃青樓女子墮胎之物,男人用來泡水喝,真是怪人。”說完看向任逍遙身影走向的方向。

    “爹爹,仟蕓和你說話呢?”百里蕓見敬親王沒有聽到自己的話,聲音提高了一個聲調,開口叫道。

    敬親王聽到百里蕓的話,回過神來,問道:“恩?仟蕓,你剛才說什么?”

    看著敬親王一臉糊涂的表情,百里蕓只好將剛才問的話,再說一遍:“我說,爹爹你以權謀利是否有所不妥,你以前可是不會的。”

    “哈哈,有何不妥?我為落日國整張沙場多年,保衛多年,身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敬親王,為何不使用自己的權力?任逍遙這小子點醒了我,只要我不欺壓百姓,怎么做如何不行。”

    敬親王無比霸氣的說道,這一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室身份,散發出無人比敵的氣場。

    .....

    .....

    王府內一個院子里,葉廣元激動地抓住任逍遙的手臂說道:“真的?王爺真的答應了?哈哈哈,老子就知道你小子并非凡人...”

    “我說你激動個屁啊,快放手,我不喜歡男人,我之前讓你調查的都查清楚沒有,八字還沒有一撇,解凍個毛線。”任逍遙看著被葉廣元抓住泛紅的左手,說道。

    葉廣元聽完任逍遙說的話,尷尬的笑道:“嘿嘿嘿,我不是太激動了嗎,那件事我兩天前就調查清楚了,西市總共2375間庭院,持有人僅有387人,粗略估計需要12萬兩就行了,這兩千多所院府,大多數都是沒報備。”

    任逍遙聞言皺了皺眉頭,落日國建房需要向衙門報備,好讓衙門征人頭稅和房子歸屬問題。這沒報備的院府就像地球沒有房屋產權證的單位,是不可私自買賣的,只有房子是私人的,土地還是衙門的。

    葉廣元看到任逍遙的隆起的眉頭,知道任逍遙擔心什么,笑道:“我說你小子平時這么聰明,現在怎么這么笨,沒報備不是更好,我們可以便宜點買過來,再向王爺買過來,現在王爺可是四季縣代理的縣令。”

    “不是我笨,是你蠢,不和你說,我明天把銀子送過來,你先去把那些能聯系的屋主,把院府買下來,沒報備的庭院先放一邊。”任逍遙無語掃了一眼葉廣元,開口說道,說完大步往王府大門走去。

    葉廣元聽到任逍遙的話,從興奮中回過神來,對著任逍遙的背影問道:“為什么是我?那你干嘛?喂...逍遙小子...這小子,老子吃鹽比你吃飯還多,說老子蠢...”

    話音剛落,身后傳來一道聲如洪鐘的老者聲音,葉林峰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他說的沒錯,說你蠢還說輕了,我看你比豬還笨。經商二十載還不及一個羽翼未豐的少年”說完瞪了一眼葉廣元就離開了,留下驚慌失措的葉廣元一人,獨自呆在院子里。

    “這哪里不對?沒報備的院府不是應該這樣做嗎?”葉廣元看著葉林峰的身影,自言自語的說道。

    .....

    .....

    “任公子,請留步...”任逍遙剛走到王府大門,身后就傳來百里蕓的聲音,回頭看到百里蕓與其婢女風塵仆仆大步走來。

    任逍遙看著主仆二人,愣了一下,奇怪百里蕓為什么還找他,事情不是都談妥了嗎?開口問道:“仟蕓郡主有事嗎?”

    百里蕓走到任逍遙身旁,臉頰微紅,氣喘不順,深吸了兩口氣才說道:“任公子能否借一步說話?仟蕓有買賣和任公子談。”

    任逍遙掃了一眼趕路導致臉頰白里透紅的百里蕓,微微點頭,不說話。現在他非常缺銀子,聽到有買賣合作,想都不用想就同意了。

    .....

    任逍遙跟著百里蕓走到大門前一個戒備森嚴的偏院,做到木亭內,任逍遙開口問道:“仟蕓郡主,如此急忙,不知在下與郡主有何買賣可言?”

    “聽聞元叔所說,任公子果子店獨有的葡萄果子價格昂貴,如今贈與王府1000串葡萄不曾心疼?”百里蕓落落大方的說道。

    聽完百里蕓說的話,任逍遙愣了一下,回過神來,說道:“郡主此言差矣,這葡萄并非我獨有,只不過我的葡萄與其他葡萄不一樣而已。”

    說著頓了頓,反問道:“郡主可有喜愛事物?對自己喜愛事物,相信每個人都不會斤斤計較吧?不是嗎?”

    “嘻嘻,雖說如此,1000串的葡萄,整整5000兩的白銀,任公子出手真大方,仟蕓自問做不到白手相送。不知道任公子的葡萄果子貨源是否充足?”

    任逍遙聞言,猜到了百里蕓的打算,感情是想和葉廣元一樣,轉賣葡萄。問道:“貨源郡主不必擔心,不過郡主此言究竟是為何?”

    “嘻嘻,任公子有所不知,整個王府上上下下約有500多人,這500多人的衣食住行都壓在仟蕓一人身上,所以仟蕓想學元叔一樣,像任公子低價購買葡萄...”

    任逍遙聽完百里蕓的話,對百里蕓刮目相看,看不出這么小小一個少女竟讓要養這么多人。同時心里奇怪王爺不是有俸祿嗎?回過神來問道:“這是葉叔可曾知道?”

    他雖然心疼百里蕓的情況,不過商業的規矩還是不能隨便更改,他已經和葉廣元合作了葡萄,且在兩人認識的情況下,可不能隨意答應這買賣。

    百里蕓知道任逍遙擔心什么,點頭說道:“任公子放心,我方才已經和元叔告之一聲,已經劃分好了地域,不知任公子意下如何...”

    任逍遙聽完百里蕓的話,無語了,心里吐槽道:還意下如何,你都什么準備好了,我能放過這個機會么,現在需求大量銀子的時期。

    開口說道:“既然郡主已經商量好,又何必問此言,有銀子不賺,這不是傻子么?郡主請說出數量和時間,讓在下好回去準備...”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