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173.派米。

173.派米。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太傅,你為何同意那小子的條件,萬一蝗災半月就得已控制,那豈不是吃大虧?況且.....”

    等任逍遙走后,敬親王向葉林楓問道。

    “呵呵...天誠,你現在要擔心的不是這些,而是處理好當前情況,想個好方法,讓每個人收到白米。像主仆之間,如何讓大戶人家的下人得到應有的大米,相信皇上一定會同意我這么做的。”

    葉林楓一臉不在意說道,說完就離開了正廳,準備修書一封稍上京城。

    待葉林楓走后,敬親王也皺著眉頭離開了,就連剛走進正廳的百里蕓也沒注意到。

    “喂,老白,老爺子和王爺都怎么了,急急忙忙的,有什么大事嗎?逍遙那小子也是這樣,問了我四季縣有多少人,急匆匆的走了。”

    葉廣元等到敬親王走后,皺皺眉頭,說道。

    白榮全掃了一眼百里蕓,委婉的將事情說了一遍,聽得葉廣元目瞪口呆。

    “你是說逍遙那小子用大米將西市所有無主之地都換了,這小子,我虧大了,我得要去找他算帳。”

    葉廣元回過神來埋怨道,說完跑動肥胖的身體離開了。

    白榮全見狀也離開了正廳,留下失落的百里蕓和其脾女絲竹。

    “絲竹,我是不是太傲氣了,都不知道任公子為什么要那樣做,就胡亂下定論。他比我想得周全一萬倍...”百里蕓環抱雙肩,神情失落道。

    “郡主,你才不傲氣呢,那個土匪就是一個壞蛋,竟然用蝗災來威脅王爺,我們以后都不理他。”絲竹看到百里蕓神情失落,咬牙道。

    她至此都認為任逍遙是一個土匪,從來沒有改變。現在見一向自信滿滿的百里蕓,開始懷疑人生,更加討厭任逍遙了。

    “噗嗤!”百里蕓聽到絲竹說任逍遙是一個土匪笑了一聲,說道:“你這丫頭,怎么還掂計這件事?”

    “郡主,你聽我分析,那個土匪一開始就......”

    .....

    .....

    任逍遙回到家里已經黃昏,經過水果店的時候,水果店前擠滿了人。任詩婷和徐大娘在水果店果忙得不亦悅乎。

    “哥,你快點去拿點水果出來,今天也不知道為什么,好多人買果子,果子店的果子快要賣完了。”

    任詩婷見到任逍遙的身影興奮的說道,一點都意識不到一場大災難即將要來臨。

    徐大娘聽到任詩婷的話,也附和道:“少爺,這栗子也快沒了....”

    任逍遙掃了一眼水果店前人山人海的群眾,皺了皺眉頭,想起在地球因為日本核泄露,造成中國國民搶鹽的事件,一袋一、倆塊的精鹽,哄搶到10塊一袋。

    對于這些人,任逍遙也沒有什么話好說,說了也白說,他只能做的就是將店里賣的東西都不提價,維持原價,看明天派糧食,能不能得到控制。

    “知道了!”說完,帶著幾個看守院子的士兵走去后院。

    “你們幾個在門外等著,里面有機關,不要進來,否則去見你們祖宗怪不了我。”

    來到長滿奇怪透明小草的冰庫,任逍遙對幾個士兵警告道。

    “是...”幾個士兵哪敢進去,看到冰庫外墻上的怪草就覺得陰深深的。

    任逍遙皺眉掃了一眼冰庫外墻怪異的草,解開鐵鏈束縛的大門,里面冒出大量的白色寒氣,徑直走了進去,關上門,閃進了空間。

    “小強,你說這屋舍是干嘛的,陰深深的,剛才開門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好冷。”

    “誰知道,這個任公子行為舉止非常奇怪,像當初我們接到命令來這看守的時候,那房子不也是奇怪嗎?”

    “陰深深啥子,這么膽小,我看這就是放水果的地方。想當年老子跟著白將軍出征的時候,在一個地方就見到過,也是涼涼的,里面放了很多冰,他們叫什么冰庫。”

    “啊?你吹牛吧,這怎么可能,這么奇怪的房子,放果子,還這么大,別騙我不認識字。”

    “額...雖然這房子是奇怪了點,我見到的冰庫是在地下,不過我肯定這是冰庫。”

    任逍遙剛從空間出來,就聽到冰庫外幾個士兵的討論,回頭掃了一眼冰塊上的木箱,喊道:“你們幾個進來。”

    話音剛落,幾個士兵就小心翼翼的從大門走了進來,看到內墻旁放滿的箱子和地上厚厚的冰塊,給震撼到了。

    “任公子,有什么吩咐?”其中一個定力比較強的士兵先回過神來,問道。

    “將這些箱子搬到果子店!”任逍遙指著身前剛準備好的水果,說道。

    “是...”一行士兵,一人拿一大箱子,就離開了冰庫。

    等士兵都離開了,任逍遙才仔細觀察冰庫內的情況,這次是他建好冰庫后第一次走進來,也不知道先前放在冰庫的葡萄壞了沒有。

    掃了一眼冰庫水的冰塊,并沒出現融化的情況。回過神來,走到一個木箱旁,右手中指一閃白光,將萬能小刀從儲物戒指拿了出來。

    從箱子縫隙翹開木蓋,看到箱子內正中央,出現上百串的葡萄,葡葡周圍鋪滿羊毛,如果外人看到的話一定非常奇怪。

    “嗯,沒爛,也不硬,幸好羊毛擋住寒氣的侵犯,要不然葡萄都凍硬。”任逍遙將箱子內全部葡萄串一一拿出來仔細看,自言自語道。

    回過神來,任逍遙熟練的將箱子裝訂好,他現在不打算出售這種昂貴的水果,準備大量售賣其他便宜的果子。

    放好箱子,任逍遙就離開冰庫。出來的時候,發現庫外屋的四塊巨大的冰塊融化了一點,原本鑲在倆房之間沒有一點距離,現出現一點五厘米的縫隙。

    不過十幾天的時間,只融化這么一點,任逍遙也是非常滿意了,就像地球的冷庫,空調還是要不時運轉一下,別說這只靠冰堆積的冰庫,不融化才奇怪。

    回到房間,任逍遙直接鎖好門,閃進空間。

    此時空間上空出現不同顏色、不同形狀的物體飄浮著,有金屬,也有其它物質。

    任逍遙掃了一眼其中最大的銀白色金屬,露出滿意的表情,一揮手,將所有物體收到空間儲物箱子,直接閃身到擴張的空地。

    來到空地,從戒指拿出五種不同品種的稻谷,一一將稻谷利用稀釋過后的泉水,各種了一畝出來。

    五種稻谷如同急流一樣,迅速生長,發芽、長苗、掛稻谷、成熟,整個過程只是一眨眼的時間。

    “嗯?這種米怎么這么少,一畝才700斤,這種更少,一畝500斤。哎,這種米可以,800斤。這倆也太夸張了,還沒長出來。”

    任逍遙將成熟的稻谷收集之后,除去稻殼,自言自語的說道。

    “哎,不管了,沒改基因就有畝產800斤,夠多了,就種這種吧,雖然看起來不怎么好吃,但至少能頂肚子。”

    任逍遙測試過后,在五種大米中選擇了產量最多的品種。反正這是送人的,又不是賣。

    從葉廣元口中得知,四季縣所有人加起來,絕不起過四萬人,也就是說任逍遙每天必須要生產40000斤米,種值50畝這種大米。

    計算好了任逍遙立馬動手,先培育出一批種子來之后,任逍遙開始大量種值。

    新增的土地除了一片10畝的甘蔗林和40畝的西瓜地,任逍將其余500畝都種下了稻谷,只不過這500畝的稻谷并沒有使用空間全水。

    而利用空間種的50畝稻谷,因為播種先后的原故,稻苗生長不同一,形成了一幅非常有意思的場景,一場黃綠色的“海浪”,形成了。

    任逍遙看著如同多諾米一樣的“海浪”,傳了一道信息給空間,讓其將這片“海浪”一樣的稻谷全部摘下來。

    只見空間一道溫和的金光閃過,50畝的成熟稻谷,一瞬間全部稻谷與稻草分離。稻草還是種在肥沃且神奇的息壤地上,而稻谷已被空間“殘忍”變成大米。

    任逍遙看著半空中雪白的大米,突然聞到一股淡淡的米香味,把不會餓的任逍遙也咽了咽口水。

    以為是半空中的大米散發的,特意抓了一把聞了聞,然而發現這米香與這種畝產800斤的大米,沒有絲毫的關系。

    回頭看到一開始試驗的五種大米中,其中倆種沒開的品種都開了。不過米香也是和它們沒關系。

    經過一翻查找之后,任逍遙發現這倆種稻谷中出現了一棵稻殼為粉紅的稻谷。

    扣扣扣...

    “喂,任逍遙,開門,老子來送契約,拿大米了....”

    剛想走向粉紅稻殼的任逍遙,聽到白榮白的叫聲。

    任逍遙連忙從儲物戒指中拿出大量之前買的麻袋,并同時傳命令給空間,讓其將大米裝好,而他立馬閃出了空間,喊道:

    “來了、來了,敲這么大力,敲爛了是不是你賠?”

    打開門見到一臉興奮的白榮全,笑瞇瞇的看著任逍遙。

    “我說,要不是我知道你為什么這么開心,我真的懷疑你喜歡男人。”

    任逍遙掃了一眼白榮全的嘴臉,無語道。

    “少費話,大米呢?”白榮全聽到任逍遙的話,收起了笑容,板著臉問道。

    任逍遙翻了個白眼,道:“你也要給契約給我啊,這么多人還怕我跑了不成?”

    “額...嘿嘿嘿,我不是忘記了嗎。”白榮全覺得任逍遙說得有理,尷尬道。

    任逍遙接過契約,隨意掃了一眼,就丟到床上,道:“跟我來吧!”

    說完領著白榮全一行人趕往冰庫,因為時間太過匆忙,任逍遙只好用冰庫掩飾空間了。

    來到冰庫前,任逍遙回頭對著白榮全一眾士兵說道。

    “你們先在這里等等,我去把機關關了,你們再進來。”

    任逍遙走進冰庫,連忙將空間內包裝好的大米送了出來。雖然冰庫里非常冷,但任逍遙還是因此留下了不少汗。

    “行了,都進來搬米吧!”將大米搬完之后,任逍遙對著冰庫大門大喊道。

    白榮全帶著十個士兵走了進來,好奇打量著冰庫內環境,埋怨道:“你小子神神秘秘什么呢,還裝什么機關。”

    “你們把這些麻袋全部搬出去。”任逍遙并沒有回答白榮全的問題,對著其余士兵喊道。

    說完古怪掃了一眼白榮全,自言自語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你當我是傻瓜?搬完記得把門關上,別把我的冰都融沒了。”

    .....

    .....

    看著任逍遙瀟灑離開的背影,白榮全若有所思。他一直不明白任逍遙這些水果、糧食從哪里來的,好像突然之間冒出來的一樣。

    現在聽到任逍遙這么說,原本打聽的心思都沒了。

    .....

    ......

    就在白榮全幾百士兵浩浩蕩蕩壓送糧食回王府的時候,王府外四個騎著馬的士兵,手拿一張紙,分散而騎。

    第二天一早,四季縣主要城門,南市城市旁貼著一張告示,引來無數人圍觀。

    “有沒有人認得字的,我們縣好久沒有貼過告示了,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

    “我看因為蝗災吧,要不然能有什么大事?”

    “讓開、讓開,私塾的老師來了,快讓開。”人群中一個老者扯著一個文質彬彬的少年,喊道。

    此少年如果讓任逍遙看到的話,一定會大呼其牛蛋,因為少年與牛蛋長得十分相似,只不過沒有牛蛋那么強壯而已。

    “譚老伯,你干嘛,我還在教書呢,你拉我出來做甚?”少年一臉無奈的喊道。

    “嘿嘿嘿,任老師,你別生氣,你也知道我不識字,你看那有一張告示,我們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只能找你了。”老者道。

    少年掃了一眼周圍的群眾,抬頭仔細看著城墻上的告示,皺皺眉頭,笑道:

    “這告示說,因為蝗災的緣故,必免奸商哄抬糧食價格,凡是四季縣的居民,憑房契、租憑,可以到北市王府前每人每天領一斤大米。”

    這話一出,圍觀的群眾都炸開了鍋,紛紛向少年問道是不是真的。

    “呵呵,是不是真的,你們去王府那里看看不就得了?”少年說完,就離開了。

    “對,去看看、去看看,要是真的遲去就沒大米了。”

    “真的派大米就好了,我就吃過幾次米飯,不行我要告訴家里的人。”

    同一時間,四季縣其他三市一個特定貼告示的地方,都出現了這么一幕。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