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186.物理防治蝗災

186.物理防治蝗災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任逍遙沒有接觸過藥物學,所以并不懂農藥這東西,不過他知道蝗蟲的天敵。

    蝗災發生,雖然爆發了大量的蝗蟲,但是,天生萬物,萬物相生相克。

    大自然既然造出了蝗蟲這種東西,一定會有克制它的東西。

    要不然,大自然的食物鏈出現了一種無敵的狀態,那么這個世界的大自然,離所有物種滅絕的時間也不久了。

    如果生物鏈中,一種動物滅絕了,就會印象到其他動物的生存。

    因而,保護一種動物的同時,也就是保護了其它許多動物。

    ?

    生物鏈就像一條平衡木。如果由于什么原因,其中任何一個生物物種過多或者過少了。

    這條平衡木便會失去平衡,就會給其它生物帶來巨大災難。

    ?

    稻谷被蟲子吃,蟲子被鳥吃,鳥被蛇吃,蛇被老鷹吃.....等等。

    這條食物鏈中,蟲子是人們特別討厭的動物,可如果把蟲子全部消滅,那么,鳥就會因為沒有東西吃。

    鳥就滅絕了,接著,蛇也會被餓死....

    最后,人類也會因為沒有了食物而滅絕。

    到許久之后,這方世界,就會因為食物鏈失去平衡,大自然從新再來一遍,重新造萬物。

    .....

    ......

    蝗蟲的天敵有三種,鳥類、蛙類還有它的同類---昆蟲類。尤其是蛙類,與蝗蟲生活在同一類型的生態環境中。

    凡長有蘆葦、雜草的低洼地、坑塘、溝渠等處,都是其良好的生存場所,所以說,蛙類是制約蝗蟲生息繁衍的先頭部隊。

    不過任逍遙并不打算用蛙類控制蝗災,因為他覺得蛙類有點惡心。

    這并不是他矯情,而是他看到蛙類會有種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要說蝗蟲的克星,莫過于鳥類中的椋(liang2聲)鳥和燕鸻(heng2聲)。

    這兩種是任逍遙知道的鳥類中,對蝗蟲最為執著的兩種。

    尤其是椋鳥,因為椋鳥常在村落附近的樹林、草地、田野間的河流、小溪,集小群活動。

    所以啄食地上的蟲類時,如果被它們發現蝗蟲及卵時,鳥群好像滾滾的波濤向前洶涌。

    當蝗蟲遷飛時,它們就會騰空而起,在空中進行捕捉。

    看起來就像,將所有蝗蟲趕盡殺絕的行為。

    而,燕鸻,因為是氣候鳥、旅鳥,是一種遷行鳥。春季于4~5月遷來,秋季于9~10月離開。

    這段時間正好是蝗蟲繁殖的時間,所以對蝗蟲的抑制效果非常明顯。

    不過目前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這兩種鳥。

    現在落日國是十一月,按照兩種鳥的棲息習慣,恐怕不易找到。

    “哎,真是的,這十一月,好端端的,怎么會發生蝗災呢?”

    任逍遙想到兩種鳥的棲息習慣,埋怨道。

    而剩下的昆蟲類中的蝗蟲天敵,任逍遙知道的有兩種,螞蟻和螻蛄(lougu)。

    這兩種也算是蝗蟲的天敵,只不過抑制蝗蟲的效果并不明顯。

    因為它們不像蛙類會跳,也不像鳥類會飛。面對會飛又會跳的蝗蟲,有點力不從心。

    思前想后,任逍遙還是決定看能不能找到燕鸻和椋鳥,在考慮選擇哪一種。

    回過神來,任逍遙已經確定蝗災的“先行部隊”的確已經來了,立馬起身準備尋找這幾種蝗蟲的天敵。

    ......

    ......

    同時間,四季縣百里之外的深淵中,“魂刃雙殺”的住所,散發出陣陣濃郁的血腥味。

    原本安寧的山谷,變成了雜亂不堪,雜草和樹木倒七倒八,樹木上還有明顯的刀劍痕跡,明顯經過一場激烈的打斗。

    地上隨意可見士兵的尸體,尸體散發出的血腥味吸引了許多野獸圍觀。

    山谷外十幾里的一處樹林,“魂刃雙殺”倆夫婦滿身鮮血,瘋狂逃竄。倆人身后有上百個士兵追趕。

    “啊!”突然女刃的后背被一把飛刀正中腰間,倒地不起。

    男魂聽到女刃的聲音,回頭看到倒地的女刃背后小力,怒喊道:“老婆子.....”

    男魂跑到女刃的身旁抱著奄奄一息的女刃,蒼老的臉容痛哭留淚,喃喃自語,道:

    “老婆子,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死了誰和我一起睡覺?誰煮飯菜給我吃?”

    然而女刃已經暈迷不醒,聽不到他的吶喊。

    “鷹魂,你束手就擒吧,我不想和你動手。”

    就在老頭傷心時,上百個身穿盔甲的已經包圍了倆人。土兵前一個身著素白錦衣的男子,開口說道。

    鷹魂,是“魂刃雙殺”的男魂,沒有知道他真名,只是因為鷹天霸出現,才被武林中人叫成鷹魂。

    “為什么?為什么?我倆夫婦十年未出山,為何要對我們痛下殺手?”鷹魂怒氣沖天的對著素衣男子,怒道。

    男子閉氣凝神,對鷹魂的沖天怒氣不為所動,淡淡的說道:

    “我只是執行命令,其他事與我一概不能知。身為武林中人,從進入武林開始,你我就應該知道有這么一天。”

    鷹魂黯然神傷,精神恍惚,回想起以前的點點滴滴,熱淚盈眶。突然捧腹大笑。

    笑道:“哈哈哈,好一個武林,既然你有這個覺悟,那么你就給老婆子陪葬吧。”

    說完,鷹魂拿起地上的魂刀,猛然向男子跑去,一瞬間就沖到了男子身前,魂刀向前大力砍去。

    男子淡定的看著砍來的魂刀,黯然嘆息,身子一閃,躲過了鷹魂的攻擊。

    回頭看的時候,鷹魂已經身中數十箭,露出驚恐的表情,斷斷續續的說道:“你是縹緲.....”

    話未說完,就倒地不起了。

    “何必呢?如果你們沒有動殺機,圣上又怎會處理你們?”男子淡淡的說道。

    “你們將尸體帶回京復命,告訴圣上,縹緲宗已經與朝廷倆不相關了。”

    男子冷漠掃了一眼上百個士兵,留下這么一句話就散失了。

    留下的士兵聞言對視而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聲不出就收拾尸體離開了。

    ......

    ......

    此時,任逍遙灰頭灰臉的埋在一條小河的旁的草叢里,完全不知道他的倆個仇人已經被殺,正專心致志的捕捉鳥類。

    “真是奇怪,這個季節還真有燕鸻,不過怎么只有這么少?”

    任逍遙盯著草叢不遠處小河邊的十幾只淡褐色羽毛,黑嘴,嘴角和下嘴基部紅色,腳亦為黑色的領燕鸻。

    領燕鸻,是燕鸻科、燕鸻屬的小型涉禽,生活習性與普通燕鸻一樣。

    棲息于開闊平原、草地、淡水或咸水沼澤、湖泊、河流和濕地。

    有時亦出現在有稀疏植物或矮草的農田地區,不喜歡森林和濃密灌叢地帶。

    繁殖期也是為五月至七月。

    不過與普通燕鸻不同的是,領燕鸻是涉禽類鳥種。

    涉禽類是鳥類的一個類群。

    翼強大,嘴、頸、腳和趾都較長,適于在淺水中涉行,捕食魚、蝦和水生昆蟲等。如丹頂鶴、白鷺等。

    只不過丹頂鶴、白鷺是大型涉禽類,而領燕鸻是小型涉禽類而已。

    領燕鸻與普通燕鸻繁殖方式亦有有不同。

    普通燕鸻常單獨或成對進行繁殖,而領燕鸻卻是成群營巢繁殖,營巢于開闊平原上湖泊與河流附近,巢多置于離水不遠的岸邊地上凹處,或沼澤地邊緣。

    “你們這些臭鳥,終于吃飽了,害我差點被當成蛇的食物。”

    任逍遙見到十幾只領燕鸻吃飽喝足,向空中飛翔而去,自言自語的說道。

    他見領燕鸻飛走,也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而他原本俯臥的草叢中,竟然有十幾條小蛇被橫腰砍斷。

    任逍遙之所以不將燕鸻直接收進空間,就是要尋找領燕鸻的老窩。

    燕鸻一般成群生活,至少也有上百只成群。通常都一起覓食、繁殖、飛翔。

    這十幾只領燕鸻他還看不上,太少了,如果想要對抗“蝗蟲大軍”,即便任逍遙擁有30倍時間差的空間,一時半會兒也不能大量繁殖。

    一只燕鸻每窩只產卵2-3枚,即便十幾只都是母燕鸻,且都懷有卵,最多也只是幾十只。

    從破殼而出到自主覓食,需要一年的時間,也就是說,即便待在空間也至少需要12天的時間。

    到時候,恐怕“蝗蟲大軍”已經將戰場轉移過來了。

    面對幾百萬“蝗蟲”大軍,幾十只鳥,頂個屁用。

    而且即便這十幾只領燕鸻,是方向迷失的鳥,找不到鳥群才留下來的,至少也可以找到鳥群的產卵地。

    這就是為什么任逍遙一開始沒有直接將領燕鸻收進空間的原因。

    .....

    .....

    此時,任逍遙隨著十幾只領燕鸻來到了一處沼澤地,神情有些暗淡。

    這些燕鸻真的是他猜想的那樣,是迷失路,找不到鳥群的燕鸻。

    沼澤地方圓1000平方米,都沒有其他燕鸻。

    不過他卻發現沼澤地里,有不少黃白色的卵蛋,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燕鸻的卵蛋。

    他只不過見過燕鸻和知道燕鸻對抑制蝗蟲有效果而已,并不知道燕鸻的鳥蛋什么樣子。

    “真是麻煩,好端端的不生在樹上,非要埋在地里,還這么刁鉆,放在沼澤地里,不知道沼澤地有很多蛇嗎?”

    任逍遙看著沼澤地里的黃白色卵蛋,自言自語道。

    話音剛落,他就聽到十幾只領燕鸻發出叫聲,回頭一看,楞了一下。

    回過神來,額頭上,雙眉之間,閃過一道金光,將十幾只領燕鸻首進空間。

    “媽的,原本就少燕鸻了,你踏馬還和我搶?看來你白白胖胖的。也沒少吃卵蛋的,把你收進空間折磨折磨一下你。”

    任逍遙看著稀少雜草的沼澤地里,一條黑不溜偢的黑色巨蟒,咬牙道。

    剛才他聽到沼澤地休養生息的領燕鸻叫聲,回頭就看到這條十幾米長的黑色蟒蛇,張口咬領燕鸻。

    要不是他及時將領燕鸻收進空間,恐怕僅有的十幾只領燕鸻都沒了。

    十幾米的黑色巨蟒,長大的嘴巴,如同挖掘機的挖頭一樣大,就算領燕會飛,也逃不出巨蟒的大口。

    任逍遙看著體型龐大的巨蟒,雙眉之間再閃金光,一瞬間,巨蟒就不見了。

    剛才第一時間看到巨蟒的時候,任逍遙也被嚇了一跳,十幾米的長度,比他在天山寨收的黃金蟒還要大。

    進入深山這么久,他不是沒有見過蟒蛇,只不過十幾米的長度,還是第一次見,著實嚇了一跳。

    .....

    .....

    任逍遙將蟒蛇收緊空間,立馬就拿出小刀和鐵鏟。

    利用小刀將沼澤地的雜草砍斷,尋找卵蛋。

    把看到的卵蛋,也不管什么卵蛋,利用鐵鏟挖起來,胡亂收進空間孵化。

    雖然空間非常神奇,但是還不能地形引力作對,不能將埋在沼澤里的卵蛋直接收進空間。

    “呵呵呵,還不錯,有三千多只卵蛋,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全都燕鸻的卵蛋。”

    任逍遙將沼澤地里的所有卵蛋收進空間后,自言自語的說道。

    “不過就算三千多只燕鸻也不夠,還是繼續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椋鳥。”

    任逍遙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陽,發現已經到了中午,準備再找一下,再回任家村。

    要是不回任家村,恐怕牛蛋會以為他被野獸吃了。

    .....

    .....

    然而,他不知道,此時牛蛋已經開始擔心他了,只身一人走進了這片山脈。

    任家村南面,離任家村比較近的一處樹林里,牛蛋手里拿著幾只野雞,自言自語,道:

    “奇怪,逍遙這小子哪里去了?怎么找遍了都沒有找到,該不會進深山了吧?”

    牛蛋剛才找遍了和任逍遙一起去過的樹林、山谷、小溪,都沒有找到任逍遙,擔心道。

    “不行,我要去找逍遙,這小子真是的,也不顧顧詩婷,萬一出事了怎么辦?”

    說完,將手里好不容易捉到的野雞,放生了,往深山走去。

    “奇怪,這里怎么又這么大的山路,難不成是逍遙開的?”

    牛蛋走到一處山谷時,看到任逍遙騎大象開的山路自言自語,道。

    “不對,逍遙沒有工具,肯定不是他開的,而且還有腳印,應該是野獸開的,逍遙這小子該不會真的被野獸叼走了吧?”

    牛蛋看著山路上的大象腳印,擔心,道。

    “不行,我要去看看。”

    牛蛋雖然知道這是野獸走過的路,但是十分擔心任逍遙,硬著頭皮,走上了山路,尋找任逍遙。

    如果任逍遙知道牛蛋這份情誼,肯定會感動的熱淚盈眶。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