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193.藍圖。

193.藍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傍晚,任逍遙和牛蛋倆人走在了任家村邊緣。

    “逍遙,你叫我帶你看村里的地干嘛?這些你都不是知道嗎?村里的地沒多少,也就這么大。”

    牛蛋介紹完任家村最后一處邊界,好奇道。

    “啊?沒什么,中午聽三伯爺說,村里的耕地,經常被山里的野獸踩踏,所以我要將任家村變成一座城池,在村里的地都圍著。”

    任逍遙聞言,淡淡的說道。

    經過他昨晚將闊葉琳收到空間,知道他自已不可能利用空間,將任家村這么一塊地域,完全收到空間里去,就想到了另一個方法,保護任家村。

    “哦,啊?將任家村變,變成城池?逍,逍遙,你該不會瘋了吧?你知道建城池要很多人建的嗎?最重要,要買很多材料,需要很多銀子。”

    牛蛋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反應過來看到任逍遙一絲不荀的看著任家家村邊界,不像開玩笑,開口提醒道。

    “嗯?我知道,材料很快就準備好,人也不少,5000個精兵,不然你以為村外的那些兵是干什么的?”

    任逍遙回到掃了一眼牛蛋,提醒道。他一早就想好了托詞。

    “我就說呢,怎么村外的兵沒事在樹里呆著,害得村里的人都問我,是不是要包圍任家村。”牛蛋大大咧咧的笑道。

    任逍遙聽完牛蛋說的話,無語了,這任家村的村民真是沒事閑得蛋疼,能想出這樣的猜測。

    “逍遙,你在城里都干了些什么?為什么能讓那個老家伙帶這么多兵給你指揮?”

    牛蛋把心中早就想問的問題,開口問了出來,說話的語氣都是小心翼翼的。

    任逍遙心中計劃好如何建城墻,回頭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牛蛋,淡淡說道。

    “沒干什么,你要想知道,等有空我再告訴你,我們現在去找三伯爺,告訴他一聲,我明天就要動工了。”

    說完先行一步向任家村居住地走回。

    “啊?哦。”牛蛋慢半節,才反應過來。

    他沒想到任逍遙竟然真的打算告訴他,一開始,他都沒打算任逍遙會回答。

    自從上次任逍遙摔到腦子,他就明顯感到任逍遙變了好多。

    .....

    .....

    “三伯爺,你倒是說句話啊!村外面這么多兵是為什么會來任家村啊?”

    “對的,三伯爺,是不是村里出大事了?你也要告訴我們,讓我們心里有個底。”

    “該不會要打仗了吧?”

    ...........

    任逍遙和牛蛋回到任家村,來到祠堂前,發現有許多村民圍在祠堂的大門,對著祠堂內的三伯爺問道。

    任家村的祠堂除了給人祭拜之外,偏院也供人辦公。村里有什么大事,都會在祠堂公布的。

    “當事人來了,要問你們問他去,我現在都不知道什么情況,怎么和你們說?”

    原本一聲不坑的三伯爺,見到任逍遙和牛蛋的身影,幸災樂禍的說道。

    剛擠進人群的任逍遙,聽到三伯爺的話,無語了。這是將他推向風波浪口尖端的節奏啊。

    郁悶掃了一眼祠堂內的三伯爺,任逍遙在身后的牛蛋耳旁嘀咕了幾句,大步徑直的走到了祠堂內。

    而牛蛋走到祠堂的大門前,就停了下來,面對幾十小聲討論的村民,大聲喊道:

    “都靜靜,都靜靜,你們不是想知道村外的兵來干什么的嗎?再吵,老子就不說了啊。”

    此言一出,祠堂前的任家村村民紛紛停止了討論。

    “牛蛋?你知道怎么回事?不懂可不要裝懂,我們雖然沒你哥聰明,但不是傻子。”

    靜下來后,村民中,一位黑乎乎的中年大漢說道。

    “就是,就是.....”村民紛紛附喝道。顯然不認為牛蛋知道怎么回事。

    “吵吵吵,吵什么吵,你個老東西,非要我發脾氣,剛才三伯爺不是說當事人來了嗎?”

    “知道什么是當事人嗎?當事人就是....就是.....哎,說了你們也不懂。”

    “我告訴你們,那些兵是沖著逍遙來的....”

    牛蛋站在大門前大聲吼道。

    話未說完,剛才的中年大漢,又打斷道:“大家聽聽,是逍遙那小子把官兵帶來的,他肯定犯了法,官兵是來抓他的。”

    “我們趕快將他抓起來,送到官兵手里,要不然官兵認為我們私藏罪犯,會殺頭的。”

    中年漢子喊完,作勢就要帶村民往祠堂沖。

    “他娘的,你個老東西,老子話都沒說完,你吵個屁,是不是想打架?老子不弄死你。”

    牛蛋聽聞中年漢子造謠任逍遙,立馬就怒了,撩起衣袖,就要打架的樣子。

    才剛走進祠堂的任逍遙,還沒來得及和三伯爺打招呼,就聽到牛蛋傳來這么一句話,雙眼一黑,差點倒地。

    原本他不自已說教、解釋,就是想讓牛蛋在三伯爺面前留點好印象,慢慢淡化、轉移三伯爺讓他當村長這件事。

    然而.....

    “牛蛋,別亂來,好好說,這么大個人還沒點正經。”

    任逍遙在祠堂內大聲喊道。

    說完,回頭掃了一眼祠堂內的幾位白發蒼蒼的老者,尷尬道:“額,大家好,這么晚還沒回家吃飯啊?”

    “行了,逍遙小子,我來告訴你,這幾位老頭都是村里的長輩,你是不是該解釋解釋村口外的官兵怎么回事?這幾個老頭都把我煩死了。”

    三伯爺見到任逍遙尷尬的嘴臉,開口問道。

    “有什么好解釋的,看完牛蛋這出戲你們該知道的就會知道。”

    任逍遙聽完三伯爺的話,隨意的坐在一張小木凳上,看著大門外的牛蛋,淡淡的說道。

    “你.....”三伯爺見到任逍遙這個樣子,氣的臉色通紅。

    ......

    祠堂前,大門旁的牛蛋聽到任逍遙的話,收起火爆的脾氣,看著中年大漢嘲諷道:

    “老東西,老子今天不和你計較,不懂裝懂的不是我,是你這個老東西。誰他娘的說了,官兵是來找逍遙的麻煩?”

    “你知道那些官兵是來干什么的嗎?為什么來這里的嗎?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這里亂他娘的說話,都幾十歲的人了,也不羞字怎么寫。”

    鄙視完中年大漢,牛蛋看著其他村民,大聲喊道:

    “你們要想知道官兵為什么來任家村,就別打斷我說話。要不然,老子就不說了。”

    “...........”幾十個村民鴉雀無聲。他們原本就只是來詢問這個問題的,又不是來鬧事。

    “好,既然你們都不說話,那我就說了。”牛蛋見眾人不出聲徐徐說道:

    “官兵確實是沖逍遙來的,不過...不是那個老東西說的那樣。逍遙沒犯法,也沒有做什么壞事,只是因為他們是來幫咋們任家村建城墻的。”

    聽到這,幾十個村民傳來小小的議論聲,心中有許多疑問,不過并沒有人敢開口問牛蛋怎么回事。生怕牛蛋一氣之下不說了。

    而祠堂內的幾個老者,聽到建城墻,紛紛相視而望,不約而同、意味深長的看著三伯爺。

    “你們別這樣看我,這我還是第一次聽到要建城墻。”

    “逍遙小子,這怎么回事?”三伯爺感受到幾人的注視的目光,連忙向任逍遙問道。

    然而任逍遙只是將右手提起,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中央,讓他不要出聲。

    ..........

    “為什么要建城墻呢?那是人家逍遙聽三伯爺說,村里的耕地經常被山里的野獸踩踏,為你們建的。你這個老東西還造謠逍遙,你臉紅嗎?”

    “雖然逍遙沒有說付出了什么代價,但大家一定都知道建城墻,需要不少銀子。”

    “好了,我知道的都說了,你們哪里來回哪里去,別在這煩著逍遙和里面幾個老頭談話。”

    .....

    ......

    牛蛋在圍在祠堂前的村民趕走后,飛快的跑進了祠堂,向任逍遙請功。

    “怎么樣,逍遙,我說的挺好的吧?”

    “不怎么樣。”任逍遙聞言,無語道。

    早在牛蛋動手打人的那刻起,任逍遙就覺得他安排牛蛋解釋,就沒意義了。

    說完回頭,掃了一眼屋內的幾個老頭,淡淡的說道:“我來祠堂的目的,大家都應該清楚了,我過來也只是告訴你們這一件事。”

    “好了,牛蛋,我說完了,你沒事和他們說的話,就一起回家吧。”

    任逍遙也不等幾個老頭有反應,就轉頭對牛蛋喊道。

    “我和這些老頭有什么事可聊的。”牛蛋聞言,郁悶道。

    就在倆人準備往外走去的時候,一位鷹眼方臉的者叫停了任逍遙。“逍遙小子,等一下,你好像還有什么沒提吧?”

    任逍遙聞言愣了一下,回頭掃了一眼鷹眼老頭,想了想,好像沒什么沒說了。

    “老...哎,我也不知道你是誰,我就叫你老頭好了,你說我還有什么沒提?我還有什么事要說嗎?”

    額....

    鷹眼老者聽完任逍遙的話,嘴角抽觸了幾下,他堂堂任家村大伯爺,除了前任任家村村長之外,在任家村輩份最高的長老,任逍遙竟然說不認識他。

    “哈哈哈,逍遙小子,這是我們村的大伯爺,可是村里輩份第二高的長輩,他是想問你,建城墻,你有什么要求。”

    一旁的三伯爺笑著提醒道。

    “額.....大伯爺?別見怪啊,我們這些小輩不認識長輩很正常,至于要求嘛,其實倒是沒有,不過,我需要村里的所有土地”

    “這個所有土地,包括村里的全部房子,全部房子由我重新分配。”

    任逍遙想了想,不提要求有點假,會讓人起疑。一個人付出這么大的代價,什么都不要,有點騙人的味道在里面。

    “村里的所有土地?逍遙小子,這個要求是不是有點過了?你的意思是說,除了有主之地,就連房子的土地都歸你所有?”

    鷹眼老者聽完任逍遙的話,倒吸一口涼氣,嘲諷任逍遙的口氣。

    “你腦子有問題吧,我什么時候說就連房子的地都歸我所有,我只是說我需要村里的所有土地,是需要,不是歸我所有。”

    任逍遙聽到鷹眼老者的話,頓時翻了個白眼,無語了。

    “逍遙,說清楚點,你這需要村里的所有土地,又不是歸你所有,是什么意思?”三伯爺也不明白任逍遙什么意思,皺眉問道。

    任逍遙抿了抿嘴,掃了一眼屋內幾個老頭都是一頭霧水的樣子,重新坐在木凳上,詳細解釋道,將他的打算說了出來。

    “我需要所有土地,重點在于我,需要。也就是說,我要土地的使用權,也僅僅是使用權,土地是誰的,還是誰的。”

    “而我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任家村房子太過分散,想重新規劃一下村里的房子。”

    “所謂重新規劃房子,也就是推倒重建。這個過程不需要村民出任何銀子,而且他們可以得到與舊房同大小的房子。”

    “不過房子全部是由竹子搭建。所以是我需要村里的所有土地。其中有一點我要先聲鳴。”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我不收村民的銀子,但任家村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知道任家村有不少無主之地,這些無主之地都被村民霸占了,而你們需要付出的是,就是將這些無主之地全部收回來,寫上地契,送給我就行了。”

    任逍遙一連串的藍圖聽得眾人云里霧里的,到最后,他們還是不明白任逍遙為什么要這樣做。

    “逍遙小子,你這樣做是為什么?村里的無主之地雖然不少,加起來就倆三百畝,這和你付出的不對等吧?你小子在打什么主意?”

    三伯爺理清任逍遙的藍圖,意味深長的看著任逍遙問道。

    “呵呵,三伯爺,你就別想打聽了,這當然有我自已的打算,你們是同意呢?還是同意呢?還是同意?”

    任逍遙神秘兮兮的回答道,對問題進行保密。

    “同意,怎么不同意,建墻城、換新房的,都是我們任家村有利,怎么能不同意。”

    “對,沒錯,我絕對同意逍遙小子這個計劃,鄉村建城墻,這是落日國第一回吧,哈哈哈.....”

    “我也同意,村里那些土霸也該還土地了,逍遙小子,你放心,我保證將任家村內所有無主之地收回來,給你。”

    任逍遙話音剛落,幾個從頭到尾都沒出聲的老者,出言贊同道。

    “好了,即然,你們都同意,那就同意吧。”三伯爺見絕大部份人都同意,當場就拍板決定。(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