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201.鹽商徐府

201.鹽商徐府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四季縣,城外小樹林,任逍遙還沒進城,就停下了牛車,打開車門對任大牛提醒道:

    “牛叔,這牛車就給你了,你回去的時候,只要將牛車拉回竹林就行。”

    說完,小聲叮囑了任大牛幾句,讓他出入要小心。

    “你小子,真當你牛叔是小孩子啊?放心好了,你不去見見初冬嗎?有事也好有個人照應。”任大牛笑罵道。

    “不去了,和初冬哥又不熟,自已村里人就不寒宣了,而且你最好也讓他不要來找我,我在城里可不是來玩的。”任逍遙小聲說道。

    任大牛皺眉看了一下任逍遙,想起之前任逍遙和他說的武林,點了點頭,就架著牛車離開了。

    任逍遙看著牛車駛走,才優哉游哉的走向城門方向。

    “徐大娘,我離開這段時間,胖子有沒有來提葡萄?”進城回到家里,任逍遙在前院大喊大叫道。

    “......”然而回應他的是無聲。

    “不在?人跑哪里去了?”任逍遙走了一圈,都找不著徐大娘,自言自語道。

    任逍遙走進房子,聽到一樓一間房間有異響,右手中指一閃白光,拿出萬能小刀小心翼翼向房間走去。

    推開房門,看到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手拿木棍就要往任逍遙頭上砸來。

    任逍遙彎腰滾動身體,躲過了木棍攻擊,皺著眉上下打量著少女。

    “你看什么看?沒見過女人啊?為什么偷偷潛入我家?”任逍遙剛想說話,少女惡狠狠的惡人先告狀道。

    聽到少女的話,任逍遙笑了,問道:“這是你家?”

    “當,當然是我家,快說,你偷進我家干嘛?不說,看我不打死你。”少女愣了一下,逞強道。

    任逍遙掃了一眼少女,抿嘴無語了,回任家村半個月,家就易主了,問道:“你說這是你家,那房契呢?”

    “房,房契?房契我當然有,你最好快點離開,不然,我喊人了。”少女大罵道,絲毫不知道房主就在他眼前。

    任逍遙也懶得和少女費話,直接開口問道:“徐大娘呢?”

    他見少女拿木棍襲人的姿勢都不對,知道少女對她根本造不成威脅。

    “大娘,什么大娘,你最好快點離開這里,要不然我真的打你了?”少女雙眼閃過一絲慌亂,惡狠狠道。

    “老子問你徐大娘哪去了?活生生的屋主在你面前,你說你是這房子的主人?”任逍遙不耐煩道。

    “啊?你是少爺?我憑什么相信你?”少女莫名其妙蹦出一句話來。

    任逍遙都快瘋了,不知道哪來的奇葩,直接甩門就走,往水果店走去,準備到街道上去問問小販,知不知道徐大娘去干嘛了。

    “喂,你有什么證明說你是少爺,別走啊!這房子你不能亂走!”

    咔噠!

    少女隨著任逍遙來到水果店,用鑰匙打開了水果店的大門,整個人都懵了,這才意識到任逍遙是屋主,突然性情大變,跑到任逍遙腳下,哭喊道:

    “少爺,少爺,你快去救救徐大娘,徐大娘被人抓走了。”

    突如其來的哭喊聲吸引了街道上行人的目光,對著任逍遙指指點點,竊竊私語起來。

    任逍遙無語的看著腳前的少女,有氣無力的說道:“起來,你不嫌丟人,我都覺得沒臉。”

    “不要,少爺,求求你救救大娘,大娘被人抓走了。”少女聽完任逍遙的話,非但沒有起身,反而抓住任逍遙的右腳哭喊道。

    任逍遙腦中十萬個草泥馬飛過,掃了一眼街道外的行人,將原本開到一半的木夾鐵門,重新關上了。

    “我再說一遍,你起來好好說話,想要我救人,你也要說清楚發生什么事了吧?”

    .....

    .....

    此時,街道外的行人見任逍遙開了門又關上了,紛紛小聲討論。

    “剛才的那個人就是這間店的掌柜?年紀好小啊!看樣子不是我們南市的人。”

    “嗯,這個公子的確不是我們南市的人,不過是倆個月前才來我們南市,不過他賣的一種果子可非常貴,要一倆一串。”

    “難怪,難怪北市的徐家會打他的主意,看到這小子要吃啞巴虧了。”

    “怎么回事兒?兄臺,你好像知道點什么,能不能說來聽聽!”

    “我說可以,不過你可不能傳出去!”

    “放心,放心,我嘴巴最嚴的了!”

    “是這樣的,這個公子倆個月前來到南市,賣果子,其中一種黑色果子,不知道怎么火了,要一倆一串,還供不應求。”

    “不過半個月前,不知道有什么事,這個公子離開了四季縣,好像回老家了。”

    “這讓其他眼紅他的大戶人家,坐不住了,尤其是徐家。”

    “徐家?哪個徐家?北市那個專賣鹽的徐家?”

    “沒錯,就是我們四季縣鹽商徐家,這個公子離開四季縣后,因為這個公子買的唯一一個大娘是徐家以前的仆人。”

    “所以徐家先占先機,把那個大娘抓了起來,還奪了家里鑰匙,聽說,把房子里的那種黑色果子都運走了。”

    “不是吧?徐家這么過份?這不是打劫嗎?他們就不怕別人報官?”

    “說你不知道吧,這徐家是做什么的?是販賣鹽,賣鹽的商人,黑白兩道,哪一個都認識人,你說別人會怕一個外來人?”

    “這不能吧?之前北市的人不是說,這果子店的公子和王府走得挺近的嗎?說他是某個大官的私生子。”

    “呵呵,這你倒是去問徐家吧!我就不知道了。我們這些平民,怎么知道別人想的是什么?”

    .....

    .....

    屋子內,任逍遙聽完少女的話,皺了皺眉頭,來到冰庫,推開虛掩的門,看著空無一物的冰庫,臉色降至冰點。

    “鹽商?呵呵,看來人走茶涼,是永恒不變的道理。”任逍遙看著因為大門沒關好,冰塊全部已經融化的冰庫自言自語道。

    .....

    .....

    北市,徐家。徐府管家對著徐家現任家主徐啟蒙稟告道。

    “老爺,任逍遙回四季縣了,恐怕很快就來我們徐府,你看.....”

    徐啟蒙聽完管家的話,愣了一下,問道:“那個任逍遙是誰?”

    管家聞言汗顏,解釋道:“這任逍遙就是那果子店的掌柜,買走那婦人的公子哥。”

    “哦,是他啊,回來就回來唄,我徐啟蒙會怕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徐啟蒙不屑道。

    管家聞言還是不放心,開口說道:“老爺,聽說那小子弄死了鷹天霸,現在半個月已過,想必“魂刃雙殺”也失手了,我們真的不用派人過來?”

    “嗯?鷹天霸是他弄死的?”徐啟蒙臉色閃過一絲驚訝。

    “沒錯,鷹天霸雖然不是他親手所殺,不過,是他用計謀將人,弄死的。”管家點頭確定道。

    “看來這小子有帶點本事,可是我徐啟蒙不是鷹天霸,一個小屁孩還對我造不成威脅,這樣,你去請新來的縣令來一趟府上,我倒要看看,他能在縣令面前,能把我徐啟蒙怎么樣。”徐啟蒙淡淡說道。

    “是,老爺!”

    .....

    .....

    此時,任逍遙出現在北市一間倉庫里,冷漠看著地上幾個昏倒的大漢,抬頭意味深長看著倉庫的麻袋。

    右手一閃白光,將全部裝有鹽的麻袋收進戒指里,瀟灑離去,往徐府方向走去。

    .....

    .....

    北市,敬親王府。白榮全將任逍遙回來的消息和其所作所為告訴了敬親王。

    “榮全,這徐啟蒙不能讓那小子殺了,要是徐啟蒙死了,我們四季縣的鹽源就斷了,快,帶人去徐府截住那小子。”敬親王皺眉道。

    白榮全聽完******的話,愣了一下,沒有動,小聲說道:“王爺,我們能攔住那小子嗎?”

    “這.....也罷,我隨你們走一趟!這小子總不能當著我的面殺人!”敬親王嘆氣道。

    .....

    .....

    此時,任逍遙剛來到徐府,看到徐府大門旁有官兵把守,皺了皺眉,隨后露出一副讓人心生恐懼的笑容,自言自語道:“想要用官兵保命?呵呵....”

    說完,大步走向徐府,往大門走進。

    “站住,你是誰?今天徐府不見客,你明天再來吧!”快要走到大門的時候,一個官兵喊停道。

    任逍遙掃了一眼說話的官兵,是沒有見過的,黑眼珠轉了兩圈,意味深長的笑了。

    不理會官兵的警告,繼續往大門走去。

    “拿來的臭小子,老子的話你沒有聽到嗎?”官兵見任逍遙無視他的話,上前阻攔道。

    任逍遙吊兒郎當的看了一眼官兵,笑道:“你見過來找人算賬的,會好好聽話的嗎?”

    官兵愣了一下,回過神來,才發現任逍遙已經走進了徐府大門,連忙喊道:“站住!站住!”

    然而當他們想要追上任逍遙的時候,已經發現任逍遙不知所終。

    進到徐府后,任逍遙看到上次徐府的管家,從后面跟著管家來到徐府大廳,看到兩個臉色紅潤的中年男子談話談得十分興奮,大聲喊道:

    “徐啟蒙?縮頭烏龜?怎么,不敢見我啊!派人在大門攔住我?”

    大廳內的徐啟蒙和新上任的縣令李宗哲,聞言同時看向任逍遙。

    “你是?”徐啟蒙沒有見過任逍遙,皺眉問道。

    “我是?呵呵,劫我的人,搶我的貨,你不知道我是誰?”任逍遙盯著徐啟蒙說道。

    徐啟蒙掃了一眼任逍遙,回頭看著徐府管家,見管家點了點頭,笑道:“這位公子,我們素未謀面,何來這么一說?”

    “我不想和你這種自以為很聰明其實是一個傻子說話,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人,交出來,貨,給銀子。”任逍遙冷漠道。

    徐啟蒙見任逍遙如此囂張,惱怒道:“老程,把這小子趕出去,別打攪我和李縣令的談話!”

    “是,老爺!”徐府管家回答道。

    “這位公子,我們老爺不和你一般見識,你請回吧!我們并不知道什們人,什么貨!”徐府管家嚴肅看著任逍遙道。

    任逍遙掃了管家,對這些人真的討厭,明明知道別人知道,非要做戲,不會對大膽承認啊!

    “徐啟蒙,這可是你自找的啊!都不知道是你傻還是以為我笨!”

    話音剛落,只見徐啟蒙頭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麻袋,任逍遙拿出萬能戒指,將麻袋切開,流出大量白色鹽顆粒,砸在徐啟蒙的頭上,再掉到地上。

    徐啟蒙剛開始還不知道任逍遙要怎么樣,當他疑惑時,整個頭都占滿鹽,連忙起身離開座位。

    “這位公子,你別太過分,徐某一再容忍,已經夠仁慈了。”徐啟蒙惱羞成怒,一遍散開發冠,潑掉頭上的鹽,一遍惱怒道。

    任逍遙聞言咧嘴一笑,莫名其妙的說道:“第二次!”

    話音一落,徐啟蒙就傳來慘叫聲,只見徐啟蒙原本潑動頭發的手,不知什么時候被切了一根手指,流出大量的鮮血。

    “怎么?還不承認嗎?最后問你一遍,人和銀子,你給不給?”任逍遙吊兒郎當的嬉笑道,一點都不在意徐啟蒙的慘叫聲。

    原本一旁看戲的李宗哲,被任逍遙神秘的手段嚇到了,人不動,敵人卻莫名其妙斷了一節手指。

    “這位公子,我徐某聽不懂你說什么,你是不是找錯認了?”徐啟蒙捂住自己的斷指,一副冤枉的樣子喊道。

    任逍遙聞言,笑了,回頭看著李宗哲笑道“這位大叔,你是新來的縣令吧?你覺得這徐啟蒙是不是傻子?”

    李宗哲看著任逍遙無害的笑容,咽了咽口水,心驚膽顫的,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徐啟蒙,第三次了!”任逍遙看到李宗哲點頭,笑得更加開心了。

    說完,大廳全部人看著徐啟蒙,想要看清楚任逍遙怎么砍下徐啟蒙的手指。

    然而他們還沒有看到什么,就聽到徐啟蒙慘叫聲再一次響起,斷指的右手手掌,再手腕位置,與手臂分離。

    這下把李宗哲和徐府管家嚇壞了,原本徐啟蒙左手抓住斷指位置,現在手掌被砍,整個手掌被他自己抓住,讓人毛發悚然。

    就在此時,大廳突然闖入一隊士兵,白榮全帶著敬親王走了進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