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213

213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這個可能不馬上給你了,府上沒有畫師和丹青,地圖只有一份,只能尋找到合適的丹青、畫師,才能描繪西市地圖。”敬親王聽完任逍遙的解釋搖頭拒絕道。

    任逍遙聞言點點頭,他來之前就猜想到個這個結果,在落后的封建社會,從事畫家行業不少,但能精通描繪真實地圖的畫師少之又少。

    “那勞煩王爺代逍遙尋找合適的丹青了,如果沒什么事,那逍遙就告辭了。”任逍遙想了想,起身行個禮,告辭道。

    然而,敬親王還沒有回答,一直沒說話的太后,搶在敬親王張口前,搶先說道:“慢著!你叫任逍遙是吧?”

    任逍遙掃了一眼滿頭白發、皺紋橫生卻臉色紅潤的太后,扭頭望了一眼敬親王,不明所以。

    想到此后還可能與百里蕓成婚,還是開口回答道:“是!小子姓任,名逍遙!”

    “你就是春節與仟蕓成婚的任逍遙?”太后聞言明知故問道,雙眼緊緊盯著任逍遙的神情,盡啞太后的威嚴。

    “是!”任逍遙雖然不知道這搞什么名堂,頂著凝視的目光,處之泰然回答道。

    太后注視了一會任逍遙,見任逍遙目光清澈,心靜如水,并沒有因為她凝視而眼神閃避,微微點頭贊賞,張口道:“天誠,不用找丹青了,將你手里的四季縣地圖拿過來,一家人哪用分你我,避嫌。”

    “母后,你.....?”敬親王聽到太后的話愣了一下,不可置信道。

    任逍遙聞言也奇怪看了一眼這個老婦人,神情略顯驚訝。

    “怎么?哀家的話說得不夠直白嗎?”太后見到倆人的神情,板著老臉質問道。

    “是,母后,兒臣現在就去拿。”敬親王見太后不像開玩笑的樣子,起身回答道。

    說完就離開了正廳,不過走過任逍遙身邊的時候,意味深長的掃了任逍遙一眼,看得任逍遙莫名其妙的。

    “你知道哀家為何要給你看地圖?”等敬親王走后,太后似笑非笑的看著任逍遙問道。

    任逍遙聞言一笑,搖頭說道:“知不知道又有什么關系,結果重要不就行了嗎?”

    “嗯?呵呵!挺有意思的一個小家伙,可老大老二為什么不惜下嫁仟蕓你,達到某種目的,而你又竟然答應了。”太后皺眉問道。

    “太后,您這話問錯人了,而且,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各有所得而已。”任逍遙迷之一笑,直白說道。

    看到任逍遙自信滿滿的樣子,太后眉頭更是擰成一個疙瘩,一頭霧水。

    “給,小子,你千萬不要將這份地圖給其他人看,而且如果四季縣出了什么事,你要擔負全責。”

    就在此時,敬親王從院子風風火火的走進正廳,手里拿著一卷收起來的畫卷,開口警惕道。

    任逍遙接過畫卷,打開繩結,掃了一眼畫卷的圖案,就合了起來,抬頭看著滿是白發的太后,由衷的佩服了起來。

    “哈哈哈!太后妙計,妙計,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此言說的不假,如果太后王爺沒事的話,逍遙就先行告退了。”

    聽完敬親王的話,任逍遙終于知道為什么太后會將四季縣的兵防圖紙交給他了。

    “嗯!走吧!哀家也困了,該吃點東西,早些休息了!”太后聽完任逍遙的話,露出驚嘆的眼神,客套道。

    任逍遙掃了一眼敬親王沒有別的動作,點點頭就離開了。

    .....

    .....

    “母后,你為何要將四季縣的軍事地圖給那小子,我們對他的身份始終沒有確鑿的證據,不知道他是否他國探子,就不怕.....”

    等任逍遙的身影消失在正廳的院子里,敬親王眉頭緊皺,不知道太后打得什么主意。

    “天誠,對付這種神秘人,你不能強硬手段,只能和他拼腦子,這一點你就輸給他了。”太后聞言搖搖頭,臉色閃過一絲失望。

    額!被自己母后說不如別人,敬親王臉色變成豬肝色,不滿道:“母后,你也太高看那小子了,他最多也只是一點小聰明,難登大雅之堂。”

    “是嗎?是我高看那小子,還是你低估了那小子,雖然我不知道你和老二為什么要對付那小子,能得到什么東西,可是就這件事來看,你的的確確輸給了他。”

    太后見敬親王不肯承認任逍遙比他聰明,開口解釋道:“就在你剛才遞四季縣地圖給那小子的時候,他已經知道我為什么要那樣做,而你,卻還來問我,這答案不是很明顯嗎?”

    額!

    敬親王被自己母后說的啞口無言,回想自己剛才那地圖回來的場景,一幕一幕的重新排放,回憶到自己說話的和任逍遙說的那些話,終于知道自己母后為什么要那樣做了。

    “謝母后提點,兒臣知道錯了。”敬親王想通事情由來,這次的確輸給了任逍遙,開口認錯道。

    “天誠,其實你腦子不笨,就是因為這個身份阻礙了視線,人不能太自傲,也不能太自以為是,放下自己的身份,從敵人身處的環境來想事情,這樣才是一個智者。”太后敲打道。

    從這件事來看,她看清楚了敬親王的弊端,為人處世雖說是皇室中良好的存在,可是面對不同的敵人,沒有太多應對的方法。

    “兒臣聆聽母后教誨!”敬親王聽完自己母后說的話,如同上學堂一樣,端正坐姿,認認真真聽講起來。

    .....

    .....

    此時,任逍遙拿到四季縣的地圖,回到了天然居新樓房內,他為自己特別建造的一個辦公室。

    辦公室內非常簡陋,只有一張辦公桌,和一張木架床,就連被鋪筆墨都沒有。

    一進到辦公室,任逍遙風風火火的走到辦公桌旁,將地圖延展開來。

    地圖采用的是類似微信三維圖的制作方法描繪,圖上每一間房子都清晰可見,不過以任逍遙這個后來人看來,這地圖已經很久之前描繪的了。

    許多店鋪,房屋都不再存在,地圖上還顯示著。

    “這些人也太懶了,都不知道地圖的重要性嗎?”看到地圖上已經不復存在的建筑物,吐槽道。

    不過也僅限吐槽而已,他只不過需要西市地圖的模塊,來設計如何建房而已。

    說完,任逍遙搖了搖頭,掃了西市地圖一眼,額頭上雙眉之間閃過一道金光,桌面上憑空出現了一條條平整的木板,將西市的地圖完全蓋住。

    只見任逍遙看到木板,同時右手中指一閃白光,從儲物戒指中拿出萬能小刀。

    拿起蓋住西市地圖的木板,任逍遙仔仔細細的觀看了一下西市地圖的輪廓,指揮萬能小刀起來,將幾塊木板切割出西市的版塊。

    “逍遙,逍遙哎,你找人叫我過來干什么,我還要去推銷西市的房子呢。”

    就在這時,辦公室外傳來葉廣元獨特的嗓音,人未到聲音先行。

    話音剛落,房門就傳來敲門聲。

    任逍遙聽到敲門聲,頭也不抬的直接說道:“進來!”

    “逍遙小子,你得好好給我個解釋,什么事這么著急讓我過來!”一進到辦公室,葉廣元就興師問罪道。

    這一段時間以來,他每天幾乎奔跑在四季縣周圍的一些縣城,游走在大戶人家之間,賣力的推銷即將動工的西市樓房。

    然而,他今晚才剛回來,就被王府的人告知任逍遙務必要到天然居的新樓房找他。

    “呵呵!我不著急,是你著急吧,怎么樣,有沒有人有意要購買房子。”憑逍遙看了一眼滿頭大汗的葉廣元,開口調侃道。

    葉廣元聞言啞口無聲,如同被任逍遙堵住了嘴巴一樣。他雖然非常賣力推銷房子,可是那些人全部都處于觀望狀態,都以他是騙子。

    “一幢房子都沒賣出去吧!”任逍遙久久沒聽到葉廣元的聲音,抬頭看到葉廣元臉上羞愧之色,開口肯定道。

    “那些人看了我畫師畫的圖,都以為我是騙子,和我談了倆下就直接趕人走了。”葉廣元無語道。

    “哈哈哈!你還會說:老子是當圣上的太傅的大公子,來你們家,是給面子你們。”任逍遙開口調侃道。

    葉廣元帶回來的這個結果他不意外,封建社會的人,思想太過陳封,肯定不太容易相信水泥房的事。

    而且,在此之前,他都沒有顯示出水泥房的真面目,再過幾天,等天然居新樓房的消息傳出去,那些人聽到消息,才可能會來看一下。

    “你小子還有心情開玩笑,你就不著急?那可是十幾萬倆的白銀,要是賺不回來,那可是血本無歸了。”葉廣元見任逍遙還有心情開玩笑,無語道。

    他現在著急死了,一套房子都沒賣出去,都想和任逍遙說退股了,他那些銀子可是問別人借的,不像任逍遙是自已的,那要還利息的。

    “怎么?后悔了?要是后悔了,你可以拿著自己的6萬倆不摻和啊!我絕對不會說不同意。”與葉廣元相比,任逍遙就淡定得多了,他知道房子的事,一定不會虧本,只是看賺多賺少的事情而已。

    “誰說后悔了,唉,不提這件事了,你今天叫我來干什么,我都快累死了,每天東奔西跑的,而你每天都在睡大覺,又不動手建房子。”葉廣元聞言,吐道。

    “你哪知眼睛看我閑過,為了配合你宣傳、推銷,我可是又出錢又出力的。”任逍遙無語反駁道。

    “哼!誰知道,你小子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誰知道你干什么,快說,你叫我來干什么,快點說完讓我好快點回去睡覺!”葉廣元不滿道。

    “好了,時間剛剛好,我讓你過來是看這樣東西!”

    話音剛落,任逍遙拿起幾塊雕刻著水泥房模形的木板,向葉廣元伸去,開口回答道。

    “嗯?聽說你小子刀法可以,沒想到這雕工也出神入化嘛,這房子雕得挺逼真的。”葉廣元掃了一眼木板上雕刻著為妙為俏的水泥房贊揚道。

    任逍遙聞言白了一眼葉廣元,被葉廣元的目光打敗了,開口說道:“那不是重點好嗎?你不覺得這地圖很像西市嗎?”

    “嗯?你這么一說,倒還真有點像,你小子雕得是西市樓房建成后的樣子?”葉廣元看著木板雕像,目瞪口呆道。

    “對啊!要不然你以為我貪好玩?”任逍遙點點頭,回答道。

    “放下先,讓我看看,天啊!逍遙小子,你真的能建出這個樣子來?”葉廣元一絲不旬的看著木板上的規劃,半信半疑道。

    不是他想懷疑任逍遙,而是他看到河邊建房,還有小區格局的建設,讓他不得不懷疑。

    對他來說,河邊建房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很難嗎?你放100個心,我保證尋完西市的所百樓房,就是這個樣子。”

    任逍遙見到葉廣元不可置信的表情,微笑保證道:“好了,這幾塊木板你帶回去,到時候帶上去推銷,肯定事半功被,哦!還有這幅地圖,一定要親手還給王爺,要不是四季縣出事,你我會被牽連的。”

    任逍遙將木板平放到地面,卷合地圖,遞到葉廣元的身前。

    “你小子怎么從王爺手里拿得到四季縣的地圖,他們就不怕你.....”葉廣元接過畫圈,掃了一眼里面的水容,震驚的看著任逍遙欲言又止道。

    他知道敬親王對任逍遙是僵稷態度,還認為任逍遙可以白手拿到這份地圖。

    然而任逍遙的回劄讓他更為驚訝。

    “這不是王爺給我的,是太后讓王爺拿給我的”任逍遙聽到葉廣完的疑問解釋道。

    見葉廣元還想張口說話,任逍遙連忙繼續說道:“好了,我有點累,那些事你自已回王府問吧!”

    雕刻完西市地圖,任逍遙擁有空間之后,第一次真正咸覺到累。

    白榮全見任逍遙精神不佳的樣子不像撒謊,點點頭,帶上畫卷和木板雕塑,就離開了辦公室,但卻沒有離開天然居。

    任逍遙等到葉廣元離開辦公室一瞬間,雙眼一黑,就暈倒在地板上,身體額頭上不斷閃煥金光。

    此時,空間內,正經歷著一場大變化!!!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