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232.

23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夜晚,任家村城外深淵,養著食人魚的池塘旁,牛蛋目瞪口呆的看著任逍遙,大驚道:“什么?你說你要我陪你去京城?”

    一吃完晚飯,任逍遙就拉著他來到這里,說什么帶他京城迎親。

    “你有問題?如果有問題我找其他人就是了。”任逍遙見到牛蛋這幅模樣,以為牛蛋有其他事情要做,聳聳肩張開手掌輕描淡寫說道。

    牛蛋一愣,撓撓后腦勺,奇怪的看著任逍遙,說道:“不是有其他事,只是我們兩個人都沒去過京城,人生路不熟的,兩個人去?”

    “可能吧!那你去不去?”任逍遙白了一眼牛蛋,淡淡說道。

    他只不過是想帶牛蛋出去玩一下,整天呆在任家村什么都見識不到,而且牛蛋是他最信任的第二人,有什么事情起來,多一個人也有照應。

    “去,怎么不去,你不知道我這輩子最想的就是到京城一趟,你什么時候出發,好讓我準備包袱。”牛蛋聞言毅然決然興奮道。

    “你就不怕到時候到京城出什么事?你這個脾氣到了京城得要收斂一下,要不然出了什么事,我可以保住你的命,當時以后就不能光明正大隨意進出任家村了。”看著牛蛋興奮激動笑容,任逍遙提醒道。

    一直以來牛蛋的性格都是容易上腦屬于沖動型,要不是多數時間帶著任家村,村里的村民包容,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知道了,我現在回去和妙語說,今天晚上收拾好包袱,明天一大早就出發。”任逍遙都沒有說什么時候出發,牛蛋就已經想好了計劃。

    任逍遙聞言一愣,開口喝止了牛蛋,道:“牛蛋,等一下,你將這一千兩給你娘,讓阿牛叔買一些成婚用的東西,布置一下村里的房子,要是不夠可以到四季縣天然居拿銀子。”

    牛蛋結果一千兩的銀票,目不轉盯的看著銀票,口水都快留下來了,回過神來,將銀票遞回任逍遙手上,說道:“不用,布置新房需要多少銀子,我叫我爹自己出就行了,你已經給了許多幫助我們家了。”

    突然牛蛋矜持起來,任逍遙腦子轉不過來,奇怪道:“你不是忘記了我那個房子有多大吧?”

    成婚用的新房占地面積是他拆了任家村以前所有的舊房子,利用所有土地蓋出來的,雖然什么花園、小溪、花園等等這些綠化利用的土地居多,可是房子也有不少,除了幾棟主人居住的三層半樓房,其他大大小小的房子全是兩層半的建筑,大概有一、二百間。

    如此龐大數量的房子,成婚需要布置的東西可不少,一千兩只不過是他保守估計,畢竟娶得是郡主,就算不喜歡別人,對別人沒有感覺,做做樣子也是需要的,總不能這些布置的東西都隨隨便便。

    額!

    牛蛋聽到任逍遙才想起來,任逍遙的房子不是一般大,而是非常大,所以有點后悔說出那些話來,現在他的銀子不過只有幾兩,都不夠買幾個房子布置需要的東西。

    “行了,我知道你們家現在比以前好了許多,可是這是我的婚禮,還是用我自己用的銀子,免得被別人說。”任逍遙將銀票重新遞到牛蛋的手上,說道。

    他知道牛蛋現在的環境,成家立業之后,將所有的銀子都給了張妙語,只有一些平時出去打獵,賣野味得來的銀子,牛蛋有這個好心,他已經非常高興了。

    現在銀子對他來說只不過是一個數量,而且他本人基本不需要使用銀子,所以免得讓牛蛋難做。

    牛蛋接過一千兩銀票,心情有些黯淡,他非常想幫任逍遙一些事情,可是好像沒什么能幫到,就連最簡單的出錢都沒有銀子。

    看著牛蛋落寂的背影,任逍遙就知道牛蛋想偏了,想了想之后的“逍遙城”,心中有了決定。

    .....

    .....

    第二天清晨,深淵下。

    “哥,你帶上我去嘛,我都沒有去過京城,之前你說四季縣不安全,不能時時刻刻保護我,現在你到京城就是趕路而已,我到時候寸步不離你不就行了嗎?”任詩婷抱住任逍遙的手臂,撒嬌道。

    任逍遙掃了一眼張妙語、冷凌菲、黃曉曉、任詩婷四人,都可憐兮兮的盯著他,回頭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牛蛋,要不是牛蛋昨晚炫耀可以去京城,就不用有這么一幕。

    “詩婷說得對,你不就是怕我們亂走而已嗎?到時候我們不離開馬車不就行了?”冷凌菲在一旁附和道。

    “不行,自古以來紅顏禍水,你們這些女人一定會招惹一些公子哥,到時候惹上沒必要的麻煩拖慢趕路的行程,這件事沒得商量。”任逍遙瞪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亂的冷凌菲,毅然決然拒絕道。

    他不想因為這些女人,導致一些好色之徒“圍剿”他,導致出現一些沒必要的麻煩。

    “哎!詩婷,你看,我都說了你哥成婚之后就不再理你,現在都還沒有成婚,就嫌棄你麻煩了。”一旁的黃曉曉更是煽風點火,慫恿道。

    任詩婷聽到黃曉曉的話,雙眼通紅,嘟著小嘴,可憐兮兮道:“哥,曉曉姐說的是不是真的?你以后都不理我了。”

    任逍遙見到任詩婷隨時都有可能會哭的模樣,無語了。

    “逍遙,你就讓他們跟著你去吧,你現在是去迎親,找多幾個人去撐撐場面,不要讓別人看不去。”李盛夏見到張雨婷想哭想哭的模樣,對任逍遙勸解道。

    要不是她要留下來看著深淵,她都有點沖動要到京城一趟。

    “逍遙行了沒有,我已經準備好,你可以走了沒有?”牛蛋在一旁催趕道,現在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快點啟程。

    任逍遙回頭瞪了一眼牛蛋,他都被這些女人煩死了,牛蛋還在那里催。

    牛蛋感受到任逍遙兇狠的目光,連忙撇過頭,做賊心虛的樣子。

    “哥!你就答應我嘛,上次我都答應你不跟你去四季縣了。”見到任逍遙煩躁起來又有點無奈的樣子,任詩婷乘勝追擊,撒嬌道。

    她知道任逍遙已經有點動搖了,只要在這個時候再撒嬌一下,非常可能可以到京城去。

    “收拾東西,我先上去!”任逍遙只留下這么一句話,氣沖沖的走去樓梯隧道。

    走到一半又走了回來,掃了一眼四個女人,走到李盛夏的面前,又拿出一張1000兩面值的銀票,說道:“牛嬸,原本我是想這幾個人幫你布置新房的,現在...拿著這一千兩,讓村里一些老實可靠的婦道人家幫你,至于工錢你自己看著辦,多出來就拿去賣布置婚禮的東西。”

    “你小子,昨晚你不是給了1000兩我了嗎?這銀票你拿回去,你成婚用的房子雖然是大,可是1000兩布置新房已經足夠了,就憑你的那間房子,村里那些人別說不用錢,就是倒貼錢也都想進去看看,這1000兩你拿回去。”李盛夏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那間要布置的新房她進去過,地方雖然大,可是什么家具都已經有了,她只需要買一些喜慶的東西,像那些紅紙、燈籠什么的,1000兩已經足夠了。

    任逍遙猶豫了一下,見李盛夏真的沒要收1000兩的意思,只好收了起來,再推脫就看不起人了,掃了一眼伸展開來的吊橋,說道:

    “牛嬸,等一下你告訴村里的那幾個老頭,最遲明天就可能會有士兵過來四季縣的駐守任家村城池,你讓他們不要泄露通道的事情,還有你提一下牛叔,叫他這段時間不要走這條通道了,等成婚之后我將吊橋折疊起來再走。”

    “至于我三叔三嬸那種人,如果他們非要闖進房子內,你不用管他們,到時候自然會有士兵看門。”

    李盛夏聞言一愣,掃了一眼任逍遙平淡的表情,沒想到這么絕情,不過想到任我走兩夫婦的秉性和以前的行為,也難怪任逍遙會這么做,回答道:“知道了,你幫我看住牛蛋那小子就行了,任家村和新房的事,我和你阿牛叔會辦得非常體面的。”

    “謝謝您啊牛嬸,最后一件事,讓那些老頭不要隨意開城門,士兵我會讓牛叔帶回來的,至于之后的事,會有士兵看守,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任逍遙聞言點點,說了最后一句話,也不等四個女人反應,就踏上了樓梯隧道。

    四個女人見到任逍遙真的走了,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一邊快速走向深淵混凝土房子準備收拾包袱,一邊接頭交耳探討任逍遙剛才明明非常不情愿可是又不能不答應的樣子。

    .....

    .....

    任逍遙第一個走出隧道,離開迷宮竹林之后,就從空間拿出了雙馬四輪馬車,然后走到吊橋上走了兩圈。

    吊橋橋面是由鐵板和木板,只能供行人行走,不能通行車輛,要不然因為承受力的原因,吊橋橋面會坍塌,所以橋面的兩端平臺有幾根水泥柱擋住車輛通行。

    其實這只是表面上作用,實際上任逍遙是怕有人攻城,利用“沖車”“撞城錘”等攻城工具撞擊城門。

    雖然他相信城門的堅硬程度,不過杜絕這類情況,還是在橋面搭接平臺筑了幾根水泥柱。

    至于其他的安全措施,他能想到的都已經做好防護,只不過那些機關、措施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

    “哥!可以走了,你還站在橋上干嘛?”就在這時,任詩婷的聲音傳了過來。

    任逍遙回頭一看,見到四個女人拿著大包小包的包袱,在馬車旁等待,白了一眼,需不需要這么多東西?

    “將全部包袱都給我拿過來?”走回馬車旁,任逍遙張開雙手莫名其妙問道。

    四個女人聞言一愣,奇怪的看著任逍遙,不知道任逍遙又要搞什么東西,包袱內有不少她們的貼身物品,才不會交給一個男人。

    任詩婷雖然不知道任逍遙要報復做什么,不過她是非常相信任逍遙的,毫不猶豫的將包袱丟給了任逍遙,就上了馬車。隨后牛蛋也將包袱給了任逍遙,至于其他三人,還在猶豫著。

    任逍遙白了一眼猶豫的幾人,拿著牛蛋和任詩婷的報復走到馬車的側面,在馬車底部打開了一個柜子,將兩個包袱塞了進去,回頭看著還拿著包袱的三個人,問道:“你們該不會想拿著這些包袱上馬車吧?”

    馬車雖然大,但是五個人的報復都塞到馬車上,只會浪費空間,所以任逍遙在制造馬車的時候,就預留了一層暗格,看到時有什么東西可以放上去。

    三人見到任逍遙將包袱塞進一個暗格里,送了口氣,她們還以為任逍遙要干嘛,現在知道任逍遙要包袱做什么,毫不猶豫的將包袱交給了任逍遙。

    任逍遙將包袱收拾好之后,就和牛蛋坐上了“車老板”(馬夫趕車坐的位置),趕往四季縣。

    “哥,那些紅彤彤的是什么東西,可以吃的嗎?”任逍遙閉目養神的時候,車內傳來任詩婷的疑惑聲。

    “那是西瓜,是果子來的,可以吃,不過那些黑色的核最好就不要吃,吃了也消化不了。”任逍遙眼都不睜開,就回答道。

    他在車內特意開了一個西瓜,拿萬能小刀切小塊,還拿出了一些櫻桃、葡萄,這些地球上女人比較喜歡吃的水果,就是想要堵住這些女人的口。

    然而,他沒想到有人沒有見過葡萄、西瓜,女人的好奇聲一直在車內喋喋不休的討論著,最后牛蛋見馬匹自己會認路,也不需要他,也進了馬車吃水果。

    因為牛蛋口大,和女人爭搶水果,時不時傳出四個女人的怒罵聲。

    任逍遙坐在“車老板”上,聽著孜孜不倦的怒罵聲、贊嘆聲、疑問聲,頭都大了,就在他想要遠離馬車,想要坐到馬匹上的時候,里面傳來水果沒有的聲音。

    為此,任逍遙只好拿出一大袋糖炒栗子,堵住這些女人的口,不過效果沒有他想的那樣,這次真的是好吃的都堵不住嘴巴。

    .....

    .....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