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234.大事不妙?

234.大事不妙?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四季縣,北市,敬親王府。

    任逍遙捧著一個西瓜,大搖大擺的走進王府,突然在一條連廊見到白榮全,喊道:“白將軍,這么早?”

    “嗯?逍遙小子?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怎么?來找王爺問他考慮得怎么樣?”白榮全突然聽到任逍遙的聲音,回頭看到任逍遙懷里的西瓜,咽咽口水,回答道。

    任逍遙見到白榮全的模樣,淡然一笑,左手一手抱住西瓜,右手中指一閃白光,拿出萬能小刀,對著白榮全笑道:“想吃西瓜?”

    “想,額,你都不是給我的,我吃什么?”

    “其實這一個西瓜我真的是給你的,只不過你需要付出一些代價。”任逍遙咧嘴一笑,意味深長的看著白榮全說道。

    白榮全一愣,隨之哈哈大笑,道:“我不知道王爺考慮得怎么樣,你還是自己去問他吧,這個西瓜我是無福消受了。”

    “誰說我要問這個,這個問題我自己不會去問嗎?”任逍遙白了一眼白榮全,無語道。

    他只不過是想問一下空間內女子的那兩個同伙怎么樣了,今天早上將任詩婷送到天然居的時候,雖然天安居沒有開市,不過見到天然居眾人那副沒什么事都沒有的表情,就知道那兩個男子的計劃,失敗了,而且天然居眾人全部不知道。

    “你不是問這個問題?那你是問什么?”白榮全懵逼,自以為是,出糗了,尷尬。

    任逍遙將西瓜拋到白榮全的懷抱,拿著萬能小刀將西瓜切開兩半,從不知道哪里拿出兩個鐵勺子,一般西瓜插一個。

    “吃吧,這個西瓜用冰凍過,用勺子吃非常好吃。”任逍遙將一半西瓜拿過來,一邊挖西瓜吃,一邊說道。

    白榮全見到紅彤彤起沙的西瓜,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不過為了避免被任逍遙挖坑讓他跳,沒有動手,而是奇怪道:“如果你不是問王爺考慮得怎么樣,那你是想問什么?”

    任逍遙挖了一口西瓜冰到口里,抿抿嘴嚼動,一邊走一邊說:“我想知道前天到天然居準備做壞事的兩個小子怎么樣了,我這里還有一個女人,是和他們一伙的。”

    “你知道前天有人盜天然居搗亂?那你為什么不阻止?你知不知道,他們想要殺了天然居所有人。”白榮全聞言一愣,隨之怒罵道。

    對任逍遙這種藐視無辜生命的做法十分不解。

    任逍遙聞言一笑,道:“那你知道我為什么要用葉廣銳做天然居掌柜?葉廣銳雖然的確是比葉廣元聰明,做人做事非常圓滑,可是他沒有他哥葉廣元懂的滿足,表面上葉廣元是非常喜歡銀子,可是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的家族,而葉廣銳不是。”

    “既然你知道葉廣銳不是最好的人選,為什么還要選擇他,我可知道你給他的工錢可不少,整個天然居的食材都是你提供,就連例外的青菜也是你們任家村提供的,現在天然居那么火,每天人海為患,你竟然每月的盈利給他1/10。”白榮全奇怪道。

    “的確,他不是一個好的人選,可是他那種人是最適合的人選,如果他不是葉林楓教育的話,是最好的人選,我選擇他只不過是為了他身后的老子,而且他本來的性格就適合那份工作。”

    任逍遙對白榮全知道葉廣銳工錢的事一點都不意外,相信除了空間不知道外,其他任何事都一清二楚。

    “葉廣銳的身份?你這么說我倒是知道了,不過我沒想到你知道葉太傅身后有人,哈哈哈!那個老頭以為事情很隱蔽,沒想到你小子竟然知道。”白榮全聞言哈哈大笑。

    葉林楓背后有暗地組織,這一點白榮全和敬親王一直知道,只不過這個暗地組織是保護葉家所有人才存在的,所以敬親王也沒挑破這件事,凡事留一線日后好相見。

    “很驚訝?曾經當過太傅一職,有自己的勢力有什么意外的,這我早就猜到了,只不過非常好奇你們王府為什么對他培養自己勢力無動于衷?”任逍遙奇怪道。

    這件事是上次蝗災時間與王府交易第二批糧食的時候發現的,那是因為要隱瞞空間的存在,所以特意出城挖洞穴藏糧食。

    只不過沒想到葉小馨當時賴上他了,后來客來居派人追殺他,他才知道這件事,葉林楓有自己的勢力。

    “你說的這件事,其實我和王爺都知道,不過與其說是葉太傅的勢力,倒不如說是雇人保衛家人。”白榮全解釋道:“葉太傅身后的勢力,是武林中妳嘞宗的和尚,這個寺院全是得到高人,與世脫離,如果不是他們想見你,你根本就找不到他們,不過這個寺院并非“魂刃雙殺”之輩,他們是行善積德的武林正道。”

    任逍遙聞言一愣,沒想到葉林楓竟然和武林中人有糾結。

    “很奇怪是吧?一個教書的太傅,竟然認識武林中人,妳嘞宗是武林正道的“宗師”天下武功基本出自哪里,而葉太傅小時候就是在那里長大的,說妳嘞宗是他娘家也不為過。”白榮全一邊吃著西瓜,一邊解釋道。

    現在他知道任逍遙不是對王府的事情感興趣,對著半瓢西瓜,早就忍不住了,一邊吃一邊走一邊解釋。

    “妳嘞宗是他“娘家”?他們葉家不是在石洞郡嗎?怎么和妳嘞宗有關系了?”任逍遙奇怪道。

    “說到這個,就和葉太傅的老子有關系,他老子是一個佛教的信徒,當時即便家里非常窮,也會到妳嘞宗捐油錢,一來二往,當時的妳嘞宗外門執事見他老子這么善良,所以將葉太傅收入門中。”

    任逍遙聞言點點頭,心中吐槽道:迷信!然而他此時忘記了空間的存在。

    “說會正事,你還沒有回答我問的問題,那兩個到天然居搗亂的小子被那個老頭怎么樣了?”回過神來,任逍遙想起自己最初的疑問。

    “能怎么樣?妳嘞宗的人不吃葷只吃素,他們會替葉太傅殺人嗎?當然是抓到王府關押審問,我才從審訊室出來,一晚沒睡。”白榮全無奈道。

    對于謀殺未遂的兩個小子,白榮全非常想殺了他們,認為那種武林敗類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不過兩個和尚根本不讓他動手,最多也就嚴刑逼供,說什么如果他殺了兩個人,他們就間接幫他殺了人,當時差點沒把他氣死。

    十幾年的征戰沙場,殺人無數,早就殺人如麻,見到兩個小子那種人,殺了就殺了,可是被人攔住,又打不過,別提多郁悶。

    任逍遙聞言一笑,他能想到白榮全當時的情況。

    “對了,剛才你說你有一個女人是和他們一伙的,你把她交給我,我不能殺那兩個小子,我可以殺了那個女人解解恨。”白榮全越想越氣,突然開口說道。

    任逍遙白了一眼白榮全,淡淡說道:“莽夫!如果殺人有用的話,世上就不會有這么多殺人犯,一個女人而已,都不是主謀,有必要殺人?我去見王爺,你自己好好郁悶吧!”

    說完也不等白榮全回話,徑直往正廳走去。

    白榮全看著任逍遙的背影,看了看手里的西瓜,咬牙大口大口的吃西瓜。

    .....

    .....

    “王爺,我提的條件考慮得怎么樣了?”任逍遙走到正廳前的花園,還沒看到敬親王的身影就大聲喊道。

    正廳內,敬親王和葉林楓正在談著兩個男子殺人未遂的事,就聽到任逍遙的聲音,相視而望。

    當任逍遙大搖大擺穿著T恤大搖大擺的走進正廳,葉林楓指桑罵槐道:“任公子玩的一手好手段啊!老夫竟然如此遲才發覺。”

    任逍遙掃了一眼敬親王,看著兩鬢白發的葉林楓,聳聳肩,坐到椅子上,道:“這不叫算計,最多只能合理利用資源,反正保護者閑著也是閑著,倒不如給我合理利用一下,你兩個兒子在我那里賺了不少銀子,這沒什么吧?”

    “沒什么?你和他們合作只不過你需要信得過的人,是你無路可走,沒得選擇,在四季縣除了四季縣和王府,你認識誰?”葉林楓聞言不屑道。

    “你要這么想隨便,不過等你弄清雞和雞蛋的故事再來和我說這件事吧!”任逍遙無所謂道。

    說完回頭看著敬親王咧嘴一笑,問道:“王爺,我已經給了你一天兩夜,那件事考慮清楚了沒有?”

    敬親王掃了一眼任逍遙,見到任逍遙滿臉笑容,郁悶道:“你小子不是知道答案了嗎?”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即便是敬親王不想同意任逍遙獅子大開口,也不行,百里蕓的婚事早就傳遍了,要是這個時候說不成婚,丟臉的不是任逍遙,而是他和百里蕓。

    打又打不過,所以為了成婚的目的,敬親王不得不同意任逍遙提出的條件,將任家村山脈全部規劃到任逍遙的封地。

    “呵呵!王爺,你們不是常說,做大事不區小節嗎?不用那么心疼,說不定到時候我給你一個驚喜呢!”任逍遙確定敬親王真的同意了,春風得意道。

    敬親王見到任逍遙的笑臉就煩,提醒道:“你小子別那么高興,任家村山脈的地域里,有七條村莊,兩個宗門,這件事你自己搞定,我可不會幫你。”

    任逍遙聞言一愣,村莊的事倒不需要擔心,不過宗門有點麻煩,想起上次尋找鐵礦知道的飛刀,開口說道:“兩個宗門?除了飛刀門還有那個宗門?”

    “你知道飛刀門?”敬親王一驚,意味深長的看著任逍遙,想起任逍遙那手飛刀技術,以為任逍遙是飛刀門的人。

    “你別這么看著我,我和飛刀門沒有任何關系,如果他們知道是我殺了他們門主,殺了我都有份。”任逍遙見到敬親王的眼神,語出驚人道。

    葉林楓和敬親王聞言,兩個人都石化了,不可思議的看著任逍遙。

    “你剛才說你殺了成俊杰?為什么殺他?怎么殺的?你知道飛刀門山門在哪里?”回過神來敬親王喋喋不休,一口氣問了幾個問題。

    葉林楓聞言也是眉頭緊皺,雖然他不是武林中人,可是畢竟和妳嘞宗有關系,多多少少知道飛刀門的事情。

    “我不知道!不過我因為一些事情進山,無意之中發現了一伙人在附近村莊抓人當礦工,就吊著他們尾,找到了飛刀門,我見別人都叫他“門主”應該是飛刀門的門主。”任逍遙特意跳過一些重點,像金礦、鐵礦這些都沒有說。

    “抓人當礦工?飛刀門私開黑礦?你怎么知道這件事?”敬親王奇怪道。

    任逍遙聞言解釋道:“我進山的時候,見到一處地方堆放著上百具衣服一致的尸體,全是飛刀門的門徒,所以想去看看,沒想到快要走到尸體旁的時候,幾把飛刀就飛了出來,然后一個女子就出現了,那個女子告訴我的,說她娘也是受害者.....”

    任逍遙將進山尋找材料建房發生的事,除了到過金光、鐵礦,全部都說了出來。

    敬親王和葉林楓聽到鎮守邊疆的將軍私開黑礦,培養勢力,別提多震驚了。

    “我說你們兩個愣住干什么?你們不知道這件事?”任逍遙看到兩人都愣住了,開口奇怪道。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敬親王知道飛刀門和將軍勾結的消息,不過見到這個樣子,就知道毫不知情。

    敬親王聽到任逍遙的話,回過神來搖搖頭,心痛道:“落日國鎮守邊疆的全是朝廷非常信任的諸侯、將領,沒想到這些竟然要私開黑礦、暗地培養勢力,看來他們要謀反了。”

    “他們?除了那個鎮守邊疆的什么陳將軍,還有誰?你既然知道為什么不處理那些人?”任逍遙聞言好奇道。看來有故事聽了!

    敬親王掃了一眼任逍遙,眉頭一皺,回頭看著葉林楓,道:“你問葉太傅吧!這件事說來話長,我去處理飛刀門的余孽。”

    葉林楓聞言一愣,不可思議的看著敬親王,問道:“你要我告訴這小子十幾年前的那件事?”

    敬親王點點頭就離開了,現在他都沒有心情處理任逍遙,反正當換任逍遙飛刀門的信息。

    “葉太傅,說吧!”等到敬親王離開后,任逍遙咧嘴一笑道。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