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246.不成功便成仁

246.不成功便成仁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四季縣!天然居!

    從敬親王府出來后,任逍遙就到了天然居,現在天然居步入了正軌,已經不需要他吩咐葉廣銳任何事情,葉廣銳就能很好地完成。

    “叫你掌柜過來,老子就是要一間廂房,你們憑什么拒絕我,我知道你們還有許多空置的廂房!”一個穿著錦袍的男子對天然居的服務員怒罵道。

    服務員面不改色,還是滿面笑容解釋道:“這位公子,我們天然居雖然現在有空置廂房,不過那些廂房都已經預定出去的了,是不可能轉讓給你的。”

    “放屁,老子有的是錢,你們四季縣最有錢的都沒有我爹多錢,趕快的,帶我們廂房!”錦袍男子傲睨得志,不屑道。

    服務員聞言微微一笑,搖搖頭,拒絕道:“不好意思,這位公子,真的不可能,天然居的廂房除非有客人預定后直到收市都沒來,第二天才有可能接客,昨天正好廂房滿座,所以今天沒有廂房可以接待公子你了!”

    “臭不要臉的,叫你們掌柜出來,你一個小娘皮不在家好好相夫教子,出來當什么店小二,再多嘴一句,我就讓人將你腿打斷!”錦袍男被服務員說得非常煩躁,開口羞辱道。

    服務員奇怪一眼錦袍男,不等服務員開口,一樓大堂內內外外鄒靜十幾個身材魁梧的壯年,將錦袍男包圍住!

    “根據老板定下的規矩,如若有人屢勸不改,視為搗亂者,可以將其丟出酒樓,這位公子,如果你再胡攪蠻纏,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其中一個魁梧男子,面無表情說道。

    “你個臭要飯的,老子就是不走,您能怎么辦?我就不信你能丟我出去!”錦袍男不屑道,根本沒把魁梧男子說的話放在心上。

    “哪得罪了!”

    錦袍男子說完話,聽到莫名其妙四個字,愣了一下,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被四個男子抬了起來,往大門走去。

    “你們干什么?如果我有什么損傷,我一定報官教訓你們這些臭要飯的!”錦袍男大喊大叫道,想要吸引其他人注意,以達到他的目的。

    然而他的打算失策了,天然居內的食客,僅有幾個人看著他,而且還是帶著戲謔的眼神,其他人都是掃了一眼邊“大吃特吃”起來,根本不屑看他。

    幾個眼神戲謔的食客,見到錦袍男子被丟出天然居,呵呵笑道:“來天然居吃早飯真是有意思,每天都有傻子出糗!”

    “誰說不是呢,他一個外地人也不打聽打聽著酒樓是誰開的!”

    “哎!今天看不過癮,世子今天沒來,要不然就能看到這小光禿禿的在街上溜達了!”

    “哈哈哈!”

    十幾個魁梧男子將錦袍男丟到外面之后,回來的路上,見到了任逍遙,立馬恭敬問道:“任公子!”

    任逍遙掃了一眼這十幾個人,點點頭,并沒有說話,在天然居他不會以老板、掌柜自居,雖然改造天然居的是他,不過畢竟不是他的產業,他只是想讓天然居幫他消化一些食材而已。

    十幾個魁梧男子見任逍遙面無表情的,也不打攪,他們知道任逍遙能點頭已經非常客氣了,平時任逍遙見到他們看都不看一樣。

    原本他們還以為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不好,后來才知道任逍遙心情不好,或者心情一般的情況下,都是這幅表情。

    當然了,這是對外人來說。

    “逍遙小子,你怎么回來了?”就在這時,葉廣銳從大堂樓梯走了下來,見到任逍遙的身影,笑呵呵道。

    任逍遙看了一眼白榮全,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嘴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jiān笑,道:“兩個月沒有收取食材的銀子,今天過來和你結賬而已。”

    葉廣銳一愣,不明白任逍遙為何這么做,一直以來,任逍遙都是讓他三個月一結,將銀子交給送蔬菜的任阿牛,現在突然自己過來結算,有點好奇,道:“不將銀子交給任大牛了?”

    當下,任逍遙皺皺眉頭,覺得葉廣銳問多了,聳聳肩,表示無話可說。

    見任逍遙如此,葉廣銳也不想多問什么,反正銀子交給誰都一樣,回過神來帶著任逍遙道賬房,結算銀子去了。

    等到一切都弄妥后,任逍遙騎著馬離開了四季縣,準備開始構思“逍遙城”的計劃。

    .....

    .....

    任家村,深淵下!

    牛蛋閑著無事,又見任逍遙靠在桌子上沉吟不語,好奇道:“逍遙,你怎么來?從京城回來的路上,你就這幅模樣,有什么事嗎?”

    任逍遙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牛蛋眼眸一轉,道:“逍遙,其實你還想那么多事情作甚,人活著不是那什么當下嗎,還有船到大海就能劃,我們應該一步一步走!”

    任逍遙聞言一愣,哭笑不得,搖頭道:“什么船到大海就能劃,是船到橋頭自然直,我這些事你不知道,如果有可能我都不想煩!”

    “哦。”

    過了一會兒,任大牛忽然下到深淵,見到牛蛋和任逍遙正趴在石桌上發呆,道:“牛蛋,你娘叫你過去摘蔬菜!”

    “娘?她不是...”

    任大牛沒等牛蛋說完話,就瞪了牛蛋一眼,佯怒道:“我說你娘叫你過去幫忙就過去幫忙!”

    老家伙肯定想支走我,牛蛋不滿道:“逍遙,我去干活了!”

    “牛叔,有事嗎,還要支走牛蛋才能說”

    任逍遙頭也不回,嘀咕道:“牛蛋那小子現在心里肯定不滿你這么做,他可不是傻子!”

    任大牛湊了過來,滿臉擔憂道:“我倒是沒有什么事,反倒是你,最近怎么了,聽詩婷她們說你一直悶悶不樂的!”

    “詩婷?悶悶不樂?呵呵,有點想家了而已!”

    任逍遙愣了一下,回過神來,掃了一眼任大牛,唉聲嘆氣道,說著站起身子。

    見到任詩婷她們正在深淵下的混凝土房子嬉笑玩鬧,好不開心。

    任逍遙見了露出羨慕的眼光,這人真的不能有太多念頭,如果人沒有七情六欲該多好,這樣就不會有想念這個詞存在!

    任大牛聞言,知道任逍遙說的家并不是任家村,而是任逍遙原本呆在的星球,問道:“你小子這是想家了?你既然能穿越過來,一定可以穿越回去的!”

    穿越回去?任逍遙楞了下,困惑道:“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這里又沒有宇宙飛船!”

    任大牛眨了幾下眼睛,笑瞇瞇道:“我不知道宇宙飛船是何物,不過我想你既然擁有非凡的能力,應該有機會回去的!”

    李奇哦了一聲,道:“辦法是有,可是需要的時間太過于長久了,我都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那個時刻!”

    任大牛哈哈笑道:“何必庸人自庸呢,既然有機會,那就去做就是了!”

    任逍遙一愣,奇怪道:“去做?如何做?我一點頭緒都沒有,前路一片黑暗,我該如何做?”

    任大牛目光朝著四周瞟了一眼。小聲說道:“沒有頭緒雖然是一個非常好的借口,但是它也只是一個借口,我想你自己腦子里也有自己想法,既然有了想法,為什么不去做了?”

    任逍遙聞言面面相覷,道:“可是如果失敗了,我將不復存在!”

    “那你是想呆在這里不開心,還是拼搏一下回去自己的地方開心?”

    “那當然是回去!”

    “這不就是了嘛?”

    .....

    .....

    待任大牛走后,任逍遙回想任大牛說的話,是對的,既然心都不在這里了,那還談什么存不存在,人活著最重要的除了牽掛之外,就是開心的活著,與其心事走肉的活著,倒不如開心的死去。

    就在這時,牛蛋小聲嘀咕著什么話,走了過來,問道:“老頭子和你說了什么?咦,看起來心情好像很不錯的樣子嘛?”

    任逍遙聞言回過神來,見到每天都是精力十足的牛蛋,呵呵笑道:“衙沒說什么,就是教了我一些做人的道理,和存在的意義。”

    牛蛋一愣,吐槽道:“老頭子會教你做人?你說是我哥教你做人才對,他一個字都認不全的老百姓,會什么做人的道理。”

    “懂的比你我多,做人和知識沒關系,只是和人本心有關系!”

    牛蛋雙眉一挺,納悶道:“什么人本心?”

    任逍遙輕咳一聲,道:“是這樣的,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茍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

    rì。老子你還以為是什么好事,原來就這個,我牛蛋字都不認識一個,說這些給我聽干嘛。再說老頭子會認識這個?別唬人了,要說老頭子會耕地倒是相信。

    牛蛋不等任逍遙將《三字經》讀完,非常郁悶的離開了。

    任逍遙眉頭一皺,其實他并非想要瞞住牛蛋,要知道現在牛蛋的存在相當于他的親兄弟,在這片華夏大陸上,除了任詩婷比他分量重之外,沒有任何人比牛蛋重要,其實在他的心里,早就把牛蛋當成親兄弟看待,只不過懊惱于自己本身的性格,所以讓牛蛋感覺忽遠忽近,兩個人的關系,沒有捅破那層紗織,但是都心照不宣。

    更何況現在他決定回地球,不成功便成仁,如果成功了,也是回到地球之后的事,不能通知牛蛋,如果不成功,那個所謂的三千世界里,他任逍遙將不復存在!

    回過神來,見四下無人,任逍遙閃進了空間,來到院中的人參園區,看著長久收集的人參種子,一把撒滿整個院子,澆淋泉水,將人參種子一一發芽,變成了一片五年份的人參苗。

    “既然你可以吸收人參的靈力,那我就給你一次吃飽,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任逍遙看著人參嫩苗,莫名其妙道。

    思緒回想道空間的倒數第二次大變---人參引發的泉水變異,導致整個空間大變。

    .....

    .....

    任逍遙神識回到本體,手中出現了倆本書三個瓷瓶,低頭掃了一眼三個瓷,放到一旁的書桌上,現在他的心思完全不在這,只想弄明白身體的變異。

    雙手各拿著一本書,右手的摸起來似紙非紙,似皮非皮,手感非常好,不過書面上一個字都沒有,果斷先放下。左手這本說是書好像不是書,整本書看起來像一個木頭做的盒子,硬邦邦的。

    任逍遙右手剛接觸到硬書一霎那,手掌突然發出金色光芒,感覺有東西從掌心而出,翻掌一看,掌心出現了一個創口,冒出了一個塔頂狀的金色尖頭,隨著時間的推移,金色塵頭完全冒出呈現出一個指甲大小的六角形金色小塔,手掌出現的創口隨著小塔完全冒出慢慢愈合起來,全程沒有一滴血液從創口流出。

    金色小塔出現后,任逍遙發現眼前的空間突然扭曲了,雙眼一黑就回到了現實的自己房子,硬質的書和金色小塔還在手上。任逍遙被突然其來的變化下了一跳,自言自語的說道:“我不是在空間嗎?怎么出來了?”

    說完腦中想著進入空間,卻一點反應都沒有,發現手中的金色小塔自己想進空間就閃一下短小的紅光。

    仔細一下,才發現這金色小塔是當出“睡出來”的那個小塔,就是因為這個小金塔才出現在的空間,剛想細細觀看一下金色小塔的時候,左手的硬書本就震動起來,脫離了自己的左手,散發出白色強光,飛到房子的半空,自主的掀開一頁紙,出現了一個六角形小塔形狀的凹槽,心里正奇怪凹槽有點像金色的小塔。

    就見右手的小塔散出淡淡金光也脫離了手掌,也飛了起來,飛到書的旁邊,一瞬間就往凹槽飛去,鑲嵌在凹槽上,書就合上了。任逍遙看到這一幕,整個人愣了一會,才想起那小塔是他的空間,這書竟然“偷”了空間,要知道沒了空間,什么遠大的計劃都泡湯了,立馬跑到書下的地方,往上一跳,想把書抓下來。

    然而還沒跑到書的下面,就見書突然發出強烈的綠光,照在他的腦子上,整個人就不能動了,隨后腦子額頭傳來一陣冰涼的刺痛感,整個人昏了過去。

    此時書并沒有因為任逍遙的昏迷而停下照在任逍遙頭部的綠光,反而又分出一道綠色的射在任逍遙的身體,將任逍遙軟綿綿的身體托了起來。整個身體升在房子半空與書本平衡。

    任逍遙額頭正中央出現一個血淋淋的紅洞,此時書本慢慢變小,在綠光消散的一瞬間鉆進了紅洞中,腦袋一陣強烈的綠光順著七孔而出,慢慢恢復平靜。

    任逍遙也因為少了淡綠光支撐,整個人墜落地竹子做的地板上。在綠光完全消散后,任逍遙全身散發著白光,從頭部到腳,身上皮膚可以看到身體有無數細小的白線。

    額頭上的紅洞也在慢慢愈合,變成了一條細小黑線痕跡豎在雙眉中間。全身的白線連通全身,額頭細小黑線閃過一道微弱的綠光,從頭部開始,順著白線的道路而走,將白線完全變成淡綠色的線。

    如果有醫學專業的人在旁邊看到,一定會大呼:那綠線不是全身血管和細小血管嗎?這么清楚詳細,比教材的血管多多了。

    此時任逍遙的腦中一個血紅的空間,一本書正高懸在空間上空,一個虛擬的少年影像正接受著書的照射。這個虛擬的身影看起來非常脆弱,仿佛一陣風就可以消散。過去半個時辰,倒在地上的任逍遙眼皮動了一下,慢慢地睜開眼睛,隨之腦中海量的信息沖進大腦,一陣頭暈目眩。大腦消化了許久才回過神來,喃喃自語說道:“原來是這樣!”(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