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251.許愿果

251.許愿果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時間匆匆,大半年時間過去了,任逍遙幾人每天都躲在別墅里玩鬧,沒有一個人出去工作。

    這天,溫沛楓和往常一樣,起來到空間種蔬菜兩條青菜,拿一些雞蛋,做早餐。

    然而,進到空間,看到院子中那棵如同翡翠一般的許愿樹,長出了一個金光燦燦的“葫蘆果”,整個人都懵了。

    回過神來,不管畏高的恐懼,立刻利用空間宿主的能力,飛到十多米二十米高的許愿樹樹頂,不可思議的看著“葫蘆果”,隨之瘋狂大笑:“哈哈哈!終于長出許愿果了!!!”

    瘋狂過后,雙手緊抱,虔誠許愿,心里默默暗道:“我要一道能任意穿越華夏大陸的往返時空門!”

    .....

    .....

    三天后,別墅內,任詩婷買回一整車的零食,都是整箱整箱的買,把別墅都堆滿了,而百里蕓和張妙語也不妨多讓,大量的生活用品,堆積整個客廳,什么紙巾,沐浴露,洗發水,牙膏牙刷等等!!!

    任逍遙回到家里的時候,除了無語還是無語,問道:“你們搞什么啊?要買東西隨時回來就是了!”

    現在他是無比后悔提前告訴這些人非往返時空門的事,早知道直接將這些丟到時空門內就好了,這么多東西都不知道用到吃到什么時候。

    “對了,老公,等一下你載我去超市一趟,我還有一些東西沒買!”百里蕓無視任逍遙的話,頭也不回的說道。

    任逍遙一愣,還買?連忙問道:“你還要買什么東西?”

    “這你就別管了,妙語等一下你去不去?”

    “去,去,去,我要買一些東西給曉曉!”

    說著,兩個人坐在茶幾下的地毯上,一邊商量一邊書寫要買的東西,完全當任逍遙說的話是空氣!

    “逍遙,你能不能借我點錢,你也知道,妙語將我的錢都扣住了,我想買一點東西給我爹我娘...”牛蛋抱著他女兒,扭扭捏捏的說道。

    任逍遙拍拍自己的額頭,無語了,就連牛蛋這個大男人主義的男人,都要隨風逐流。

    就在這時,門鈴響了,根本就沒有人去開門,任逍遙只好親自去開。

    “海天?你怎么這個時候來了,就不怕別人知道?”開門見到的不是誰,是任海天。

    任海天冷漠慣了,長話短說,道:“我現在是有身份的人,害怕什么?這次來是告訴你,你要的發電機組已經找到了!”

    “確定是風能、空氣能和太陽能的混合發電機組?那你找人裝好我帶你去的那間別墅沒有?”聽完任海天說的話,任逍遙連忙問道。

    三天前,他在空間內將許愿果使用之后,的確出現了一道時空門,而且還能往返華夏大陸,這他已經驗證過了,所以立馬將這個消息告訴了百里蕓她們,而且立馬讓任海天尋找混合大功率發電機,準備回到華夏大陸“發展”。

    一百多年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他已經有點厭倦都市生活,現在想回到華夏大陸大開手腳。

    “放心,我已經確認過了,的確是風能、空氣能、太陽能的混合大功率發電機組,也讓人在你帶我去的那間別墅上,安裝好了,另外,熱水器也換上了太陽能的!”任海天難得說了一句長話。

    任逍遙聞言點點頭,他這是為了在華夏大陸能用上電做的準備,道:“你不急著走吧?等一下你當一下司機!”

    “司機?”任海天一愣,不明白任逍遙說的什么意思。

    “嗯,等一下我要出去一趟,仟蕓他們說要買東西,我正懊惱誰來看住他們,沒想到你就來了!”任逍遙唉聲嘆氣解釋道。

    任海天掃了一眼屋內的情況,說是倉庫都行,抿抿嘴,道:“你真當我是苦力啊,好說歹說我也是有頭有面的人,你讓我買房子,找混合發電機組就算了,現在還要我當司機!”

    “你小子,說這些,你不想當就算了!!”任逍遙也知道自己過分了點,笑道。

    “你去干嘛?”

    “我?去找一些東西!”

    “你去買東西不是正好嗎?和嫂子他們一起去超市!”

    “我又不是買吃的,超市的東西那么貴,我要去批發市場!”

    “行,一瓶泉水精華,我幫你看著你家五個大小孩!”任海天邪笑道!

    任逍遙白了一眼,想了想,還是答應了。

    .....

    .....

    晚上,任逍遙回家之前,出現在市一個爛尾樓盤處,神神秘秘的呆了幾分鐘,就重新駕車離開了,沒有任何發現這一幕。

    然而,半個月后,這里就變成了“鬧鬼區”!!

    .....

    .....

    華夏大陸,落日國,四季縣,敬親王府!

    任逍遙一回到華夏大陸,在任家村呆了幾天,就帶著百里蕓一眾人趕往四季縣,不過他們這次并不是坐馬車,而是七人座越野車。

    這輛越野車是任逍遙特別定制的,就是為了應付破爛不堪的露面,他可不想再坐那些又慢有顛簸的馬車。

    “真是沒想到,我們離開了一百多年,這里只過去了三個多月!”百里蕓坐在副駕駛室上,感嘆道。

    任詩婷聞言,拼命點頭,興奮道:“你都不知道,素語姐姐見到我帶回來的那些東西,多吃驚!”

    開著車的任逍遙,白了一眼兩人,買了一大堆東西,自己一點都不剩,反而全部送出去了,開口說道:“你們聽好了,誰也不能再買藥膏、沐浴露之類的東西,華夏大陸沒有自來水公司,沒有人會處理污水,污染環境的后果,你們是知道的。”

    “小氣鬼,不就是用了你一些錢嗎,那么大反應干嘛!”任詩婷嘟嚷道,不想相信任逍遙說的話,雖然她也知道任逍遙是真的,不過想裝作不知道而已。

    .....

    .....

    談話間,越野車兩個小時就開到了四季縣!喜迎了一大批的貧民的注意,不過當車開到西市的時候,全部人都只是在西市外“望梅止渴”,沒有踏進一步!

    任家村的駐軍得知,敬親王已經入住了西市的房子一個多月了。

    此時的西市,綠樹成蔭、鳥語花香來形容這里一點不為過,院子里樹木茂密,郁郁蔥蔥,期間小徑蜿蜒曲折,幽深靜謐當夕陽的霞光撒向這里的時候,任逍遙不經意地一瞥,那一片片的花瓣,在枝頭滑落,在微風輕輕吹拂下顫動著,把小區點綴的更為雅致。

    任逍遙將車停在敬親王府大門前,才剛下車,士兵就圍了上了,一臉好奇中帶著點警惕的模樣,不過見到百里蕓臉上頓時洋溢著快樂,張口結舌道:“郡主!!!”

    百里蕓詢問了一下王府的近況,就翹著任逍遙的手臂,走進了王府,走之前還吩咐士兵不要讓人碰到那輛車。

    王府內!

    敬親王坐在自己習慣坐定的客廳正位,對于任逍遙的到來,他沒有表現出熱情和厭惡的神色,他甚至連看都沒看一眼任逍遙,依然如故的看著書信。

    現在今時不同往日,任逍遙身為別人的女婿,忙上前喊道說:“王爺,好久不見,今天打擾你了!”

    敬親王的眼睛一直盯著信紙,只是不易覺查的點了點頭,說:“嗯!”

    任逍遙還沒說話,就見王妃從院子走了進來,她把任逍遙很認真的端詳了一下,很滿意又很親熱的招呼任逍遙說:“逍遙,趕快坐,仟蕓啊,你給逍遙泡水,哎呦,來就來,還帶這一堆東西,你們坐,一會飯就好了。”

    任逍遙也看出了敬親王的漠然,身份變了,還帶著百里蕓去冒險穿越,他就無端的有了一些壓力和拘束,他想離開客廳,忙說:“娘,我自己來就行了!”

    說著話,任逍遙轉過身體,就準備泡茶。

    百里蕓的娘就忙制止住他:“過門都是客,府上又不是沒仆人,仟蕓這么久沒有回來看她爹,這茶讓她來泡就行了。”

    任逍遙也不敢和她亂開玩笑,就只能坐在了敬親王的旁邊。

    任逍遙跟敬親王坐在一起,他心里就發毛,在過去的這些年里,像這樣單獨的和敬親王如此相對,還是第一次,但她又不好跟百里蕓走出去。

    任逍遙就想向敬親王匯報匯報思想工作,這樣比現在兩人尷尬的坐著要好一點,可他又一看敬親王一臉嚴肅地望著信紙,一時也不好再提工作了。

    就這樣任逍遙直坐得他渾身發熱,他感到神經都繃緊了。

    他穩住自己,試圖換一個方式來打破這個僵局:“王爺,最近你也沒到任家村來,大家都希望你多過去巡視一下呢。”

    敬親王眉毛揚了揚,仍然把眼睛放在信紙上,隔了好一會兒,敬親王才回頭道:“你有點緊張?”

    任逍遙心頭一怔,什么意思?莫非這就是敬親王要的結果,他有意讓自己緊張,為什么?何必如此呢?

    任逍遙勉強的笑笑說:“是的,是有點緊張。”

    敬親王沒有表示任何態度,依然看著信紙,氣氛一時又沉悶下來。

    他望見敬親王茶杯里沒有多少水了,就起身拿過水杯去加水,然后,恭敬地把水杯放回原處,

    敬親王這時候才收起信紙,說道:“想沒想過為什么你會緊張?”

    任逍遙當然知道了,但他不傻,自己說出來,找罵嗎?

    敬親王見他沒有回答就自己解釋說:“你緊張,是因為你明白很多事情,不可否認,你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但作為一個女婿,你知道你三個月前做了什么嗎?仟蕓她幸好沒事,要不然我怎么像她娘交代?“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敬親王沒有看任逍遙,他的眼光也很漠然,像是在講述一個古老的故事。

    任逍遙沒有及時的接上敬親王的話,他需要細細的咀嚼一會敬親王的話意,敬親王不會無的放矢的,他想要告訴自己什么?想要讓自己理解什么?

    可以說任逍遙是心思玲瓏,思慮周密的一個人,只需要很少的一點時間,任逍遙就理解了敬親王的意思,他可以說是在對自己發出警告,讓自己看清眼前的勢態,那么,在把這意思延伸一下,是不是他還在暗示自己,現在投靠過來,還為時不晚?

    任逍遙依然對敬親王是畏懼的,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說:“我這樣做的確有欠缺考慮。”

    敬親王“奧”了一聲,轉過了身來,直接的面對這任逍遙說:“那么我到想知道一下,你當時為什么那么做?”

    任逍遙是沒有辦法來直面敬親王那咄咄逼人的目光的,他低下了頭,小聲的,有點囁嚅著說:“是因為、因為....”

    敬親王眼中的寒意就更多了,他從任逍遙那膽怯的回話中聽出了更多的意思,那就是,假如自己不是百里蕓的父親,他任逍遙是不會對自己有所畏懼,就算自己是柳林市的第一人,就算自己可以主宰所有柳林市干部,包括他任逍遙的命運,但他依然不會對自己懼怕和妥協,這是敬親王不能容忍的。

    一個美女是受不了別人對她像貌的指責,一個富商是聽不得別人比他有錢,而一個權利人物,他是不能容忍別人對他手中權利的蔑視和褻瀆,但任逍遙卻很委婉的表達了這個意思。

    敬親王冷冷的看著任逍遙低垂下去的頭,這個乳臭未干的年輕人讓他有了怒火,他差點就忘記了今天任逍遙到來的目的,但多年為官,敬親王的心性早已經打熬得無比的老到成熟,他已經可以隨意的來駕馭自己的情緒,所以他散去了眼中的秋意,讓自己顯得儒雅沉穩,他雍容鎮定的笑笑說:“你該不會是想說,因為不想仟蕓守寡吧?”

    任逍遙沒有抬頭,雖然他感覺到了此刻氣氛已經松弛下來,沒有了剛才的寒意,但他還是有些擔心,敬親王很溫柔的在步步緊逼著自己,說是不好,說不是也不行,現在他腦子完全失去了冷靜,被這身份枷鎖住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