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256.

256.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華夏大陸,落日國,四季縣,天然居!

    任逍遙又一次的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后知后覺的鄭逸也終于反應了過來,知道他和他那道云英酒都被任逍遙利用了,心中苦笑不已,但同時也挺佩服任逍遙的手段。

    顯然,從他開口向任逍遙詢問那云英酒時,就已經陷入了任逍遙精心設計的圈套,由他那道云英酒的不足之處,到天然居的無膻羊,再到啤酒,真是一環扣一環,令人防不勝防。暗道,這個任公子果真是名不虛傳呀,難怪他能在短短一年光陰,就將天然居做到街知巷聞,的確是有些手段。..

    忽聽得小六子黃子軒道:“任大哥,你那啤酒在哪里呢?我咋沒有瞧見了。”

    這小子對新事物是毫無抗拒能力的,一聽到任逍遙說出那啤酒后,立刻去到長桌尋找起來,可是找了半天,也沒有找著那啤酒,不免感到有些困惑。

    眾人聽小六子黃子軒這么一說,登時都反應過來,紛紛上前詢問。

    “任公子,這啤酒當真有你說的那么神奇么?”

    “這啤酒在哪里啊?快拿出與我等瞧瞧。”

    “對呀,對呀,快拿出來瞧瞧。”..

    “是啊,任公子,你就別藏著掖著了,快點拿出來吧。”

    .

    這個小六子真是深得我心呀,每當我需要托的時候,他總是能冒出來,看來以后得少坑他幾次。任逍遙心里把小六子黃子軒祖宗十八代都給感謝了一遍。舉手道:“各位稍安勿躁,我這啤酒還有一個俗名叫做液體酒包,酒如其名,啤酒的精髓就在這‘酒包’上酒,倘若還得先在廚房做好。再端上來,未免展露不出我這啤酒的精髓,況且還有這么多美食在這里,大家還是先品嘗這些美食,再來嘗嘗我這啤酒吧。”

    “這些菜式,我都嘗過了,你還是快拿啤酒出來吧。”

    “就是就是,我們等不及了。”

    小六子黃子軒垂首頓足道:“哎喲,任大哥,這都啥時候了。就這些菜,咱們要吃改日上他們店去吃就是了,你快點把那啤酒拿出來吧。”

    .

    其余酒樓的掌柜和員外聽得眾人的這些言論,又見到桌上那幾乎沒有動過的菜肴,眼淚的是嘩啦啦的往下***心準備了數日,沒曾想到收獲的卻是客人們的不屑,早知如此,就該將自己的菜肴放在第一輪了。心里更是恨不得吃任逍遙的肉。喝任逍遙的血,真是連一條活路都不給。

    特別是那王員外,臉上哪里還有方才那般得意,就跟吃了大便似的。苦不堪言,他當初邀請任逍遙來,一是因為張春兒希望他能邀請任逍遙,二是他也想讓任逍遙見識見識王樓的盛況。可是到頭來,敢情全都是為了任逍遙準備的,還有比這更坑人的買賣不。他真的有把錢退給任逍遙。將其趕出去的沖動。

    任逍遙搓著手,為難道:“這這畢竟不是天然居呀,各位想吃的話,恐怕還得勞煩王員外呀。”

    王員外一聽這話,差點沒爆粗口,咬著牙道:“哪里,哪里,不知任公子需要甚么?”

    這老貨不會氣出病來吧。任逍遙呵呵道:“王員外請放心,東西我早就備好了,就連調味料也已經準備好了,如今只需要一個火爐和一些炊具而已。”

    四季縣縣令嗨呀一聲,道:“我還當是什么貴重東西,原來就這些,老王,速速拿來。”

    其余人也紛紛叫王員外快點把東西拿上來。

    王員外心在滴血呀,但也只能擠出一絲笑容,道:“不就是一個火爐么,那真是再簡單不過了,就算任公子要副棺材,我也會誠心奉上。”

    任逍遙哎喲一聲,一拍掌興奮道:“真的么?不知員外的那副棺材有沒有用過,新的我就要,反正這玩意誰都要用,有備無患嗎。”

    這哪是一個官,分明就是一個無賴呀,連老子的棺材本都不放過。王員外兩眼一翻,一口氣險些沒有提上來,自當什么都沒有聽見,也不敢多說,吩咐人去幫任逍遙準備了。

    鄭逸可不蠢,聽得他們倆的一番對話,也猜了個七七八八,認為任逍遙有些太咄咄逼人了,心里并不認同他的做法。

    沒過一會兒,吳小六、陳小柱就從后酒走了了出來,身后的三個助手,一人捧著燉盅,一人提著籃子,還有一人手中拿著一個大布袋。

    蔡敏德見到他們跟搬家似的,暗道,原來這小子是早有準備,呵呵,看來今后還是盡量少請這小子去翡翠軒的好。

    吳小六來到任逍遙身旁,小聲問道:“李哥,你嘗了我做的那道菜么?”

    任逍遙呵呵道:“當然,還不錯,不過魚凍還不夠均勻,還得繼續努力。”

    “哎,我曉得了。”

    “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都準備好了。”

    這時,王樓的酒保們也將火爐和一些炊具拿了上來。

    吳小六先是將大鍋置于火爐,又燒了一大鍋水,而陳小柱則是從那個大袋子里酒拿出一塊直徑約莫一尺來長的圓罐子來。

    眾人見到這罐子如此之大,不禁倒抽一口冷氣。

    他們的表情讓任逍遙很是滿意,打廣告嗎,自然得弄的夸張一點。尋求互動道:“眾位請猜猜,這么大一塊罐子得煮多久?”

    他話音剛落,小六子黃子軒忽然站出來道:“哎,任大哥你先別說。”他說著又朝著眾人道:“各位,今日小弟坐莊,咱們就賭這罐子得煮多久。”

    四季縣縣令眼中一亮,大聲叫道:“這法子好。”

    操!你這個奸商,竟敢搶我的生意,忒也狠了吧。任逍遙雙眼一睜,真是現世報呀。

    小六子黃子軒絲毫沒有顧忌任逍遙的感受,要來一根香,用木炭將這香分成十等份,再用木炭在一張大桌子上畫了十個格子。寫上一至十,將游戲規則簡單的說了一遍,無非就是酒煮好了,香燒到哪一格,買這一格的就算是贏,嘿嘿道:“各位請下注,買的多,賠的也多。”

    賭,誰不愛呀。眾人紛紛圍了過去。

    受到冷落了吳小六,委屈道:“李哥。咱們咋辦?”

    “你去殺了小六子。”

    “啥?這我可不敢。”

    “不敢就閉嘴。”

    任逍遙雙眼冒著火光,死死盯著此時正得意忘形的小六子黃子軒,忽然心念一動,朝著吳小六道:“六子,你知道這香得燒多久么?”

    吳小六點了點頭。

    “那你又知道咱們的酒得煮多久么?”

    吳小六一個勁的點頭,他似乎已經猜到了任逍遙的用意。

    “那就行了。”

    任逍遙從懷里掏了一錠銀子,遞了吳小六,道:“高調一點。”

    “我曉得。”

    任逍遙冷笑道:“小六子啊小六子,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

    吳小六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將銀子往第一格一放,大聲嚷道:“我李哥說了,他也想來玩玩。”

    小六子黃子軒酒色一緊。可是眾人的反應卻出乎任逍遙的意料之外,只見吳小六剛把銀子放下。那些剛下注第一格的人立刻拿回自己的錢,放到其他格子上去。

    我靠!任逍遙差點沒把眼珠子給瞪出來,感覺自己的人品在遭人踐踏一般。

    小六子黃子軒心里暗自偷笑,還朝著任逍遙眨了眨眼睛。甚是得意啊。

    買定離手后,小六子黃子軒為了公平起見,將香放到二樓去。由樊少白和幾位客人上去看管。

    任逍遙冷笑道:“六爺,可以開始了么?”

    “不敢,不敢。”小六子黃子軒得意一笑,道:“我這不是看大哥你燒水無聊么,才想出這個法子讓大家解解悶。”

    “任公子,快點開始吧。”

    任逍遙嘆了口氣,他很想告訴眾人,你們都被小六子黃子軒給坑了,但是就算說了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點頭道:“那好吧,可以點香了。”

    待上酒的人說“好了”,任逍遙立刻將罐子放入鍋中,蓋子一蓋。吳小六、陳小柱也將早就準備好的雞肉湯、羊肉湯、牛肉湯注入十個中等大小的碗內。

    他今日主要為了讓大家嘗鮮,所以用不著放足酒料。

    任逍遙見到眾人忐忑、興奮的表情,心想,也好,這樣一來,大家更能體會到我這泡酒的妙處。

    沒過一會兒,任逍遙鍋蓋一揭,道:“好了。”

    “就好了。”

    下巴登時掉了一地。

    樓上的樊少白興奮的喊道:“小六子,還沒燒過第一格。”

    眾人腸子都悔青了,個個一副懊悔不已的模樣,早知如此,剛才就應該跟任逍遙下注呀。

    “各位承讓了。”小六子黃子軒朝著周圍一拱手,豪爽道:“不過大家也別懊惱,待會我拿這錢請大家去樊樓不醉不歸。”

    他又不差錢,無非就是圖個好玩。

    眾人立刻轉憂為喜,轟然叫好。

    王員外見到此景,眼淚都快掉出來了,你小子在我店里,嚷著要去別店請客,有你這么坑人的么,我這辦的是哪門子的盛宴呀。

    任逍遙沒有理他們,自顧將酒夾出來,但見那金黃色的酒條,冒著熱氣,一彈一彈,水珠四濺,誘人至極。

    鄭逸、蔡敏德還有那張春兒可不關心賭錢的事,見這酒條如此神奇,不覺都是大驚失色。

    任逍遙將酒條平均放入十個碗內后,又從籃子里拿出幾罐早就準備好的罐頭肉,每碗加了幾塊肉,道:“你們誰先嘗?”

    (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