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263.多年之后

263.多年之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多年以后,落日國,京城,朝堂之上

    大殿門緩緩打開來,群臣依次進入大殿。在這期間,任逍遙一直在與丞相、敬親王交流,并沒有跟百里蕓有過任何交流。這讓百里蕓懸著的心,終于落了下來。

    群臣剛剛在殿里站好,百里天恒就身穿龍袍走了進來。

    行禮完畢后。

    百里天恒坐在龍椅上,掃視群臣一眼,目光只在百里蕓身上多停留了一會,隨后就道:“不瞞諸位,朕自從即位一來,這短短的幾個月,讓朕明白這皇帝還真是不好當呀,若想做一個明君就是難上加難。記得朕即位的當日,就遇到了一堆棘手的問題,這些問題也一直困擾著朕,讓朕寢食難安。”

    “臣等未能為君分憂,還請皇上恕罪。”

    群臣齊聲喊著非常虛偽的話。

    百里天恒擺擺手,呵呵道:“但是在昨夜,朕收到了兩道奏折,奏折上的內容正是關于那些困擾朕的問題,而且,也說明了破解之法,不管是否真的擁有,這都讓朕非常欣慰和高興,對于今日的早朝更是十分期待,這第一道奏折就是右丞相呈上的,這第二道么?”

    他說著突然往向百里蕓,道:“就是新上任的經濟使呈上的,朕看到經濟使的奏章后,非常慶幸當初的決定,若非如此,朕可就少了一位好幫手啊。”

    群臣紛紛驚訝的望向百里蕓,他們原本以為百里蕓作為一介女子,第一天上朝,肯定會非常低調,哪知道昨夜奏章就呈了上去,而且還獲得了皇上的夸獎,這已經不是低調了,而是一鳴驚人了。

    任逍遙倒是沒有絲毫驚訝,因為她知道百里蕓出任經濟使的目的,所以百里蕓這么做,也在情理之中,至于什么奏章,他歷來都是持以不屑的態度,他有事一般都是口述,很少上奏章,即便有也是丞相代寫,其實他是羞于筆墨呀!

    百里蕓不卑不亢的站出來,行禮道:“多謝皇上夸獎。”

    百里天恒笑著點點頭,朗聲道:“其實關于我大宋的弊端,早已經顯露無疑了,甚至可以說是世人皆知,但是一直無法解決,其中最為關鍵的,無非就是土地兼并和三冗的現象,朝廷也一直在求法改善這種現象,但是收獲甚少,朕即位后,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改變這一切,若這等現象不除,我大宋遲早會被此給拖垮。”

    “皇上圣明。”

    百里天恒又向丞相道:“右丞相,你在奏章上面說,此時乃是抑制土地兼并的最好時機,但隨后又說到不可蠻力為之,唯有一套完善的稅收制度方可做到兩頭兼顧,你且與朕說說。”

    丞相道:“回稟皇上,臣在商務局當任副經濟使時,曾針對土地做過很多調查,發現我國農夫只占有全國田地的三成,地主卻占有七成田地,而農夫占有我國人口的八成,地主卻只占有一成,可見這土地兼并已經非常嚴重了。”

    這一套數據說出來,群臣暗自咂舌,他們都知道這非常嚴重了,但是沒有想到差距這么大。

    百里天恒聽得是眉頭緊鎖,道:“你繼續說下去。”

    丞相又道:“其實這一現象,很多人都知道,我朝每每針對土地變法,均告失敗,臣以為其根本原因并非全是法之失,而是在于地主們的反抗。然而,地主也是民,與農夫無異,為什么這不到一成的百姓竟然能夠反對朝廷造福其余的八成百姓,原因很簡單,就是在地主中間,絕大部分都是朝中大臣,即便不是,也與這些人有著莫大的關系,這些官員在朝中的地位斐然,正是因為他們的勢力,才造成變法的失敗。”

    百里天恒嗯了一聲,道:“你說的很對,朕曾也親眼見到過。”

    丞相道:“而如今在皇上英明的決斷下,以前的舊官僚已經全部伏法,他們的田地也全部歸還朝廷所有,他們雖然是官,但同樣也是我朝名列前茅的地主,如果此時針對土地變革,無疑似乎是最好的時機。”

    這道理很簡單,就是趁著這些新上任的官員還沒有鞏固自己的權力,趕緊開始變法,越往后拖,變法遭遇的阻力將會越大。

    丞相又再繼續說道:“樞密使以前曾說過,土地能夠產生利益,那么可以將其視為貨物,在新法當中,提倡的是貨物的自由買賣,強行抑制土地兼并,等于是阻礙貨物的流通。”

    百里天恒轉目望向任逍遙。

    任逍遙點頭道:“我是這么說過,現在同樣是這么以為的,合法的土地買賣可以增強貨幣的流通,我絕不贊成抑制土地兼并,這是一種違反經濟自然規律的錯誤做法,也是很難阻止的了,但前提是要在公平的環境下,而非巧取豪奪。”

    丞相道:“對于樞密使的看法。微臣也深表認同,但是地乃民之根本,沒有土地的百姓,他們就好像沒有扎下根,這也是民變的主要的原因,所以,臣覺得對于土地的兼并,朝廷還是要加以限制,朝廷可以制定一套規則,在規則范圍內。你可以買賣土地,但是在規則以外,你若想要兼并土地,就必須付出高昂的代價,將最終的選擇權還是交給百姓和地主去自行處理。”

    百里天恒道:“你說的規則就是增田稅?”

    丞相道:“正是,這增田稅雖然已經漸漸在我國推行開來,但是由于當初朝中始終有反對的勢力,故此,推行的不夠徹底。而且當初的增田稅也不夠完善,還存在的許多漏洞,但是微臣以為,這增田稅將大有可為。”

    百里天恒點了下頭。道:“那你快詳細道來。”

    “微臣遵命。”

    丞相道:“關于增田稅,簡單來說,就是地稅隨著土地的增長,而成倍遞增。如果按以往的算法,一畝地的稅收是十文錢,那么十畝地就是一百文錢。但是采用增田稅的話,那么十畝地的地稅可能會是一貫,甚至十貫錢,在這種稅制之下,地主在兼并或者買賣土地的時候,就會更加慎重的考慮清楚,當他們手中的土地達到一定的數量時,再多的土地對他們而言,就成為了毒藥,因為成倍遞增的稅收,會讓他們入不敷出。

    朝廷可以將增田稅作為平衡地主和農民的主要手段,土地越多就意味著稅收越多,錢還是流入了朝廷手中,而朝廷可以拿著這一部分多出來的錢,去彌補農民的損失,以求達到兩邊平衡。

    另外,微臣建議在增田稅當中,添加兩個新內容,其一,就是應該將田和屋分開來規劃,因為如果將增田稅用于屋地上,這會阻礙新法,在新法的規劃當中,將會采用大量的非耕地,打造成工業區、商業區,在這方面,朝廷應當多多鼓勵商人利用這些荒蕪的土地,故此,當放寬地稅,而且如果某一個地主雖然握有大量的土地,但其中只有少部分的耕地,多半都是沙地的話,不能產生利益,增田稅對這種人也不公平。

    其二,就是關于朝廷近來收回的土地,微臣建議當將這些土地租借給附近居住沒有土地農民,但是對于這些歸朝廷所有的土地,若是采用增田稅的話,那對于雙方都不公平,因為朝廷就是地主。所以,微臣想了一套新的稅制,以前我們都是按畝數來抽稅,也就是一畝地必須得少繳多少糧食上來,如此一來,如果碰到天災,百姓將會面臨雙重打擊,于民于國都不利,為了避免這一點,朝廷可以按照每年每畝的收入,抽出稅收,例如,如果某一人今年的糧食收入是一百石,朝廷就抽取十石的稅收,明年是五十石的話,朝廷就抽入五石的稅收,這樣的話,稅收將會變得靈活起來,也方便調控,當然,朝廷也必須設定一個最低限額,鞭策農夫耕地,但是這限額不需要很高,而且在天荒的時候,也可以給與補助。”

    丞相言罷,不少大臣們紛紛點頭,很明顯,丞相的這一系列建議,都是造福窮人,而如今站在這殿上的大臣們,多半都是寒門子弟出身,他們不僅贊同丞相的意見,而且心里也對丞相生出不少好感,覺得這宰相非常有遠見。

    百里天恒嘴角微微露出一絲笑意,道:“諸位愛卿對于右丞相的建議,可有異議?”說著他目光瞥向任逍遙。

    看我作甚?任逍遙緩緩的低下了頭。

    奇怪,他難道一點意見都沒有?這不可能呀,平時只要一提到有關任何利益方面的事宜,他都是滔滔不絕,今日怎地這么老實?百里天恒眼中閃過一抹疑惑。

    然而,丞相也對任逍遙的三緘其口,感到有些困惑。

    敬親王突然站出來道:“啟稟皇上,微臣非常贊同右丞相的建議,但是有一點,朝廷必須要認真考慮,增田稅雖然靈活,但也因此變得很復雜,例如良田和荒地,耕地和非耕地,多少畝開始遞增稅收,才能夠平衡到農民、地主、朝廷的三方利益,一旦出現漏洞,反而會弄巧成拙,這一切都需要大量的數據才能支撐起來,所以,微臣建議朝廷應該慎重處理。”

    “嗯,三司使說的很不錯,這必須要仔細權衡,不能有絲毫失誤,否則一切努力將會前功盡棄。”

    百里天恒說著又瞥了眼任逍遙,見他還是沒有說話的意思,暗想,這廝不會真啞巴了吧。又道:“但是土地兼并一事已經刻不容緩了,朕不想再拖了,丞相。”

    “微臣在。”

    “此事就交由你負責,另外,商務局,三司,工部從旁輔助。記住,當朕看到這份計劃時,希望你們同時也能夠拿出足夠的理由來說服朕,否則,朕將會視你們玩忽職守。”

    “微臣遵命。”

    敬親王、百里蕓紛紛唱喏。

    任逍遙微微低著頭,眼角瞥了眼丞相,暗想,這家伙還真是一個人才,竟然從我身上偷走了這么多東西,還有利用我的經濟學來鞏固權力,tmd,干的真是漂亮啊!

    丞相這么做看似為國為民,大公無私,其實不然,但凡每一個新上任的宰相,他們都會立刻拿出一套政策來,博取民心,當初的王黼同樣也是這么做的,也贏得了百姓的擁護。

    而且,丞相非常具有針對性,前面任逍遙搞變法的時候,雖然他說的是為天下百姓造福,但其實他主要還是為了富人服務,因為這樣他就能更加從容的掌控全國的經濟,利于變法,而且他的理念就是用富人去致富窮人。以至于當時整個東京的富人幾乎都是支持任逍遙的,不過因為前面那場運動,任逍遙的這些支持者,也是損失慘重,這也是任逍遙當時不愿意上朝的原因之一。

    但即便如此,留下的富人還是以任逍遙馬首是瞻,丞相心里明白這一點,他也沒有想過從任逍遙手中奪取過來這部分勢力,因為這太困難了,索性就將目標轉向了窮人階級,而增田稅就是他收獲民心的主要手段,因為增田稅不管多么的完美,還是抑制了富人的財富增長,但是卻大大減輕了窮人的壓力,而且,他還能夠從任逍遙手中獲取了一部分的權力,也就是關于變法方面的。

    即便任逍遙知道丞相的目的,但是他沒有表現的非常憤怒或者郁悶,反而非常從容淡定,微微露出一絲詭異的笑意。

    百里天恒突然將目光轉向百里蕓,道:“經濟使。”

    百里蕓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氣,才站了出來,道:“微臣在。”

    任逍遙眼皮稍稍一抬,眼中閃過一抹擔憂,他其實已經料到百里蕓在今日一定會有所作為,因為她在朝中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單體,她身上也背負著巨大的壓力,她必須要趕緊表現自己,來緩解這股壓力,為自己,同樣也是為百里天恒證明,任命她為經濟使是正確的選擇。

    但也正因為如此,任逍遙擔心百里蕓會急功近利,弄巧成拙,為此他昨晚還打算去找百里蕓,但是最后還是打消了這念頭,既然百里蕓已經坐上這個位子,那必須得面對這一切,他也不能時時刻刻的護著她,所以,這還得百里蕓靠自己去改變那些的對她負面的觀念。

    百里天恒笑道:“相比起丞相的奏章,你的奏章更加令朕感到好奇,朕非常清楚的記得你奏章里面的一句話,生產除冗兵,選舉除冗官,前二者之合除冗費,朕應該沒有記錯吧。”

    百里蕓道:“皇上記得沒錯。”

    “那你就先說說何謂生產除冗兵?”

    百里蕓頷首答道:“微臣以為生產才是國之根本,也是國之大計,一切的一切,包括前面右丞相提到的增田稅,都是基于在生產之上,沒有生產,任何辦法都是徒勞。”(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