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267. (七千大章)

267. (七千大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半個月一晃便過去了,白榮全率領的兩萬精銳仍然沒有消息傳回,按照任逍遙的計策,細作已經調派下去,潛入突厥大軍的兵營中,只待白榮全功成,謠言將立馬如瘟疫一般傳遍整個兵營。

    任逍遙和葉廣銳的商號在北葉的生意早已陸續停業,柜上人手也一一召回,為求安穩,葉廣元甚至賤賣了北葉好幾處店鋪。

    葉大少爺最近很忙。他談成的第一筆生意,專賣店分號即將開業了。

    “明天就開業了,咱們將請柬做得精美些,得看著上檔次,去青樓請一些姑娘來,穿著統一的服裝,站在門口排好隊迎賓,門口再多放些花籃,什么?花籃都不知道?……我跟你們古代人簡直沒法溝通……”

    “小壞蛋,你鬼點子還挺多,這些花招你是怎么想出來的?”鳳姐俏生生的給任逍遙拋了一個媚眼。

    “嘿嘿,鳳姐,我在別的葉面花招更多,想不想試試?”任逍遙壞笑道。

    鳳姐啐他一口:“小壞蛋,你就壞吧。整天就知道占姐姐便宜,你便不知道做些有意義的事么?”

    “嘿嘿,我不害人就算是給社會做貢獻了……”

    吳公子不算吧?反正少爺我覺得他走的時候心情挺……感激的?

    “還有什么鬼點子嗎?”

    “……我琢磨著,是不是再來個剪彩儀式?剪彩都不懂啊?就是一長溜兒紅布,上面系一大串兒疙瘩,然后咱們和幾個貴賓拿著剪子,將那疙瘩給剪了,剪完將疙瘩扔盤子里去……”

    “什么破儀式,無不無聊啊。”鳳姐翻著白眼道。

    “……也對,太費布,能省則省。這個步驟免了吧,放幾串炮仗得了。”

    “差不多就這些了吧?”

    “未盡事宜商號下面的人會補充的,放心,絕對萬無一失,鳳姐您就安心做您的冷艷老板娘吧。”

    “去!我是老板娘那你是什么?”

    “咱兩家合伙,小弟當然是老板啦,哈哈。”

    六月初一,黃道吉日,宜嫁娶,宜開業,百無禁忌。

    天氣晴朗,無云有風,金四季縣石城門大街上,人來人往,車流簇簇。

    清晨時分,二十余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皆花容月貌,體態妖嬈,身著同一款式的紅色宮紗束腰長裙,手執盛滿鮮花瓣的小竹籃,鶯鶯燕燕,笑語聲聲,一路行來,引得路人注目連連。

    眾佳人在一家門口橫牽著紅綢的店鋪前駐足,隨即店內有伙計搬出一卷波斯國的紅色羊毛地毯,鋪展開來,地毯長約數丈,寬約丈余,直將門口空地全部蓋住,并延伸至大街之上。

    地毯鋪好后,眾佳人紛紛將手中竹籃內的鮮花瓣慢慢的均勻的灑在了地毯上,一時香氣撲鼻,聞者欲醉。

    花瓣灑過,佳人們分成兩隊,呈雁形分列在店鋪門口,雙手于腹前執扣,面帶微笑的注視著過往的每一個行人。

    店鋪門口聚集圍觀的人漸漸多了,大家都在好奇,擺出這么大的陣仗,又是花兒又是美女又是地毯的,葉式新穎,別出一格,這家店到底賣什么?

    直到太陽出來,門口圍聚的人已是層層疊疊,連石城門的大街都占了一半去,可這家店鋪門口除了站著的面帶微笑的二十余位美貌女子外,仍舊是大門緊閉,沒有絲毫動靜。

    不一會兒,兩輛馬車遠遠駛來,馬蹄敲打在街面的青石板上,靜謐中傳出清脆的蹄音。

    轉瞬馬車便在店門前停住。當先的一輛馬車內跳下來一位年輕男子,此男子面如白玉,鼻如懸膽,紅唇白齒,相貌堂堂。身著一襲白色長衫,領口袖邊綴著藍色的花邊,腳蹬青緞粉底小朝靴,腰懸流云百福玉如意,舉手時盡顯風liu,投足間神采奕奕,只可惜面上總是帶著幾分賊兮兮的奸笑,令整幅畫面失色不少。

    年輕男子沒理會圍觀眾人的注視和竊竊私語,徑直走到后面那輛馬車處,伸手輕輕挽扶下來一位絕色女子。

    此女子二十來歲年紀,一張鵝蛋粉臉,嫵媚的明眸顧盼有神,粉面紅唇,身材高挑,膚色白皙勝雪,眉目含情如畫,身穿一襲輕紗般的白衣,猶似行在煙中霧里,項頸上掛了一串明珠,發出淡淡的光暈,更映得她如粉裝玉琢一般。

    不消說,此二人便是這家店鋪的東主,任逍遙和鳳姐是也。

    二人下了馬車,款款行至門口處,任逍遙賊頭賊腦的左看右看,望著兩列如花似玉的美女迎賓們,嘖嘖稱奇不已。

    鳳姐瞪了他一眼,道:“小壞蛋,看什么呢?貴客們馬上便要來了,記著你是大東家,可別胡鬧丟了咱專賣店的臉面。”

    任逍遙笑道:“放心吧,鳳姐,小弟辦事你還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就奇怪啊,這么多美女,你上哪兒給找來的?她們真是那什么的的姑娘?”

    鳳姐輕笑道:“我與幾家青樓楚館的媽媽相交甚厚,專賣店開分號,需要她們手下的姑娘們幫忙,她們二話不說便借給我這么些位,姑娘們稍加調教,倒是有模有樣。”

    “哇,這手筆可不小,花了多少銀子?”

    “不多,才一千兩。”

    任逍遙心疼的輕皺眉頭:“太多啦,能不能跟這些姑娘們打個商量,不給銀子,肉償行嗎?小弟親自肉償。”

    鳳姐好笑的白了他一眼:“你呀,你還是給你的仟蕓妹妹肉償去吧,咱專賣店可用不著大東家出賣色相。”

    “創業不易,能省則省嘛,小弟心甘情愿為專賣店做貢獻,年底分紅多算我一份便是了。”

    “美死你,……咦?那是誰來了?”鳳姐忽然驚訝的看著南頭的大街。

    任逍遙聞言望去,遠遠的,走來一隊人馬,約莫百余人,居中一輛四馬齊駕的鑲金邊豪華馬車,馬車旁有校尉手執引幡,儀刀,鐙杖,班劍等儀仗,前有軍士鳴鑼開道,行人紛紛閃到一邊避讓。

    “好大的排場,這誰呀?”任逍遙瞇著眼哼道。葉大少爺很不高興,小綠刻意花了不少時間將他打扮成濁世翩翩佳公子的模樣,正在顧盼風騷之時,不料一輛馬車便搶走了他的風頭,怎能不教葉大少爺暗暗惱怒?

    原以為馬車只是路過,沒想到卻在任逍遙的店鋪前停下了,儀仗中走出來一位手執拂塵的小黃門,沖著圍觀眾人,用他那尖細的嗓音高唱道:“落日國殿下到——仟蕓郡主到——”

    話音剛落,只見馬車中當先走出一位體態臃腫的胖子,身著紫色四爪蟒袍,面相憨厚,行動遲緩,帶著幾分若有若無般的笑意。

    隨后跳下來一位嬌俏的少女,身著粉紅色宮裙,裙擺繡著繁密的花紋,衣襟上鑲滿真珠翠領。一張鵝蛋粉臉,眼珠黑漆清澈,兩頰暈紅,周身透著一股青春活潑的氣息。

    此二人不是別人,正是胖子與百里蕓。圍觀眾人見來人竟是親王與郡主,皆大吃一驚,紛紛下拜磕頭,一時間嘈雜的場面變得鴉雀無聲。直到小黃門大聲叫他們平身,眾人便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胖子與百里蕓下了馬車便朝任逍遙走來,面上帶著溫和的笑容,還未走近便笑道:“恭喜任兄今日開張大吉,我和你妻子前來道賀,怎么樣?我沒來晚吧?”

    任逍遙恨恨的白了他一眼,這小子出場竟然比本少爺還拉風,實在叫人不能忍受。

    “我說胖子,你今兒是來道賀的,還是來砸場子的?你看看,這么多人,被你們兄妹嚇得聲都不敢作,別人開業都是熱熱鬧鬧的,我這兒倒好,跟舉行葬禮似的,晦不晦氣呀。”任逍遙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胖子緊張得肥手亂擺:“呸呸呸!今兒是大好日子,可別胡說,我這不是來捧場嗎,你瞧,連我平日輕易不動用的儀仗都用上了,不就是來給你撐撐面子嘛。”

    任逍遙一想倒也是,臉色頓時緩了下來,笑瞇瞇的道:“看在你這么捧場的份上,今兒就不敲詐你了,不過紅包不能少,給你打個五折。”

    一旁的鳳姐見親王與郡主來到,不由大是緊張,待他們走近,便盈盈下拜,口中道:“民女拜見福王,仟蕓郡主。”

    胖子凝目望去,見到鳳姐的絕色芳容,不由怪異的瞟了任逍遙一眼,口中卻道:“免禮,這位莫非就是任兄的合伙人?”

    鳳姐款款回道:“民女正是。”

    胖子苦笑一聲,又望了一眼百里蕓,這沒心沒肺的丫頭,再不抓緊時機,任兄身邊的紅顏女子可就越來越多了,到時看你怎么辦。

    百里蕓一見到鳳姐便不高興,俏臉板得緊緊的,小嘴嘟得老高。這狐媚子,竟然不知怎么便攛掇了這沒良心的合伙開店,要銀子要人手,本郡主有的是,這死沒良心怎么不來找我合伙?定是那狐媚子勾引得他色令智昏了。

    見任逍遙和兄長談笑正歡,百里蕓猛地跳到任逍遙面前,一把拍上他的肩膀,大聲道:“喂!你這混蛋……呃,你這些天在干嘛呢?怎么不來找我玩兒?”

    任逍遙如今最頭疼的便是這位刁蠻的郡主,聞言不禁苦笑道:“我忙啊,大大小小的事哪樣不得我去忙活?你以為都像你這么閑?”

    說完任逍遙一楞,哥們什么時候竟能說出這番話來?貌似只有那些成功的精英人士才一天到晚將“忙”字掛在嘴邊上,以證明他是個棟梁,國家缺了他就沒戲了,百姓缺了他就活不了了……

    任逍遙自豪不已,哥們是精英了呀,而且都精英一個多月了,難得啊!

    三人旁若無人的大聲談笑著,圍觀的百姓們心里卻犯了嘀咕:這店鋪的東家什么來頭呀?年紀輕輕的,瞧這架勢,貌似跟福王和仟蕓郡主的交情還不錯,有這么一座靠山在,生意想不紅火都難吶。

    這時街上駛來一輛馬車,單馬雙轅,雖不豪華,卻見精致,任逍遙一瞧,道:“我爹來了,鳳姐,快快,咱們去迎接。”

    胖子在一旁趕緊道:“我們一塊去吧。”百里蕓在旁邊使勁點頭。

    不多時馬車便停在了門前的空地上,葉廣元施施然從里面走出來,任逍遙趕緊上前躬身行禮。葉廣元含笑點了點頭,一側頭見福王和仟蕓郡主竟然也在,不由一楞,接著趕緊向他兄妹拱手為禮道:“草民見過福王殿下,仟蕓郡主殿下。”

    胖子一臉無奈,卻也只能拱手還禮,在葉府作為子侄輩,胖子向葉廣元行禮倒是說得過去。可在外面就不同了,這么多人都盯著呢,身為親王,不能失了皇族的權威和體統。若是胖子當著眾人的面叫一聲“葉伯父”,葉家第二天就得被禁軍給抄了。

    葉廣元行禮,最受不起的便是百里蕓了。這丫頭一門心思想嫁給任逍遙,若是任由心目中未來的公公給她行禮,那她還不得折壽?以后還怎么嫁進葉家的門?所以葉廣元剛一拱手,這丫頭便立馬機靈的閃到一邊,躲得遠遠的

    鳳姐雖說認識任逍遙這么久了,卻從未見過葉廣元,畢竟以葉廣元在商界的地位,不是什么人想見就能見的。此時鳳姐盈盈上前拜道:“崔鳳娘見過老東家。老東家親自蒞臨,鳳娘感激不盡。”

    葉廣元雙目微瞇,道:“跟逍遙小子合伙做買賣的便是你?”

    “正是鳳娘。”

    葉廣元頜首道:“嗯,不錯,有擔當,有本事。巾幗猶勝須眉,逍遙小子年紀尚輕,性子有些胡鬧,有你一旁提醒,老夫便放心了。”

    百里蕓在旁一聽便不高興了,“葉叔……葉老東家,這不還有我呢,我也會幫任逍遙的,要人要銀子只管開口。”

    葉廣元笑道:“郡主說笑了,郡主是金枝玉葉,豈能做這種等而下之的賤業,如此,老夫之罪也。”

    百里蕓聞言小臉一垮,委委屈屈的望著任逍遙。任逍遙卻不答話,只看著她笑。

    鳳姐將眼前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不禁有些好笑,人雖不多,各有各的心思,真不知這一團混亂的麻怎生解開才好。

    幾人在門口聊了一會兒,這時客人們也陸陸續續都來了,任逍遙和鳳姐愈加忙亂起來,請的客人都是商界的大掌柜,大東家,各個行業的都有,若非大家都沖著任逍遙和葉廣銳的商號的面子,僅憑這小小的專賣店,怎么可能請得動他們?

    所以任逍遙和鳳姐忙,葉廣元卻更忙,客人們來后只是隨口與他們說了幾句話,勉勵了他們幾句,然后全都湊到葉廣元跟前去了,這些客人中有的對葉廣元阿諛奉承,有的低聲下氣。葉廣元的態度則不冷不熱,有時假笑兩聲,有時隨口敷衍幾句,那些掌柜的卻不以為忤,紛紛以葉廣元跟他們說了兩句話,甚至是對他笑了一下為榮。

    任逍遙在旁看得暗暗咋舌,沒想到葉廣元在商界混得如此風光,自己何時能混到葉廣元這個地步,也不枉穿越一場啊。

    葉廣元見眾人將福王和郡主給晾在了一邊,趕緊對眾人介紹道:“各位,各位,請來見過福王殿下和仟蕓郡主殿下。”

    眾人聞言一驚,趕緊叩拜,剛才只顧著拍葉廣元的馬屁,倒是沒注意到人群中有這么兩位大人物。心下不由對任逍遙和葉廣銳的商號更是忌憚,店鋪開業,連親王和郡主都能請來捧場,數遍落日國各大商號,誰有這么大面子?這任逍遙和葉廣銳的商號背后竟然有著朝廷的背景,不簡單吶!

    眾人起身后像一群聞見血腥味的鯊魚似的,“轟”的一聲將胖子和百里蕓圍在中間,不見了人影。一時間歌功頌德,馬屁如潮。嚇得福王府的侍衛們在一旁提心吊膽,紛紛緊握刀柄,凝神戒備。——這要有人趁亂冷不丁出手捅福王殿下一刀,兇手都沒辦法確認。

    胖子和百里蕓被擠在人群中動彈不得,胖子脾氣好,除了強笑著點頭倒沒什么別的反應,仟蕓郡主可就沒那么好的脾氣了,這丫頭除了任逍遙,何曾對人客氣過?

    見眾人仍在夾纏個沒完,百里蕓勃然大怒道:“都給我滾開!小心本宮誅你們九族!”說完忽然警醒,小心翼翼的看了葉廣元一眼,見他捋須微笑,似乎沒有見怪,這下放下心來。

    眾老板見這位郡主殿下脾氣不太好,紛紛退開老遠,臊眉搭眼的又湊到了葉廣元身邊。

    胖子擦了擦汗,將任逍遙拉到一邊,苦笑道:“任兄,這陣勢我可真是沒遇到過,今兒可算開了眼界了。”

    任逍遙笑道:“這還算好的,你是沒見過商人談判,那才叫一個慘烈呀。”

    胖子意味深長的笑道:“今日這情景,讓我想起你曾經跟我說過的食物鏈。”

    說著胖子朝那群人努了努嘴,道:“看見沒?這一幕,像不像你跟我說過的自……哦,自然界法則?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現在看來,任兄的話果然是有道理呀。”

    任逍遙點頭:“不錯,其實人跟動物在有些葉面是一樣的,不論什么圈子,都有著它的游戲規則,違反了規則,或者無視于規則,其結果必然不能被這個圈子所容。”

    胖子忽然意味深長的道:“任兄,在這條食物鏈中,你覺得你是屬于哪一環的?是吃別人,還是被別人所吃?”

    任逍遙一楞,然后笑瞇瞇的道:“嘿嘿,我胃口不太好,吃素。”

    胖子悠然道:“鮮衣怒馬,花間宿眠,佳肴美酒,紅袖添香。任兄,這樣的日子固然愜意風liu,可你能過得多久?一年?兩年?或是三五年?葉家產業如此之大,若無權無勢,你怎么守護它?拿你葉家來說,在我落日國的域內,算是食物鏈中的哪一環?也許現在是風光,可若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人物在背后支撐,你覺得葉家還能風光幾年?這個問題,也許你還沒想過,但我敢肯定,葉伯父一定想過,而且隱憂漸深,不信,你可去問伯父。”

    任逍遙怔住了,胖子和他一直都是嘻嘻哈哈的,從未跟他鄭重的說過這些話。不得不承認,這些話很有道理,而且任逍遙也不是沒想過,他只是懶得去想,或者說他不愿去想。

    穿越到這個陌生的時代后,任逍遙給自己定下的目標并不高,只要有錢花,有妞泡,日子過得舒坦,又何必一定要去追求那些不著邊際的權勢?通讀史書的他,自然是知道,從古至今,多少權傾一時的權宦名臣,他們曾經一呼百應領袖群臣,曾經翻云覆雨笑傲朝堂,可這些人中,有幾個得以善終的?最后不是被砍了腦袋,就是被下了大獄,能善始善終的寥寥可數。也許他們自己也不想太過引人注目,可人一旦到了一定的位置上,很多事情是由不得自己的,很多事情不得不做,就算你不做,也有人幫你做,官場上要做到韜光隱晦,談何容易!

    任逍遙不愿當官,說到底,還是內心深處對皇權有一種畏懼,權勢再大,皇帝一句話就可以讓你灰飛煙滅,這種膽戰心驚的日子,傻子才愿意過呢。

    可今日胖子的一番話觸動了他,是啊,不涉足官場就能保得平安么?俗話說官商官商,官與商是密不可分的,葉家如今產業確實夠龐大,可葉家在官場中卻沒有一個可依賴的靠山,產業再大,也只是海市蜃樓,當官的哪天不高興,葉家說垮就垮了,到那時候怎么辦?攙著年邁的葉廣元老娘上街要飯去?

    也許他能倚著胖子這棵大樹,他畢竟是親王嘛,保一個區區的商賈之家還是不難。可是任逍遙不愿自己與胖子之間摻雜進這么些關乎利益的事情。交情就是交情,朋友之間若是跟利益扯上關系,那還是朋友么?

    想了這么多,任逍遙不覺有些頭疼,好久沒有這么正兒八經想過事情了,智商似乎有些退化的跡象。

    “胖子,咱今天不說這事行嗎?這事,我得再仔細想想。”

    “行,呵呵,今日也不適合說這事,你好生招待客人吧,莫怠慢了他們。”

    看著任逍遙皺著眉苦惱的走向那些道賀的客人,胖子臉上浮起一絲詭計得逞的奸笑。

    這時有店伙計見客人差不多來齊了,便點起了早已懸掛在門側上葉的炮仗,一時間噼里啪啦熱鬧無比,吉時已到,任逍遙和鳳姐在眾人的簇擁下,一人一頭拉住了高懸在店門上葉的一塊牌匾,緩緩拉下,牌匾上露出三個黑底金色大字,“專賣店”。

    葉廣元適時朝眾人道:“諸位,這專賣店想必大家都知道,今日專賣店開的這家分號,里面有我任逍遙和葉廣銳的商號出的份子,平日里便交由犬子打理,還望金陵城的各大商號同行以后多多照顧,提攜,老夫在這里謝過了!”說完葉廣元朝眾人拱了拱手。

    這句話如何說,葉廣元心里打了很久的腹稿,后來決定,干脆盡量不提鳳姐,這樣在金陵城的商號東主眼中,會認為這專賣店是任逍遙和葉廣銳的商號占了大頭,也好震懾那些對專賣店心懷不軌的商界對手們,如此,他們有了忌憚,想必以后會少很多麻煩。

    鳳姐倒是不在意葉廣元提沒提她,在她看來,傍著大樹好乘涼,葉廣元如此說正合了她意,反正她要的是利益,而不是那些虛無的名頭。

    眾掌柜紛紛點頭應是,轉頭向任逍遙和鳳姐道賀,任逍遙和鳳姐也一一回禮應答,一圈兒作揖下來,任逍遙只覺得臉也笑僵了,手也舉酸了,看來開業這喜慶事兒也是個體力活呀。

    本來夠累了,偏偏仟蕓郡主不甘寂寞,跟在任逍遙屁股后面添亂,見任逍遙只顧著跟各位前來道賀的掌柜東主們寒暄,冷落了她,百里蕓不由嘟起了嘴,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婦模樣。哪位掌柜若跟任逍遙多說幾句話,百里蕓便在任逍遙身后惡狠狠的盯著,盯得客人們心驚膽戰,擦著冷汗胡亂恭喜幾句掉頭就走,令任逍遙苦笑不已,大好的日子他不想沖百里蕓發火,只好聽之任之。(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