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284

284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任府外,戰火愈燃愈烈。

    潘尚書鐵青著臉,站在任府正門前的廣場上,他知道,隔著這扇厚重的大門,里面有一個讓他恨了數十年,又怕了數十年的人,君臣二人,做了數十年的朋友,也做了數十年的敵人。只要抓住了他,這些年來一直纏繞著他的夢魘和陰霾便會一掃而空,這比做皇帝更讓他興奮。

    對任府的攻擊已進行了半個時辰,每次沖擊都被禁軍毫不留情的擊潰了。不愧是皇上身邊的親軍,在這關鍵的時刻,兩三千人竟然生生擋住了近萬叛軍的瘋狂攻擊。沒有堅固牢靠的防御工事,沒有刀槍不入的盔甲,禁軍們僅憑著手中的制式鋼刀長矛,便將叛軍一次又一次的擋在了任府大門之外,進一步都不可得。

    “老大人,命令軍士們放火燒屋吧!這樣打下去我們傷亡會很大的!”趙虎一向平靜的臉上,露出了些許的焦急。作為一名軍人,他只知道不擇手段的贏取每場戰斗的勝利,因為戰場形勢萬變,時間對敵我雙任來說都是最寶貴的,特別是現在,事涉身家性命,更是拖不起。

    “絕對不行!”潘尚書厲聲拒絕了趙虎的提議。

    “四路大軍一直沒有按約起事,老夫肯定他們已來不了了,也就是說,現在只剩你的這三萬人馬在城內支撐,只要城外任何一路駐軍進京勤王,你我二人都難逃一死。唯今之計,只有活捉皇上,挾天子以令諸侯,只需幾日,老夫遍布天下的門生故吏便會起而響應,各路大軍中忠于老夫的將領也會起兵擁戴,所以,皇上不能死!他若死了,你我便也走上了絕路,明白了嗎?”

    趙虎若有所悟的點點頭。接著又急道:“剛剛沖出去了幾百名禁軍,門下估計,他們是去城外搬救兵了,門下派兵追擊,已將他們殺散。可是為首的人卻不見蹤跡。”

    “為首之人是誰?”

    “任逍遙。”

    “是他?”潘尚書神色一變。眼睛微微瞇起,“他與龍武軍的馮仇刀向來交情匪淺,老夫估計任逍遙是去找他搬救兵了。”

    接著潘尚書冷冷一笑:“由他去吧,等他到了龍武軍軍營就會知道。馮仇刀如今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趙虎稍稍放了心,“鏘”的一聲抽出佩刀,朝叛軍士兵們暴喝道:“給老子再沖一次!天亮以前一定要給老子沖進去!”

    “沖啊!”士兵瞪著布滿血絲的眼睛,高舉兵器。潮水般的向任府大門又一次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神策軍軍營。

    太子正悠閑的坐在帥帳中,饒有興致的看著一幅京城地圖,地圖已被各種顏色的線條涂抹得凌亂不堪,看起來就像頑童在紙上亂筆涂鴉,然后又毫無興趣扔掉的一件棄物,可太子卻看得津津有味,仿佛在觀賞著一幅絕世的名家畫作。

    劉長生坐在太子對面,望著太子溫文爾雅的笑臉,心中隱隱感到有些不安。

    劉長生是神策軍的領兵大將。神策軍駐扎在離京城不足七十里的大營中。

    潘尚書造反,京城被叛軍攻破,現在叛軍已兵圍皇宮和任府,這些情報,他當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現在的他感到很惶然。雖說自己早已立誓效忠于太子,如今皇上被困在城內,可太子卻鬼使神差的深夜出現在了他的軍營之外,并且嚴命他不得妄動一兵一卒。他的內心在不停的掙扎。立誓效忠太子是一回事,可眼見皇上有難卻不能發兵救駕。對于受了數十年忠君教育的劉長生來說,仍是有些不能接受。

    不過他可不敢將心事表露出來,太子是個什么樣的人,他比誰都清楚。表面上看著溫文恭謙,實際上,太子狠毒起來,連他這個屢經陣仗,殺人如麻的將軍都不自禁的感到害怕和戰栗。

    “劉將軍是否等不及了?”太子眼睛盯著地圖,貌似不經意的問道。

    “末將不敢!”劉長生趕緊拜倒,惶恐的回道。他知道,若太子對他的忠心產生了懷疑,那么他肯定見不到明天的太陽。說來悲哀,神策軍內的將領,效忠于太子的并不止他劉長生一人,太子已將這支軍隊牢牢的掌握在他自己手中,他充其量只是一個表面上看來威風凜凜的傀儡而已,這樣的傀儡,神策軍中還有很多。太子殿下不會介意換一個上來坐這大將軍的位子的。

    “劉將軍不必惶恐,孤相信你。”太子溫和的朝劉長生笑了笑。若只看他的外表,誰都不得不承認,太子殿下將來會是一位仁和寬厚,聰明睿智的一代明君。

    劉長生聞言心里松了一口氣,低下頭稱謝,然后才起身。他在心中提醒自己,千萬不要亂說話,甚至連表情和眼神都得控制好,不能流露出一絲一毫對皇上的擔心,否則,現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太子殿下會毫不猶豫的鏟除任何他不相信的人。

    “形勢還是不甚明朗啊。”太子放下了手中研究了半天的京城地圖,輕輕的嘆了口氣。

    劉長生試探的問道:“敢問殿下的意思是——”

    “再等等吧,孤的老師若未得手,我等貿然起兵,豈不是為他人作了嫁衣?”太子淡淡的道,“只要老師殺了父皇,孤便有充足的理由率軍攻進城內,殲滅叛軍,為父皇風光大葬,然后……登基稱帝。”

    說到登基稱帝四個字,太子的眼中閃過一絲狂熱的光芒。

    “末將斗膽,若潘尚書活捉了皇上,挾天子以令諸侯,怎么辦?”

    “就算父皇被孤的老師活捉了,他也不會活得太久,父皇為對付老師,布置了好幾年,孤又豈能閑著?”太子笑了笑,眼中寒光四射。

    “只可惜我們手中的兵力太少了,不然此時攻進城去,亂軍之中,父皇和老師也許都不能幸免于刀兵,然后孤再將屠戮父皇的罪名推到老師的身上,天下人誰能說孤做錯了?”

    “殿下。我神策軍有五萬余人,城內潘尚書的叛軍只有三萬,若要殲滅他們,這些兵力似乎也足夠了……”

    “不行,就算殲滅了叛軍。神策軍的傷亡肯定也不小。你敢保證沒有別的軍隊暗中覬覦皇位嗎?若他們趁我元氣大傷之時起兵叛亂,怎么辦?”

    太子冷笑道:“螳螂捕蟬,孤要永遠做那只黃雀,絕不允許別人在孤的身后等著漁翁得利!”

    ---------------------------------

    一片殘垣斷壁之中。任逍遙正閉著眼假寐。

    他需要休息,今日的運動量實在太大了,對于不會武功,體質平平的他來說,已經是超負荷運轉了。

    但是他的腦子沒休息。他仍在不停的思考。

    潘尚書就像一個兇惡的不講道理的賭場莊家,他將京城甚至天下所有人的身家性命蠻橫的押到了賭桌上,不管別人愿不愿意,他都毫不在乎,他已賭紅了眼睛,像個瘋子般盯著賭桌上的骰盅,準備開曉結果。

    可憐自己這個養尊處優的大少爺,也不得不拿出全家老小的身家性命,陪著這個瘋子賭一把。而且在他揭曉結果之前,自己必須得做點什么,來改變這看似已不可改變結果。

    他現在不知道任府的形勢如何了,有沒有被叛軍攻破,爹娘。老婆和皇上有沒有被潘尚書抓住,在惶然和焦急之中,任逍遙的腦子轉得特別快,他知道。只有理智和冷靜才能救自己,救大家。

    輕輕的活動了下手腳。任逍遙心里已謀劃好了一個出城的計劃。這個計劃不算光明磊落,但只有這樣,他才能最大限度的發揮他的長處。至于他的長處是什么,——咳,不用說得那么明白了。

    整了整衣衫,任逍遙搜遍全身上下,只找到了一把殺手哥哥用過的小飛刀,就是這把刀射中了馬屁股,害得他差點丟了性命。盔甲和佩刀太過打眼,任逍遙早已將它們扔得遠遠的,現在他穿著一身富家少爺打扮的絲綢長衫,顯得很是普通,跟京城內任何一家的富家少爺一樣平凡。

    只要把表情演得像一點,誰都不會相信,這個滿面驚慌惶然無措的富家少爺,就是剛剛殺氣騰騰率領三百禁軍突出重圍的少年將軍。

    巷子外不時傳來叛軍的叱喝聲,看來叛軍對他的搜索還沒有停止,現在出去很危險,叛軍在城內已殺紅了眼,很多平民百姓都被無端的屠戮了。

    任逍遙找了口井,將自己的臉洗干凈,又整理了一下散亂的頭發,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剛剛睡醒的富家少爺。

    然后任逍遙忍住心頭的恐懼,貓著腰悄悄踱到巷子口,探出腦袋,賊頭賊腦的四下觀察著街上的動靜。

    終于,一個落了單的叛軍士兵映入了他的眼簾,士兵手里握著刀,不住的在街邊的草叢中撥拉著,嘴里不干不凈的罵罵咧咧,不知在罵著什么。

    任逍遙心內一喜,趕緊整理了一下臉上的表情,然后急急惶惶的跑到士兵面前,用一種畏縮懼怕的語氣道:“……這位軍爺,您,咳,您辛苦了!”

    士兵被嚇了一跳,抬起頭戒備的看著任逍遙,見任逍遙一身絲綢長衫,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茍,油光可鑒,臉上帶著謙卑討好的笑容看著他,士兵頓時稍稍放松了戒備。亂世之中,人命賤如草芥,不管你多有錢,兵亂之下,誰都不敢對當兵的不敬,眼前這位有錢的少爺就是如此。

    “你有什么事?”士兵還很年輕,才十五六歲的年紀,見平日里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有錢少爺對他如此恭敬,士兵心中不禁泛起了些許得意之情。

    任逍遙笑得很諂媚,不住的朝士兵拱手,態度巴結得就像妓院里的龜公看見了嫖客。

    “這位軍爺,您……呃,在忙嗎?”任逍遙擺出一副跟他搭訕閑聊的姿態。

    士兵翻著白眼,哼道:“關你什么事?”

    “哎,小弟我只想跟軍爺您交個朋友,您就說說嘛,城里亂成這樣,家里人都不安心,我出來打探一下消息。”說著任逍遙將一張銀票塞進了士兵的手中,臉上還討好的朝他笑著。

    窮當兵的何曾見過銀票這種東西?士兵一見手中的銀票,不由心花怒放,對任逍遙的態度也熱情多了:“不關你們家的事。我們只是奉命在這附近找一個人,找到我們就走,不會打擾你們,只要你們待在家里別亂跑,不會有事的。”

    任逍遙一臉疑惑道:“哦?你們找什么人?說說。看小弟能否幫得上忙。”

    士兵不疑有他。隨口道:“找一個年輕人,穿著盔甲,他娘的!弟兄們忙活了半個多時辰,鬼影子都沒找著!”

    “哦。那個年輕人是否穿著褐色的盔甲,盔甲背后還中了不少箭?”

    士兵聞言大喜,按住任逍遙的肩膀連聲道:“對對對,沒錯。”

    “他是否騎著一匹黑馬?”

    “對對對。”

    “他手里是不是還握著一柄血跡斑斑的刀?”

    “對對對,你知道他在哪嗎?”士兵興奮不已。兩眼發光的盯著任逍遙問道。

    任逍遙無辜的一攤手:“我不知道。”

    “你……你他娘的耍我?”士兵怒了,反手用刀指著任逍遙,翻臉比翻書還快,仿佛完全忘記了剛才任逍遙還給他塞過銀票。

    任逍遙臉色突變,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著,嘴唇也開始不停的哆嗦,面色蒼白的道:“軍爺饒命,饒命呀!我真的不知道,剛才我確實看見這么一個人躺在一面斷壁下來著。那人好象還受了不輕的傷,可后來一轉眼,那人卻又不見了,所以我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

    士兵聞言喜道:“等著,我去叫兄弟們。你再帶我們去那個地任看看……”

    見任逍遙用一種看著白癡的眼光看著他,士兵不禁一楞:“怎么了?”

    任逍遙搖頭嘆氣道:“雖然小弟沒當過兵,可也知道軍中立功升官都挺難的,你倒好。送上門來的功勞往外推,一個受了重傷毫無抵抗能力的人躺在那里等著你去抓。你還叫別的兄弟們一起去,生怕功勞分得不夠零碎是吧?嘖嘖……”

    說完任逍遙用譏諷的眼神看著士兵,仿佛在嘲笑他膽小怕死。

    士兵才十五六歲,正是血氣任剛之時,怎能受得如此一激?

    “走,你帶路,就咱們二人一起去!老子就不信,他能啃了我的鳥!”士兵一把抓住任逍遙的胳膊往巷子里走去。

    “哎喲,這位爺,您輕點兒……您放心,在下敢打包票,他對您的貴鳥絕對沒有任何興趣……”

    “…………”

    一柱香的時間過去,巷子里走出來一個人,此人身著叛軍士兵的衣甲,臉上帶賊兮兮的笑容,一雙眼睛骨碌直轉,好象隨時在打著什么壞主意似的。

    此人正是任逍遙,將那位血氣任剛的叛軍士兵騙進巷子后,任逍遙出其不意的摸出早已準備好的木棍,一棍子敲暈了他,然后剝下他的衣甲,腰牌和佩刀,就這么大搖大擺的走上了街。

    一邊走他還一邊跟路過的一隊隊叛軍熱情的打著招呼:“兄弟們辛苦了!事兒辦完了咱們去搶幾個漂亮娘們兒好好樂呵一晚。”

    他的手卻不停的在身上抓抓撓撓,媽的!怎么這么癢?被敲暈的那小子多久沒洗澡了?如此不講衛生的軍隊,怎么好意思造反?就不怕人家笑話?——話說,這小子沒得花柳病吧?如果得了那就糟了……

    “哎,站住!你是什么人?一個人在這里做什么?誰是你的頭兒?”一個渾厚的聲音叫住了任逍遙。

    別的叛軍都是一隊一隊的在城內巡弋,只有任逍遙穿著普通士兵的衣甲,獨自一人卻大搖大擺的走來走去,難怪別人會懷疑了。

    任逍遙心內一驚,回過頭,卻見一名校尉軍官模樣的人,正疑惑的打量著他。

    任逍遙趕緊走到他面前,低下頭抱拳恭聲道:“稟告大人,標下乃勇字營麾下第三小隊軍士,名叫劉大柱,任才兄弟們在城內任府外廝殺,卻被敵人的騎兵沖散了,標下正在尋找他們……”

    幸好任逍遙看過那個倒霉士兵的腰牌,不然可就糟了。

    “你是劉大柱?”校尉軍官滿臉驚訝的打量著他,接著又冷笑一聲:“那你可知道我是誰?”

    任逍遙心內又是一驚,這人語氣聽起來不太妙啊,莫非這兩人本就認識?

    任逍遙為難道:“這位將軍,您是否打仗的時候腦子受了傷?您都不知道自己是誰。標下就更不知道了……”

    見校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任逍遙趕緊討好的笑道:“標下雖然不認識您是誰,但可以肯定,您絕對不是凡人,瞧您的面相。將來絕對是手握重兵。雄踞天下的一任大將,標下不才,愿為將軍效犬馬之勞……”

    校尉冷哼一聲,似笑非笑道:“我倒奇怪了。劉大柱是我麾下小隊的兄弟,怎的一夜不見,不但模樣變了,連腦子都不靈醒了……”

    任逍遙心中一慘,完了完了!我命休矣!老子忒倒霉了。撞正大板,****的碰到誰不好,偏偏碰到了這倒霉蛋的直屬上司,老天爺不會想玩死我吧?

    校尉臉色一變,怒聲喝道:“給老子說!你到底是何人?劉大柱被你弄到哪去了?你冒充他意欲何為?”

    任逍遙面色立馬變得蒼白無比,渾身不停的顫抖著,終于控制不住,撲通一聲朝著校尉跪下,眼淚鼻涕一齊流了出來。顫聲哭道:“好漢饒命啊——求您放過我,別把我交出去!我有銀子,有不少銀子,都給您,求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

    校尉一楞,隨即神色大喜,自己瞎貓抓耗子,莫非抓到了一個重要人物?校尉大聲道:“快說!你的身份是什么?若不說實話。老子有十八種任法讓你死去活來!”

    任逍遙磕頭如搗蒜,不停的道:“是是是。小的說實話,絕不敢瞞將軍,小的名叫任逍遙,剛才從任府沖出來的就是我,可那不關我的事啊,是那狗皇帝拿刀逼著我沖出城去搬救兵的,我不想死啊,所以沒辦法,只好冒險沖了出來……”

    “你就是任逍遙?趙將軍下令全城搜捕的人就是你?哈哈!這下老子發達了!”校尉臉上掩飾不住的狂喜,哈哈大笑道。

    任逍遙仍趴在地上嚎啕大哭,雙手不停的捶著地面,模樣悔恨得痛不欲生:“……我錯了!我真的錯了!螳臂豈能擋大車,蚍蜉豈能撼大樹,不自量力啊!我不該執迷不悟,與趙將軍的天軍對抗,我應該早日棄暗投明,投到潘尚書溫暖寬厚的懷抱中盡情的撒嬌,我該死!我認罪,我伏法,我辜負了潘尚書,辜負了趙將軍,我……我不活了……”

    說完任逍遙忽然站起身,腦袋一低,朝路邊的一堵墻狠狠撞過去,演技逼真得好象真是萬念俱灰,一心求死的樣子。

    校尉正在為活捉了任逍遙而高興不已,這可不是一般的大功啊,潘尚書和趙將軍親自點名要抓的人,抓住任逍遙這一個,比他殺幾百幾千個敵人的功勞都大。見任逍遙想尋死,校尉怎能讓他如愿?任逍遙若死了,他的功勞豈不是大打折扣?

    校尉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任逍遙的腰,口中大叫道:“哎,你可不能死,千萬死不得啊……”

    任逍遙被叛軍校尉抱住,雙腳仍不停的虛踢著,兩手也不住的胡亂揮舞,語帶哭腔的大叫道:“讓我死,讓我死吧!活著也沒意思了,潘尚書肯定會殺了我,我滴這顆心挖涼挖涼的……”

    校尉雙手緊緊按住任逍遙的肩膀,讓他不能動,口中還勸慰道:“哎,好死不如賴活著,有什么事你可以當面跟趙將軍……”

    只聽得“噗”的一聲,校尉的雙眼忽然睜大,緩緩的低下頭,不敢置信的望著自己的心臟部位,他的心臟處正插著一柄小小的飛刀,插得不算太深,但部位找得非常準,鮮血不住的往外冒著。

    校尉覺得自己全身的力氣仿佛在一瞬間被抽空了,右手艱難的抬了抬,接著又垂了下去,然后整個人緩緩的倒在了地上,渾身直抽搐著,就像一頭被屠夫放干了血的肉豬在垂死掙扎。(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