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317.

317.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趙俊聞言忽然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咳嗽:“哈哈……銀子,官爵收買不了我,你又拿美色出來誘惑我,……任侯爺,任大人,這就是你所有的伎倆么?太老套了吧……”

    任逍遙也笑了,他此刻已知道,從趙俊嘴里問不出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來,他的嘴實在太緊,輕易不會供出幕后之人的。今日的盤問,算是毫無結果了。

    任逍遙笑得如天官賜福般和善,然后無奈的聳了聳肩道:“沒辦法,我這人不算太聰明,想不到別的好法子,不過按慣例,這個時候我該用最后一個法子了,當然。這個法子也很老套……”

    “什么法子?”趙俊心中忽然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任逍遙咧嘴一笑,白森森的牙齒閃閃發亮:“……扁你!”

    說完不待趙俊反應,任逍遙掄著王八拳,拳頭像狂風暴雨般使勁朝趙俊身上砸去,一頓拳腳下來。直揍得趙俊哭爹喊娘。抱著腦袋哀嚎不已。

    忽然,任逍遙的拳腳一頓,接著滿臉痛苦的表情,眉頭深深皺起。臉上肌肉不住的抽搐,嘴里大叫一聲:“哎喲!”

    趙俊見任逍遙拳腳停住,不由暗自奇怪,挨打時他雙手護住了頭,身上雖被揍了不少下。倒也沒傷著要害,于是他抬起頭,見任逍遙滿臉痛苦,心下驚疑不已,這家伙又耍什么花招呢?

    任逍遙沒管他什么反應,猶自捂著自己腰眼處,大聲呼痛。

    “你……你又耍什么花樣?”趙俊又懼又驚,他對任逍遙此人有一定的了解,深知此人小名堂多。愛耍小陰謀,不得不小心提防。

    “快,快……快幫我叫大夫……”任逍遙皺著眉,半閉著眼,嘴里哼哼道:“我他媽閃著腰了……”

    趙俊愕然:“…………”

    …………

    這他媽叫什么事兒呀!挨打的還沒怎樣呢。打人卻閃著腰了,盡管知道此時自身處于危險之中,趙俊仍有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見任逍遙扶著腰,皺著眉。在狹窄的山路上來回轉圈,以此來舒緩疼痛。趙俊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笑意,笑意漸濃,眼中卻露出興奮兇狠的光芒。

    這是唯一的機會,若想脫困,若想反敗為勝,制住任逍遙,把他交給上面,眼下便是唯一的機會!只消一個小小的空隙,一個小小的時機,我便能出手制服他……

    想到這里,趙俊不由得更加興奮了。任逍遙是上頭指定要的人,而且不論死活,如此一來,趙俊行事便少了許多顧忌。看著任逍遙扶著腰走來走去身影,趙俊攏在袖中的雙手不由緊緊攥成一團,右手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柄小巧精致的小刀。

    現在他要等的,便是任逍遙轉身的時機。

    狹長的山路上,寒風呼嘯而過,四周靜悄悄的,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機從趙俊的身上散發出來,漸漸在山路間彌漫,直至籠罩。

    果然,任逍遙扶著腰風騷至極的扭了兩下,然后呻吟著慢慢轉過身去,打算再轉兩圈,緩解腰部的疼痛……

    時機來了!

    趙俊嘴角噙著冷笑,傷痕累累的身體此刻如一只看見獵物的豹子一般,猛的騰身而起,閃電般撲向任逍遙,手中一抹雪白的刀光,直指任逍遙的咽喉。

    趙俊選擇的時機無疑是正確的,可惜他卻忘了,任逍遙盡管閃了腰疼痛不已,眼前卻是他的生死仇人,隨時都能要他老命的,面對這樣的人,任逍遙又怎會放松警惕?

    于是,就在趙俊手中的刀即將觸到任逍遙的那一剎那,狹窄的山路間情勢驟變,任逍遙忽然神奇的往旁邊一閃,堪堪避過趙俊手中的刀鋒。

    趙俊見任逍遙身子一動,心中暗覺不妙,可此時氣力已用老,來不及換招,明知任逍遙避過他的殺招,可他的身子由于慣性使然,仍不由自主的往前沖去……

    單是這樣倒也無甚打緊,頂多轉過身來再與任逍遙搏殺一番便是,此時趙俊手中有刀,任逍遙卻手無寸鐵,兩人雖說都不通武藝,可眼下趙俊的贏面卻比任逍遙大得多。

    想法是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趙俊還是低估了任逍遙卑鄙的本質。

    就在趙俊收不住式,由著慣性往前沖去的那一剎那,他的眼角忽然瞥見任逍遙臉上帶著一種莫名的笑容,邪邪的,壞壞的,就像一個惡作劇得逞的孩子般,笑得那么的開心……

    看到他的笑容,趙俊心底暗叫:壞了!

    果然,就在任逍遙讓過趙俊攻擊,趙俊又不由自主向前沖去的那一瞬間,任逍遙做了一件很卑鄙的事。

    這件事很簡單,任逍遙只是好整以暇的伸出了一條腿而已。

    可對趙俊來說,任逍遙的這條腿無疑很要命。

    于是趙俊不負眾望的……被絆倒了。就像匪窩的胡老三一樣,身子騰空而起,面帶驚恐的往山下……飛去。

    若換在別的地任,摔一交也無甚打緊,可這里是陡斜崎嶇的山路,而且山路兩旁荊棘叢生,尖銳如刀削怪石布滿山坡。趙俊摔的這一交,實在很不妙……

    說來話長,這一切的發生,也只是眨眼之間。

    任逍遙就這樣滿臉壞笑,眼看著趙俊一路高歌猛進的往山坡下滾去。凄厲的慘叫聲在寂靜的山谷中回蕩不絕。

    滾了十幾丈。趙俊終于被山坡上一棵大樹攔腰截住。這才止住了去勢。任逍遙嘿嘿一笑,得意道:“倒霉孩子,想暗算我?老子早防著你這一手了!”

    說完任逍遙小心翼翼的往山坡下走去,走到趙俊面前。發現趙俊已經昏過去了。

    任逍遙眼中殺機一閃,現下四顧無人,只消一刀下去,就能要了他的命,老子就可以拍拍屁股下山回京。回家摟著老婆親熱去了。反正從他嘴里問不出什么結果,這種人留在世上只會給自己添加無窮無盡的麻煩,還不如一刀宰了他拉倒……

    殺還是不殺?

    思來想去,任逍遙咬了咬牙,終于還是決定留他一命。

    必須得從他嘴里掏出點東西來,幕后指使之人不會死心,就算自己回到京城,針對他的行動還會一波接一波,敵人在暗。自己在明,哪能一一防住?唯有把趙俊的嘴撬開,知道幕后指使之人是誰,再采取行動,如此。才是解決此事的最佳辦法。

    想到這里,任逍遙收起了笑容,見趙俊仍舊昏迷不醒,臉上被荊棘和尖石劃得皮開肉綻。心下不由稍稍解了些怒氣。

    媽的!最見不得比老子帥的人了,這副模樣不就順眼許多了嘛。

    任逍遙轉了轉眼珠。不行,光這樣不行,老子得再給他弄點傷勢出來,不然留著活蹦亂跳的他,沒準什么時候又遭了他的暗算……

    想到便做,任逍遙掰開趙俊的手指,將他的小刀緊緊捏在手里,然后舉刀便待朝趙俊的腿上扎去。

    “二當家,二當家的!”山路上傳來土匪們的呼叫聲。

    任逍遙聞言心下一緊,急忙將手中的小刀收入懷中,站起身大聲招呼,眾土匪急忙上前,見二當家身邊還躺著一個昏迷不醒的男子,不由大是奇怪。

    胡子臉湊上前仔細一瞧,不禁大驚道:“這……這不是俊哥兒嗎?他怎么這樣了?”

    任逍遙也是一副驚奇的表情:“是嗎?此人是趙俊?哎呀!真是可憐,我剛從山下上來之時,見此人在前面山路的拐角處,不知怎的一下摔倒了,然后便一路滾到這山坡下面,唉,可惜我當時離他甚遠,來不及救援,實在是慚愧呀!”

    說完任逍遙一臉惋惜之色,仿佛為不能及時救援趙俊而自責不已。

    眾土匪目含敬意的望著任逍遙,紛紛贊道:“二當家的有心了,這也是俊哥兒運氣不好,怪不得你的,莫要太過在意。”

    當下眾人便合力抬起昏迷中的趙俊,往山上走去。

    任逍遙跟在后面懊惱不已,媽的!這幫王八蛋,早不來遲不來,老子要給他制造傷勢的時候你們正巧來了,這下好,上了山還不知這小子會對自己使什么陰招兒呢……

    任逍遙跟在眾人身后一邊走,一邊琢磨,趙俊雖說已經昏過去,但這只是暫時的,萬一等他醒過來,再沒膽子對自己行刺,而是發現形勢對他不利,偷偷跑下山怎么辦?山上的土匪們都認識他,絕對不會攔他,他若一跑,追查幕后主使的線索不就斷了嗎?

    得想個法子,讓他留在山上,半步都動不得,如此,自己才好從容不迫的想出辦法,把他的嘴撬開……

    思及至此,任逍遙眼珠一轉,快步跟上眾土匪,見土匪們分出兩人抬著趙俊,一前一后的往山上走著,任逍遙故技重施,伸出腿來,往后面那名抬著趙俊的土匪腳下一絆,土匪粹不及防,腳下一個踉蹌,然后不自覺的將手一甩一松,前面抬著趙俊的土匪忽覺重量沉了許多,再加上那一甩的離心力,手中一時便沒抓住,于是……

    苦難深重的趙俊又飛出去了,像一袋被人丟棄的垃圾般,在空中旋轉著飛落到山坡下……

    眾土匪全都楞住了,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俊哥兒怎么又飛走了?抬著趙俊的土匪楞楞的盯著自己的雙手,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仍沒想明白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

    時機難得,趁著土匪們呆楞的站著沒動,任逍遙立馬語帶哭腔,一馬當先朝山坡下沖去,口中悲憤的叫道:“趙兄!趙兄你又怎么了?”——為什么說又?

    一邊哭喊一邊跑,眨眼便不見任逍遙的人影了。

    眾土匪互視一眼,正待跟過去瞧個究竟,只聽得山坡一塊巨石背后,傳來一聲凄厲至極的慘叫聲,隨即任逍遙的聲音又響起,語氣異常痛惜:“趙兄!你怎么把腿摔斷了?來人吶!快來人!趙兄摔斷腿啦——”

    “什么?”土匪們大驚失色,趕緊跑到山坡下,卻見趙俊滿臉痛苦的雙手抱著右腿,不停的翻滾哀嚎,英俊的帥臉此時已滿是泥土,血痕,和汗水,形象頗為狼狽。任逍遙則一臉焦急的蹲在一旁扶著他,眼中的痛惜之色令人感動不已。

    土匪們湊近一瞧,見趙俊的右小腿部分已然變了形狀,仿佛被什么東西砸過一般,腿骨兩相折成一種奇異的角度,土匪們久經殺陣,一眼看去便知,這條腿是骨折了。

    見土匪們下來,趙俊如同見了救星一般,瞪著怨毒的眼睛,用手一指任逍遙嘶聲大叫道:“你們……你們幫我將此人殺了!”

    眾土匪面面相覷,滿頭霧水。他們弄不明白,俊哥兒這是怎么了?好好的干嘛要殺二當家的?只有胡子臉撓了撓頭,沒說話。

    任逍遙是被胡子臉一路運回青龍山的,他自然知道趙俊在京城便想殺了任逍遙,后來當家的為了救任逍遙,與趙俊鬧得頗不愉快。這事兒只有胡子臉一人知道,他對羅月娘忠心無比,自是誰也不曾告訴。

    任逍遙聞言無辜的望了土匪們一眼,嘴唇囁嚅著,好象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癟著嘴,帶著哭腔訥訥道:“趙兄,我……我怎么了?我又沒得罪你……為何要殺我?”

    眾土匪深以為然,紛紛目含埋怨的看著趙俊。二當家的為了救你,第一個沖上前去,對你如此關心,你怎能恩將仇報?

    胡子臉咳了兩聲,將腦袋扭向一邊。他人確實憨厚,可他不傻,這種私人恩怨,還是別摻和的好。

    趙俊見任逍遙這副做作的模樣,而土匪們仿佛都不愿動手,站在一旁動也不動,趙俊氣得差點吐血,指著任逍遙問土匪們道:“你們……你們為何向著他?他是你們什么人?”

    任逍遙仿佛正被撓中了癢處,聞言伸出手來一拂頭巾,動作瀟灑且風騷,然后瞧著趙俊嘻嘻一笑,和善至極的道:“正式認識一下,本人,任小五,京城人氏,現忝居青龍山二當家,江湖人送外號,玉面飛龍。幸會,幸會!”

    趙俊聽到任逍遙這番自我介紹,當場嚇得臉都白了。

    這家伙怎么成了二當家?自己不在山上這段時間,青龍山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見眾土匪紛紛點頭,證實任逍遙所言不假,趙俊不由急怒交加,指著任逍遙大叫道:“兄弟們!你們上當了!這家伙根本就不叫任小五!他名叫任逍遙,乃是朝廷的大臣,皇帝親封的忠勇侯,任逍遙的名字你們該不會沒聽過吧?這家伙騙了你們,他分明是朝廷的狗官!”

    眾土匪聞言大吃一驚,驚疑不定的盯著任逍遙使勁打量。土匪與官府是勢不兩立的,如若任逍遙果真是朝廷的大官,今日必要將他拿下,交給當家的發落。

    任逍遙聞言卻毫不慌張,配合的張開雙手,還極盡風騷的原地轉了一個圈,讓土匪們打量個夠,然后堆起他招牌式的賊笑,聳了聳肩,笑道:“你們覺得我這模樣,像是當官兒的料么?”

    此言一出,土匪們想了想,紛紛放松了戒備,然后一齊望著趙俊呵呵直笑,好象趙俊說了個天大的笑話一般,笑聲漸漸變成大笑,聲音回蕩在寂靜的山谷之中,驚起幾只鳥雀。

    任逍遙的一句話便讓土匪們釋懷了。是的,他們左看右看,任逍遙根本就不像個做官的材料,雖說當官兒的什么樣子他們很少見過,可在他們的印象中,官兒就應該像戲臺上演的那樣,一本正經的板著臉,端著架子,走起路來四平八穩踱著任步……總之,當官的絕不應該是二當家的這個樣子,更何況,這年頭不論土匪或是平民百姓,都知道朝廷大官最好虛名,試問有哪個大官愿意自降身份,放著好好的榮華富貴不去享受,跑來他們這窮山溝里當土匪?這人難道有病?

    至于趙俊口中所說的任逍遙的名字。他們也當然聽過,此人年紀不大,卻以一己之力,為國立過不少大功,退突厥。除潘黨。救帝駕,若說朝廷的大官里,土匪們硬要挑出一個對其稍有好感的官兒出來,這人無疑就是任逍遙。他立下的赫赫功勞。已在民間傳得神乎其神,土匪們私下談論時,倒也都承認,任逍遙這樣的朝廷官員不失為一條好漢。

    趙俊見土匪們哈哈大笑,似乎根本沒人相信他的話。他的心不由涼了半截。怎么會這樣?為何說句真話都沒人相信了?

    真作假時假亦真。任逍遙,你好手段!

    任逍遙也跟著土匪一起大笑,趁他們不注意,朝趙俊擠了擠眼,眼中盡是譏誚嘲諷之意。狗日的,想害老子?沒門兒!等著,看老子上山后怎么收拾你!

    “兄弟們,時候不早了,咱們該把趙兄抬上去了。耽誤了醫治可就不好了。”任逍遙拍了拍手大聲道。

    眾人七手八腳又將趙俊抬起,往山上走去。

    玉面飛龍任二當家跟在他們后面,心里有些小得意。把這小子的腿弄斷了,老子看他還怎么跑!以后咱們就在這青龍山上斗一斗法,看誰耗得過誰。如果等這小子腿好了,自己還沒撬開他的嘴,那也沒關系,再弄斷一條腿便是了。如果還是不行,哼哼。老子接著把他第三條腿也弄斷了……

    說來也是趙俊流年不利,上頭交給他的任務沒完成,任逍遙如今正好好活在這世上。今日上山本想與羅月娘和解,畢竟上次為了任逍遙的生與死,兩人鬧得很不愉快,沒成想半山腰上卻遇到了任逍遙,完整囫圇的一個俊俏小伙子,兩柱香的工夫楞被任逍遙整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連腿都被任逍遙生生砸斷了一條。想到若是被眾土匪們抬上山,養上兩三個月的腿傷,每天要面對任逍遙那個笑瞇瞇手段卻異常狠毒的笑面閻羅,趙俊不禁嚇得打了個冷戰。

    “不……我不上山……”趙俊忽然奮力掙扎起來,面色掩飾不住的驚恐。

    得知任逍遙莫名其妙做了青龍山的二當家,趙俊便明白形勢對他很不利,原本以為任逍遙被老老實實關在土匪窩里,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自己上山只消一刀宰了他,便萬事大吉。沒想到事態的發展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任逍遙不知怎的居然做了二當家,如此一來,土匪窩豈不成了他的天下,自己這一上山,跟羊入虎口有什么區別?

    趙俊極不配合的掙扎,土匪們自然沒法再抬著他,只好將他放在路邊,大伙兒瞧著他,紛紛面露不滿之色。

    趙俊顧不得許多,連聲哀求道:“求求你們,把我抬下山去吧,我真的不想上山……”

    話未說完,任逍遙從后面竄了出來,假模假樣握著趙俊的手,面露關心之色,溫言勸道:“趙兄,別鬧了,如今你的腿被摔斷,正該馬上上山醫治才是,別這么孩子氣,乖哈……”

    土匪們聞言,紛紛點頭稱是,然后又不滿的瞟了趙俊一眼,那眼神仿佛在瞧著一個耍小脾氣的任性孩子。

    趙俊欲哭無淚,手被任逍遙緊緊握著,渾身不自在,又不便掙脫,怕土匪們更覺得他不懂事。

    囁嚅了半晌,趙俊訥訥道:“我……我是想下山找大夫醫治……”

    任逍遙將臉一板,一本正經道:“趙兄此言差矣!山上的兄弟過著刀光劍影的日子,流血受傷已是家常便飯,俗話說久病成良醫,若論醫治跌打骨折,哪一個兄弟不比山下那些草菅人命的大夫強上許多?趙兄又何必舍近而求遠呢?”

    眾土匪受了二當家這一頓夸,紛紛面露喜色,心中直嘆二當家的慧眼識英雄。

    趙俊怎能不知任逍遙這番話的用意?聞言不假思索的拒絕道:“不,我還是下山去比較好……”

    任逍遙臉色一沉,慍怒道:“莫非你還是不相信兄弟們的手藝?怕他們把你治壞了?或者說,你對咱們青龍山的兄弟們心懷戒備,怕我們害了你不成?”

    這句話說得實在太過嚴重,土匪們都是不太聰明的直爽漢子,聞言當即便勃然大怒,本來就對趙俊剛才的作為不滿,現在瞧著他的神色更加不善了。

    趙俊此時有口難辯,說什么都沒人相信他,心下不由苦澀萬分。抬頭見任逍遙正看著他,臉上雖堆滿了笑容,可目光中的冷冽之意卻讓他生生打了個冷戰。

    此時他右腿已骨折,跑也跑不了,若仍執意不肯上山。土匪們沒準會被任逍遙那卑鄙小人挑撥得當場宰了他。好漢不吃眼前虧,再說山上還有羅月娘在,也許能保得他一時平安。(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