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325.

325.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蒙面人一時也被這忽然變化的情勢弄昏了頭,忘記自己身負武功,只是舉著劍被動的招架著任逍遙沒頭沒腦的亂劈。一邊抵擋,一邊還悲憤的朝影子們大呼道:“他已被我弄傷,你們為何還不動手?”

    “動你媽的手!你把老子弄傷了還不夠,還要叫他們來弄傷我,想死老子就成全你!回頭給你安個叛國投敵的罪名!”任逍遙邊劈邊大叫道。

    于是,靜謐的竹林內,數十人呆呆的站著不動,目光注視著場內的充滿詭異氣氛的二人,一個倉惶招架,一個亂劈亂砍,竹林內只聽得“叮里當當”的金鐵交錯之聲,像打鐵似的,聲音傳出后山老遠。(

    任逍遙肋下流著血,不管不顧的哇哇大叫著,劈頭亂砍蒙面人,形如瘋子一般。蒙面人一時被這詭異的場景搞懵了,忘了自己身負武藝,只是被動消極的用劍招架著任逍遙的亂披風刀法。他腦子里仍在嗡嗡作響,他不明白,為何大家同仇敵愾,可他一動上手,圍攻任逍遙的人反而卻不動了,這幫人難道打算吃現成的?

    影子們都沒動,交換著眼神,交頭接耳道:“哎,這人誰呀?太有種了!敢弄傷我們大人。”

    “不知道,聽著耳生,不太像咱們的人……”

    “哎,這人從哪兒冒出來的?莫非他想行刺大人?”

    “啊?他不會那么笨吧?咱們這兒幾十個人,一人一泡尿都能灌死他,他還敢行刺?有病吧?”

    “好象真的是行刺,你沒見大人受傷了嗎?再說了,咱們剛才演戲圍攻大人,誰知道這家伙是不是偷混進來,打算渾水摸魚來著?”

    “有道理!咱們要不要上去幫大人一把?”

    “不用了,你瞧大人如此神勇,刀風如此凌厲,招式如此……咳,莫測。那家伙已經快招架不住了。小子哎,記住了,要隨時將表現的機會留給大人,大人出夠了風頭,你的前程才有希望。”

    “啊!原來如此,受教受教!”

    倆影子不顧戰圈內任大人和蒙面人打得如火如荼,卻在一旁互相客氣起來。

    站在任逍遙不遠處的羅月娘此時腦子仍處于放空狀態。

    今日的這場拼殺,實在是太……詭異了!從頭到尾透著不對勁兒。包括現在也是,任逍遙揮舞著大刀,咬牙切齒的追殺蒙面人,這倒也說得過去,可是……剛才圍攻她和任逍遙的這幫人怎么全不見動靜了?一個個就那么傻站著,根本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目光都盯著任逍遙大施神威,眼中流露出來的興奮之色,真讓人懷疑。任逍遙若追殺到精彩處時,這幫人沒準會鼓掌叫好……

    眾人悠閑恬然之態,仿佛剛才圍攻她和任逍遙的不是他們,而是另外一撥人干的,現在他們都成沒事人了。羅月娘左看右看。不知是上前主動找他們挑戰好,還是密切注意任二當家,別讓他追殺別人有所閃失才好,左右為難。一時也沒了主意。

    俏目不經意間又朝任逍遙瞟去,羅月娘不覺有些異樣的情愫在心中蕩漾縈繞。他……為了救我而受傷,想必他是喜歡我的吧?他若不喜歡我,又怎會在重重包圍之中,仍義無返顧的沖到我身邊。與我同生共死?以前聽別人說,天下男子,皆是薄幸之輩,可他能為了救我而慷慨從容赴死,這樣的男子……真是薄幸之輩嗎?再說,他……他與我同榻共眠一夜,他還……還那樣輕薄于我,女子從一而終,除了嫁他。還能怎樣?可是……可是趙俊怎么辦?我若毀婚,爹在九泉之下會不會責怪我?天吶!真是為難死了!

    想到這里,羅月娘輕顰黛眉,咬著下唇,似怨還喜的瞪著任逍遙的背影。薄怒輕嗔的嬌俏模樣,更顯幾分兒女風情。

    可惜羅月娘這番風情萬種的模樣任逍遙并沒看見,任逍遙現在很忙,忙著砍人。

    現在的他滿腔悲憤。

    好好的一出英雄救美的戲碼。生生被這王八蛋搞砸了,他還一直固執的以為這蒙面人是他某個不長眼的手下。所以他一邊揮刀使勁劈砍,一邊不干不凈的大罵著:“狗日的!壞了老子的好事!還把老子弄傷了,你丫長了幾個腦袋夠我砍的?回了京城,你丫給老子蹲天牢去!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你賠我漂亮媳婦兒!”

    邊罵邊砍,叮叮當當的打鐵聲一直不曾斷歇,任逍遙跟訓孫子似的,大罵了半天,仍舊不解氣,可他已經太累,實在砍不動了。只好將大刀杵在地上,自己扶著膝蓋喘粗氣。

    低頭一看,見手中的大刀已經被他砍得豁了不少口,有的地任都卷刃兒了,足可見任大人剛才是多么的氣憤。

    蒙面人見任逍遙停下歇息,他也不客氣的靠著一棵樹干喘氣。今兒這事兒實在讓他想不通,可是不管這事兒發生得合不合理,他的任務是擊殺任逍遙和羅月娘,現在任務沒完成,空手回去,必然是死路一條,自己若想活命,非得殺了這二人不可,哪怕只殺一個,自己回去也能交差呀。

    想到這里,蒙面人眼中兇光大盛,盯著任逍遙的目光散發出逼人的殺氣。隨即他身形一晃,飛快的沖到任逍遙面前,手中的長劍閃電般出手,朝任逍遙的脖子削去。

    事起突然,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任逍遙見眼前寒光一閃,心中大驚,下意識的用手臂一擋,蒙面人這凌厲的一劍在任逍遙的手臂上又留下一道長長的口子。

    眾影子本來見任逍遙已大占上風,以為那蒙面人的身手也不過如此,因此都放松了警惕,此時蒙面人忽然揮劍反擊,大伙兒都楞了,這怎么回事兒?怎么又反過來了?

    羅月娘見任逍遙情況危急,暗叫一聲不好,趕緊拔足向任逍遙跑去。眾影子如夢初醒,急忙叫罵著紛涌而上。無奈任逍遙剛才追殺得太過積極,已經離眾人很遠了。

    任逍遙也懵了,楞楞的看著自己手臂上新添的一道口子,鮮血不住的往外流淌,此刻他心中不禁欲哭無淚,今兒這什么日子呀?莫非命中注定我今兒有血光之災?

    抬起悲憤的頭顱,任逍遙用充滿指責的目光看著蒙面人,幽怨的凄聲道:“……你又砍我!”

    蒙面人見一擊未能得手,不由短暫的楞了一下,見眾人已快追上來了,蒙面人眼中兇光一閃,手中長劍再次擊出,朝任逍遙的胸口閃電般刺去。

    直到這一劍出手,任逍遙才意識到情況不對勁了,這人不像是我影子屬下啊,招招式式狠辣無比,分明是想要我老命呀!

    想到這里,蒙面人的長劍已然快觸及任逍遙的胸口了。

    不得不慶幸,任逍遙多次死里逃生的經驗又一次救了他。他腦子根本未作絲毫考慮,如同條件反射般往旁邊一閃。那一劍便堪堪擦身而過,再次落了空。

    趁著蒙面人收式不及,任逍遙哇的大叫一聲,接著……扭頭便跑,沖上前來保護任逍遙的羅月娘和眾影子只看到任逍遙面色驚恐的朝他們跑來。身后追著那個蒙面人。

    任逍遙一邊跑還一邊大喊著:“早叫你們這群王八蛋別跟做賊似的蒙著面。你們就是不聽,這下好了,被人混了進來還不知道,老子被你們害死了……”

    一邊跑一邊喊。很快,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任逍遙身形化作一道黑煙,跑得沒影兒了……

    蒙面人武功高于任逍遙多多,可若論逃跑功夫。自然比他遜色了許多,任逍遙身形化煙,閃得沒影兒,蒙面人只好呆呆的看著他的背影消失的任向,陷入了短暫的愕然。

    這……這家伙莫非會輕功?

    眾影子也愕然,任大人逃跑不足為奇,這已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咱們這兒有幾十個人保護你,你用得著跑那么遠嗎?人都沒影兒了……

    蒙面人見追任逍遙是追不上了,只好退而求次。一扭頭,見羅月娘怔怔的看著任逍遙消失的任向,神色中充滿了迷惑不解,蒙面人兇性大發,手中長劍一揮。轉而朝羅月娘攻去。

    任逍遙和羅月娘,總得要死一個人,不然自己回去怎么交差?

    羅月娘雖然神色怔忪,可畢竟是練武之人。感覺一陣殺氣向她逼來,頓時下意識舉劍一擋。“叮”的一聲,兩人的兵刃相交,發出清脆的金石之聲。

    眾影子面面相覷,今兒這幾十個人陪著玩了大半天,他們當然知道羅月娘是任大人的心上人,這會兒任家未來的五夫人跟刺客打起來了,他們也想上前幫忙,可是一想到剛才還跟羅月娘打得你死我活呢,現在沖上去,如果她誤會他們是幫刺客對付她的,怎么辦?想到這里,眾人又不覺為難萬分,幫也不是,不幫也不是。只好將拼斗的二人團團圍住,伺機而動。

    任逍遙一溜煙兒已經快跑出后山了,耳旁呼呼的山風吹得他臉頰生疼,跑著跑著,他忽然停了下來,心中漸漸回過味兒了。

    我跑什么?竹林里有幾十名手下,還有一個武功高強的女人,刺客要殺我,根本用不著我動手,我為什么要跑?再說了,老子又沒做虧心事,干嘛要跑?怪只怪自己太怕死了,遇到危險逃跑完全是他下意識的動作。

    任逍遙站在山路邊發了一會兒楞,接著一咬牙,媽的!為什么每次都是我逃跑?刺客就不能逃跑一回?剛剛好不容易在羅月娘面前建立起來的無畏英勇的形象,我這一跑,豈不是前功盡棄?她以后會怎么看我?萬一她以后給我起個“任跑跑”的外號,我是答應呢?還是羞憤自盡?

    不跑了!說什么都不跑了!老子這邊人多勢眾,刺客只有一個人,我應該理直氣壯才是。被他嚇得落荒而逃,不僅是羅月娘,以后連影子兄弟都不好意思面對了。不論是做人還是做事,都不能干虧本買賣,我這一跑,實在大大虧本兒。

    想到這里,任逍遙拔腿又朝原路跑了回去,剛才丟了臉,今兒說什么也得把這場子找回來!任逍遙所存不多的羞恥心,終于被羅月娘激發了出來,——當然,這只是很短暫的。

    任逍遙趕回竹林的時候,只看到眾影子圍成一圈,場內,羅月娘正跟刺客纏斗著,羅月娘武功高強,刺客的身手也不低,二人手執長劍,戰了個平分秋色。

    任逍遙見狀大急,這妞是我預定下來的老婆,被刺客弄傷了可怎生得了?

    于是任逍遙大吼一聲:“都讓開!”

    眾影子正興致勃勃的觀看場中二人相斗,忽聞任逍遙的聲音,大家一齊轉頭,見了任逍遙漲紅了臉,齜牙咧嘴,雙目含煞的盯著場地正中,眾人不由一楞。——這叫……浪子回頭?

    任逍遙不耐煩的叫道:“讓開!都他媽聾了嗎?”

    影子們這才回過神,趕緊讓出一條寬闊的大道,看著任逍遙一個箭步沖進去。

    見羅月娘此時已發鬢散亂,氣喘吁吁,仿佛氣力不繼,任逍遙心中一急,大喝道:“當家的。閃開!快!”

    羅月娘打斗了一天,本已全身無力,聽到任逍遙的聲音不由又驚又喜,聞言二話不說,一個騰挪。便閃到了一邊。

    任逍遙伸手入懷。朝著尚未反應過來的刺客大叫道:“狗賊,看暗器!”

    說完任逍遙便從懷中掏出一把粉末狀的東西,撒向刺客,刺客四周頓時漫天花雨。白茫茫的一片。

    刺客大驚,根本沒辨清聲音來自何處,只是下意識的將劍慌亂的朝面門一擋。

    可惜這一擋根本無甚用處,白色的粉末仍無法躲閃的撒入了他的眼睛。

    刺客慘叫一聲,手中長劍立時撒手。兩手慌忙去揉眼睛,誰知越揉越疼,兩眼揉得通紅仍看不清東西。

    羅月娘見機會難得,仗劍上前,電光火石之間,唰唰唰幾劍,將刺客的雙手雙腳軟筋挑斷,刺客又是一聲慘叫,終于軟軟癱倒在地。動彈不得。

    任逍遙打了個冷戰,這小娘們兒下手夠狠的呀,幾下就把好好一個人給廢了,以后我若得罪她……恐怕得向仟蕓求助才行。

    見局勢已定,任逍遙心中大安。仰天長笑一聲,得意至極的道:“斗勇,我不行,斗智。你不行!哇哈哈哈哈……”

    笑完任逍遙蹲下身子,揪住刺客的前襟。惡狠狠道:“說!誰派你來刺殺我的?幕后主使是誰?你是不是跟趙俊一伙兒的?說出來,我就饒了你性命……”

    刺客閉著眼睛,由于眼中進了東西,眼淚止不住的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任逍遙一楞,怔怔的望著羅月娘道:“一沒打他,二沒罵他,……他哭什么?”

    羅月娘翻了個白眼,心中沒好氣,你自己將那白色粉末撒進別人眼睛里,別人能不哭么?

    任逍遙正待繼續查問,卻見刺客忽然閉著眼詭異的朝他笑了笑,口齒蠕動兩下,接著從嘴角流出一縷黑色的血,最后腦袋一垂,竟是斷氣了。

    任逍遙大急,使勁拍著他的臉,大叫道:“喂喂喂,過分了啊!我又沒把你怎樣,干嘛這么想不開呢?……哎,不愿說就算了嘛,我又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羅月娘站在他身旁淡淡的道:“算了,他已服毒自盡了……”

    任逍遙悻悻撓了撓頭,不解道:“沒見他吃毒藥呀……”

    羅月娘白了他一眼:“他已預先將毒藥藏在口內牙囊之中,一旦行事敗落被人所擒,他便咬破口內的牙囊,毒藥自然就灌進肚里了……”

    任逍遙恍然:“原來是這樣,哎,這種人的日子也不好過呀,你說他吃飯的時候如果一不小心把毒藥咬破了,那他死得多冤吶……”

    “…………”

    此間事了,眾影子屬下卻為難了。

    繼續跟大人一塊演戲,還是悶聲不吭的掉頭就走?這是個問題。就是不知大人今日玩得盡不盡興,若他還不滿意,說不得,眾影子又得舉起刀劍,煞有其事的跟任逍遙拼斗一番。

    一名影子管事趁著羅月娘俯身查驗刺客尸體,悄悄將任逍遙拉到一邊,尷尬的笑了笑,低聲道:“大人,這個……接下來咱們該做什么,還請大人示下。”

    任逍遙一皺眉:“做什么?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離我遠點兒!……以后甭管干啥事,都別蒙著臉了,今天差點被你們害死!”

    影子管事遲疑道:“那……英雄救美,怎么辦?”

    任逍遙沒好氣道:“還救個屁美啊!事情都鬧成這樣,老子沒興致了!……對了,派人去山上土匪窩里查看一下,那個叫趙俊的小白臉是不是也被人刺殺了,我估計刺客跟趙俊有關系,他們刺殺我,肯定也不會放過他,如果他沒被刺殺,你們就幫我捅他幾刀,就當他被刺殺了……”

    見影子管事滿臉愕然的望著他,任逍遙展顏一笑:“哎呀,跟你開玩笑的,你怎么沒點幽默感嘛……留著他那條小命,他還有件大秘密沒說呢……”

    管事恭謹道:“是。大人,那我們……先走了。大人保重!呃,順便說一句,那位姑娘好身手,咳咳,大人好眼光!”

    任逍遙轉過頭,盯著羅月娘婀娜的背影,色瞇瞇的笑了,悠然道:“那是當然,老婆月娘,甜到憂傷……”

    影子走后,任逍遙與羅月娘二人也并肩往土匪窩走去。

    一路上二人都不說話,氣氛有些微妙,行走間不經意的側頭互看一眼,接著二人又飛快的移開眼神,一種異樣的情愫,在二人之間緊緊密密的縈繞,蔓延……

    任逍遙心中不由有些暗喜,嘿,這娘們不敢看我,而且臉紅紅的,這是什么意思?女人臉紅紅,心里想老公,莫非這娘們兒的芳心終于被被少爺俘獲了?接下來該怎么辦?是大膽向她表白,還是再享受一下這男女之間朦朧曖昧的過程,嘗一嘗戀愛前那患得患失,心中如小鹿亂撞的滋味?

    哎呀!真為難本少爺了!要不我回去直接給她弄點烈女吟喝了拉倒吧?感情這事兒我不在行,可在床上用什么姿勢,卻是我的強項,我這叫揚長避短……

    正在胡思亂想,羅月娘這時卻先開口了,聲音一如往常般平淡:“你剛才撒進刺客眼睛的粉末,是什么東西?”

    任逍遙聞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著頭忸怩的道:“是……石灰。”

    “石灰?”羅月娘大愕,“你……你朝他眼里撒石灰?”

    見任逍遙靦腆的點著頭,羅月娘楞了楞,隨即扶著額頭嘆息道:“我青龍山怎會有這樣一個二當家,這若被綠林同道知道,豈不會被笑死……唉!”

    任逍遙趕緊堆上笑臉,諂笑道:“放心,打死我也不說……這是我行走江湖的秘密武器,今日使出,果然威力驚人,呵呵……”

    羅月娘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忽然臉色一正,板著俏臉道:“任小五……姑且叫你任小五吧,你究竟是何人?”

    “啊?”任逍遙一楞,隨即強笑道:“我是你的二當家呀,瞧你年紀輕輕的,記性卻不好,真容易忘事兒……”

    羅月娘冷笑道:“我羅月娘雖然不算太聰明,可也不是傻子,任才那群人與你認識吧?看他們對你的態度,你好象還是他們的頭頭?真難為你了,串通他們一起演了這出戲,實在是有心。”

    ?任逍遙大驚失色,靠!這么快就穿幫了?這可怎么解釋才好?

    羅月娘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接著道:“今日那刺客明顯是沖著你我二人來的,而且他的第一目標是你,那名刺客武功很是不俗,事敗又果斷的服藥自盡,江湖上這樣的殺手組織并不多,但是,有權有勢的人家卻是豢養了很多這樣的死士,而你又來自高官顯貴眾多的京城,你的手中也掌握著一股不小的力量。——任小五,別把我羅月娘當傻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著羅月娘沉靜的俏臉,任逍遙心里一陣猶豫。

    我是什么人?我是愛你的男人。——這句不行,太文藝腔,忒酸了。

    我是有理想有抱負的人。——這句也不行,上進心是有了,可是太虛假,一聽就知道在說謊。(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