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388.

388.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啊!真懷上啦?”任逍遙睜大了眼睛,巨大的驚喜充斥胸間,俊臉漲得通紅,雙手無意識的在半空揮舞片刻,語無倫次地問道:“我的?”

    “去死!”仟蕓勃然大怒,狠狠一腳踹去:“不是你的是誰的?”

    一把拉住笑吟吟的吳御醫,任逍遙不放心的道:“吳大人,你可瞧準了?我看你剛才只是隨便搭了搭脈,表現得很馬虎啊,要不,您再仔細瞧瞧?”

    吳御醫笑道:“任侯爺盡管放心,老夫一生瞧病無數,斷個小小的喜脈卻是十拿九穩,絕對錯不了。”

    任逍遙仍不放心,狐疑的打量了吳御醫幾眼,神情凝重道:“吳大人,您說實話,進宮當御醫以前,有沒有當過獸醫?”

    “……”

    吳御醫開了幾副固本安胎的藥,然后便陰沉著老臉,吹著胡子拂袖而去。

    ※※※

    任府沸騰了。

    天大的喜事,任少爺的正室夫人,仟蕓公主殿下懷上了任家的第一個孩子。滿府上下皆喜氣洋洋,四處宣揚傳誦。任家數代單傳,偌大的家業,人丁卻是單薄得可憐,幾代下來,仍是孤枝單葉,后繼乏人。如今任逍遙的正室懷上了任家的后代,對整個任府來說,無疑是件轟動的大喜事。

    任老爺和任夫人聞知消息,當即落下欣喜的老淚,連夜吩咐人準備牲畜香燭,第二天一大清早,便集合了下人在祠堂內拜祭任家列祖列宗,告慰祖宗們在天有靈,任家終于有后,離家族繁盛,開枝散葉的遠大目標大大邁近了一步。

    任老爺領著任逍遙在祖宗祠堂內哭得稀里嘩啦,如今任家家業龐大,兒子任逍遙又爭氣,不但封了官,還世襲了侯爵之位,使任家一步跨出了地位低等的商賈階級,成為名副其實的權勢門閥,最爭氣的還是兒媳仟蕓公主,眼看著就快給任家新添一口人丁,家業,權勢,后嗣都有了,任老爺老懷欣慰,他覺得就算他明天閉眼也瞑目了。

    任逍遙跪在祠堂內的青石地磚上,揉了揉跪得酸麻的雙腿,望著前任一排排祖宗牌位,和墻上依次掛滿的先祖畫像,任逍遙非常隱秘的撇了撇嘴。

    老婆是我看上的,孩子是經過自己日夜耕耘才懷上的,關這些祖宗們啥事?我老婆懷孕了,干嘛非得讓我來跪祠堂?還得畢恭畢敬的感謝祖宗保佑,真是笑話,我若不付出辛勤的勞動,你們再保佑有個屁用……

    任逍遙對這種忽視他個人勞動付出的封建迷信行為很不以為然。

    “錚兒,來,給列祖列宗上香,磕頭。”任老爺抹著眼淚道。他一個人跪在牌位前嘮嘮叨叨了半天,感謝的詞兒翻過來覆過去念了無數次,這才意猶未盡的住了嘴。

    任逍遙斜眼瞟了瞟牌位,干笑道:“爹,這個……任家有后,孩兒覺得我的功勞最大呀……干嘛非得感謝祖宗呢?我老婆懷了孩子又不是他們幫忙,靠的完全是自己的努力……”

    “嗯?”任老爺眉頭一擰,神色頗為不善。

    “要不……”任逍遙小心翼翼看了老爹一眼:“……意思一下就算了吧,后面獻祭,請神,祈福之類的程序,能免則免,孩兒政務繁忙……”

    “我打死你個數典忘宗的混帳東西!”任老爺忽然翻臉,不知從何處抄來一根半丈長的頂門棍,沒頭沒腦的朝任逍遙打去。

    “啊——爹,您冷靜點兒,這是祠堂,要莊重肅穆啊……”任逍遙挨了好幾下,大聲慘叫著,抱著腦袋便從祠堂大門竄了出去。

    “老夫見到你這孽子便冷靜不下來,今日老夫在列祖列宗面前非打死你不可!”任老爺須發齊張,怒發沖冠,抄著棍子跟著追殺而出,老頭兒年紀大了,身手卻依然矯健靈活,棍子舞起來呼呼生風,端的殺氣凌宵,有萬夫莫敵之氣勢。

    跪在祠堂門外的管家和下人們見任家一老一小兩位主子好好的卻忽然從祠堂里竄出,在祠堂外上演了一出追殺好戲,眾人不由感到莫名其妙,任家有后,這是大喜事,好好在里面祭祖,這父子倆又怎么啦?

    祠堂外,任逍遙一手捂著屁股,一手護著腦袋,正在上竄下跳,慘叫連連。

    “啊——爹,別打了,把孩兒打壞了,列祖列宗會怪罪您的,那樣多不好……”

    “放屁!列祖列宗在天有靈,只會拍手稱快!孽子,看棍!”

    “啊——”

    ※※※

    皇上寢宮內,十幾盞宮燈高高掛起,將寢宮照得通亮。

    太監和宮女們靜靜的肅立宮門之外,大氣都不敢出,站著一動不動。一隊隊巡弋的禁軍士兵沿著宮外狹長光滑的回廊,小心而警惕的次第踏步而過。

    皇上面色蒼白,不住的捂嘴咳嗽,他強撐著病體,正躺在病榻上,胖子手捧著奏折,一份一份的念給他聽,然后提出自己的見解,由皇上評價他處理任法的對錯優劣。

    望著白發蒼蒼,已然老態龍鐘的父皇,像寒風中一盞搖曳晃擺的孤燈,隨時都有可能被風吹滅,胖子心頭愈加心酸黯然,強忍著眼淚,念奏折的聲音也開始哽咽起來。

    皇上扭過頭,擠出一絲微笑,沙啞開口道:“無病,莫要傷懷,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朕若死了,這江山可就全壓在你一個人的肩上,無病,不要辜負朕的期望,記住你答應朕的話,將來,你要做一個有所作為的明君,仁君……”

    目光深沉的注視著胖子,皇上喟嘆道:“……你性子太弱,朕最擔心的,是怕將來會出現君弱臣強的局面,那時,朝堂動蕩,天下不安,百姓又會遭難,無病啊,你要記著,身為帝王,切不可存婦人之仁,該狠下心時,便需狠得下心,甚至牽連一些無辜的人也不打緊,為了天下安寧,這是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胖子含淚點頭。

    皇上瞧著胖子,欣慰的笑了笑:“趁著朕還能喘口氣,能為你做的,都盡量為你做好,將來你登基后,便可以無所顧忌的去實施你的主張和政見,朝堂之上不會有人掣肘,朝堂之外不會有人奪位,整個天下在你面前就是一張白紙,由你任意揮毫,妙筆生花……”

    胖子的眼淚終于落下,感動的望著皇上,哽咽得說不出一句話。

    皇上臉色沉了沉,渾濁的雙目定定望著宮門之外,語氣平淡道:“前幾日,任逍遙密奏,說壽王心懷不軌,而且拿到了證據。朕親自審理了此案,發現任逍遙所言屬實,壽王確實想趁朕平太子之亂的時機,西進興慶府,殺將奪兵,然后揮師進攻京城。幸好那晚任逍遙及時攔下了壽王的車駕,否則……等待著你的,又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事,無數百姓又要遭難。”

    胖子擦了擦眼淚,破涕笑道:“任逍遙那小子別的本事沒有,運氣卻是一等一的好……”

    皇上也笑了笑,隨即淡然道:“朕已將壽王削去王爵,貶為庶民,發配嶺南,終生不得入京,而英王,朕亦將他的藩地改封在極南之地瓊州,并嚴令他限期離京就藩,以后未奉詔不得私自入京,否則以謀反論處……”

    胖子吃了一驚,壽王有謀反之心,將他貶為庶民這沒什么好說的。可英王卻沒犯什么過錯,為何父皇也對他如此嚴厲?

    似乎看出了胖子的疑惑,皇上嘆了口氣道:“你們都是朕的親生兒子,朕這樣做難道不心疼嗎?可是,若對他們太過恩重,反而會滋長他們的不臣之心,朕不希望在死后,你們兄弟間為爭皇位而手足相殘,朕思來想去,唯有如此處置,才能避免那樣的慘劇發生,至于將來他們的命運如何,就完全看你的意思了。無病,你明白了么?”

    胖子想了想,若有所悟的點頭:“父皇,兒臣有點明白了。父皇施之以威,兒臣將來再對他們示之以恩,那時他們根基盡失,沒了謀反的能力,又感念兒臣的恩德,他們便不會再行謀反之事了。”

    皇上欣慰點了點頭:“朕還有件事要交代你,這一年來朝堂上下發生太多大事,以至于此事拖拖拉拉近一年也沒能騰出手去辦,如今朕老了,眼看沒幾天好活,朕把這件事交給你,這也是你登基后要辦的第一件大事。你要盡心辦好。”

    “父皇請吩咐。”

    “去年七月,嘉興知府李懷德密奏,江南七府,除嘉興之外,其余六府知府互相串聯勾兌,私改帳簿和戶籍,謊報虛報實收稅款,私下傾吞貪墨,數目非常巨大,此案據說與京中某些重臣也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父皇,此案如今可有頭緒?”

    “沒有,去年朕忙著處理潘文遠謀反一事,根本騰不出手來辦理此案,潘文遠伏誅之后,朕本打算令任逍遙下江南追查,可是任逍遙又被人劫持出城,旬月不歸,等任逍遙回京后,太子和壽王他們又開始蠢蠢欲動,這些事一樁連著一樁,朕無暇他顧,所以一直拖到今日。”

    “既然父皇屬意任逍遙追查此事,兒臣過些日子便讓他去查便是。”

    皇上思索了一陣,忽然笑了:“如今太子叛亂已除,天下安寧無事,任逍遙想必打起了享清福的主意,弄不好他也許還想辭官歸隱,從此了無牽絆的吃喝玩樂,若他知道我們父子倆此刻又在打他的主意,破壞他苦心構思的享福美夢,他的表情一定會很精彩……”

    胖子聞言一楞,接著哈哈大笑起來。

    寢宮內燭光搖晃,一對無良父子相視而笑,伴隨著斷斷續續的咳嗽聲,在皇宮上任的夜空回蕩飄揚……

    ※※※

    任府內。任逍遙正趴在床上享受小綠的全身按摩,忽然莫名感到一陣寒意。

    “阿啾——”任逍遙打了個大大的噴嚏,接著渾身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抬起頭來,警覺的四下張望。

    “少爺,你怎么了?”小綠不解的問道。

    “我感覺到一股猥瑣邪門兒的妖氣,正鋪天蓋地向我席卷而來……”任逍遙凝神四顧,咬著牙惡聲道:“媽的!老子最近幾日必會犯小人……”

    江南揚州府城外。

    庭院依舊如往常般破敗,院外的垂柳沿著蜿蜒的運河,整齊的排列在河邊,嫩綠的新枝悄悄垂入水中,隨著波光搖擺輕拂,如同情人溫柔的手撫過面頰。

    庭院后堂,楊成老老實實跪在白玉地板上,正在向珠簾后的主人稟報近來京中的情勢。

    “太子果然敗了。”珠簾后的主人長長嘆息。

    “是的,主上,神烈山一戰,太子私軍八萬余人全軍覆沒,皇帝下旨,所有叛軍盡皆屠戮,拒不受降。另外,太子勾結的幽州柴夢山所部邊軍五萬余人,亦在長江北岸被夏州邊軍包圍,柴夢山率部突圍,剩余二萬余人,往北逃入了突厥草原。”

    “哼!好手段!好狠毒!太子城府心計夠深,可比起皇帝來,還是差了火候啊……”

    “主上……”楊成猶豫了一下,開口道:“據屬下打探,此次太子謀反,皇帝固守神烈山頂,可真正調集夏州邊軍,奪京城城防兵權,甚至調兵馳援皇帝的,乃是……任逍遙!”

    “是他?”珠簾后,主人的語氣顯得有些吃驚:“怎會是他?那個不學無術,只會偷雞摸狗的潑皮無賴?”

    “是的,主上,屬下不敢有任何隱瞞。據說這次針對太子謀反,皇帝事前便已布置妥當,任逍遙此人在其中出力頗多。”

    怔怔半晌,珠簾后,主人若有所思:“一介商賈賤民,形貌跳脫輕浮,太子兵敗竟是因為此人……看來,我得重新看待他了,幸好此次京城之亂,我沒有參與其中,當初決定謀而后動是對的……”

    頓了頓,主人淡淡道:“京城還有何消息?”

    “平叛之后,朝堂內太子一黨的大臣們盡皆被清洗,或貶或斬,皇帝已正式下旨,冊封福王為太子,即日監國,同時查實壽王欲謀不軌,皇帝已將壽王削去王爵,貶為庶民,發配嶺南。英王藩地改封在瓊州,并限期離京就藩……”

    “將諸皇子和大臣們貶的貶,驅的驅,他這是為福王登基鋪路啊……”主人嘆了口氣:“皇帝病重,是否大限將至?”

    “是的,這幾日的早朝已停,聽說皇帝在寢宮臥床不起,神智幾度昏迷,宮中尚禮監和朝中禮部都已開始著手準備大喪之禮了。”

    “他……算得上是一個好皇帝……”珠簾后,主人的語氣有些復雜:“……只可惜,時運不濟,徒勞一生亦無所作為,令人扼腕嘆息……”

    楊成垂著頭,跪在地上不敢發一語。

    “裊裊呢?”

    “裊裊已順利的潛伏在福王身邊,只是裊裊回報說,福王似乎對她起了疑心,防備頗重。”

    “那就讓她繼續潛伏,爭取到福王的信任,關鍵之時,我有大用。”

    “是,主上。”

    “看來,我得動身回京城一趟了。”主人輕輕嘆了口氣。

    ※※※

    “啊……夫君,幫我遞一下桌邊的茶水,我要……不,我肚子里的寶寶要喝水了……”仟蕓懶懶的斜倚在躺椅上,兩名丫鬟一個給她捶腿,一個給她捏肩,像只寄生蟲般幸福的享受著身旁下人們的侍侯。

    任逍遙正在撥著算盤珠子,計算太子的家產,皇上命他將抄太子府時所得的臟銀全數上繳國庫,可任逍遙是何等人物?你要我上繳我就上繳,那我不是白忙活了?于是,在這個晴朗的春日里,夫妻二人坐在院內,仟蕓倚在躺椅上舒服的曬著懶洋洋的太陽,而任逍遙則撥著算盤珠子,凝神思考上繳哪些,截留哪些,最后莫名其妙失蹤不見的又會是哪些,夫妻二人一靜一動,形成鮮明的對比。

    任逍遙算得滿頭大汗,抬起頭,瞟了一眼仟蕓:“你的那杯茶,離你不過半尺距離,伸手就能端到,不用勞累本夫君親自端給你吧?”

    仟蕓撒嬌般嘟起小嘴:“可是,我肚里的寶寶說了,他想喝他爹端給他的茶水……”

    任逍遙面孔抽搐了一下,終于站起身,將案幾上的茶盞遞給仟蕓,仟蕓高興的接過,笑得眼睛瞇成一彎新月,很是可愛。

    任逍遙瞄了瞄仟蕓依舊平癟的肚子,不懷好意地笑道:“跟你肚子里的寶寶說一聲,若想出生后少挨老爹的打,現在就給我安份點兒,少出幺蛾子,否則老子把他的***彈腫……”

    “去你的!有你這樣當爹的嗎?”仟蕓又氣又恨的捶了他一拳:“咱們的兒子將來必定出將入相,比你有出息多了。”

    任逍遙眨眼笑道:“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個兒子?”

    仟蕓仰起小臉,非常有自信的哼道:“女人的直覺,我說他是兒子,他就肯定是兒子!”

    瞧瞧這公主多霸道,連小孩的性別都定死了,老天爺上哪兒說理去?

    任逍遙有點擔心,為全京城的婦女同胞們擔心,若仟蕓真生了個兒子,他老爹是權勢熏天的二品大臣兼世襲忠勇侯爺,他老娘更是華朝金枝玉葉的公主殿下,而他的爺爺則是華朝最有錢的商人,他的外公……唉,他的外公赫然是個皇帝,他的胖子舅舅也馬上快當皇帝,將來他長大了如何得了?出生在如此富貴之極,集財富和權勢于頂峰的超級夢幻家庭,媽的!這小畜生還不翻了天去?將來一個個無知而又可憐的少女挺著大肚子找上門來要他負責,我是該夸他泡妞有任,還是把他朝死里打?

    嘖嘖,蛋疼……

    仟蕓自從懷上孩子后,變得比以前更跋扈了。身為正妻,懷上了任家的第一個孩子,從此任家大婦的地位愈發牢固不可動搖,而且也去了她長久以來的心病,女子出嫁從夫,若沒給夫家生個一男半女,不管她的身份多么尊貴,背地里總是要被人恥笑的。

    如今仟蕓可算是揚眉吐氣,半年多的郁悶之情一掃而空,小小的俏臉洋溢著心滿意足的笑容,萬分坦然的享受著下人們殷勤的侍侯。

    站起身,仟蕓輕輕扭了扭腰肢,舒服的嘆了口氣,伸了個懶腰,貌似闌珊,實則得意的道:“躺得真累呀,夫君,陪我四下走動走動,可好?”

    任逍遙恨得暗暗咬牙,她這哪是走動呀,分明是滿任府的轉悠,炫耀自己是任家的功臣,享受任家下人們的贊譽和羨慕的目光,然后再陶醉的晃悠到爹娘的身邊,繼續接受爹娘贊不絕口的稱頌和感激,最后在贊美和感激聲中,帶著一臉滿足的神情,飄回自己的小院……

    反正這幾日她就是這么過來的,不可理喻的古代女人!

    “哎哎,宓兒,我說你消停點兒行嗎?”任逍遙苦著臉,望著仟蕓還沒出門便已換上的得意表情,有種想把她按到床上,扒掉她的褲子抽屁股的沖動……

    “不行,你常說的,要經常走動,將來寶寶生下來才健康……”仟蕓執拗的皺了皺鼻子。

    攤上這么個老娘,想必肚里的孩子若有知,也會羞得無地自容吧?

    “就算走動,你也不必這副模樣吧?才兩個月而已,你干嘛一定要把肚子挺得那么明顯?不怕把腰折了?”任逍遙對這個冒牌大肚婆很不以為然。

    “就要!不挺肚子別人怎么知道我懷孩子了?”

    “……”

    任逍遙沉沉嘆息。

    懷了孕的女人是妖孽,還有八個月,這日子可怎么過呀?

    看了看天色,已是黃昏,任逍遙小心的扶著仟蕓,任府的下人和侍衛一部分在前開道,一部分在后面殿尾,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開始滿任府的瞎轉悠,知道的這是任家少夫人散步,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太后出行,排場大得離譜。

    剛走到花園邊的小廊子上,卻見前面孫管家領著宮里的曹公公急匆匆的朝他們走來,曹公公滿面惶急,走得跌跌撞撞,任逍遙和仟蕓見狀,夫妻互視一眼,一顆心漸漸沉入谷底。

    “公主殿下,任侯爺,快,快!皇上宣二位進宮……”曹公公人還未到,便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曹公公,發生什么事了?可是皇上……皇上他……”任逍遙心頭升起不祥的感覺。

    曹公公嘆了口氣,搖頭不語,神色間悲傷無比。

    “父皇……”仟蕓悲呼一聲,眼淚止不住的流下,身子站立不穩,微微搖晃。

    任逍遙趕緊探手扶住了她,回頭吩咐道:“快!備車!”

    ※※※

    馬車飛快駛出任府,朝皇宮奔去,禁軍驗過腰牌,任逍遙和仟蕓命馬車徑直往內宮駛去,車至金鑾殿前的廣場,任逍遙扶著仟蕓下了馬車,二人便急匆匆往皇上寢宮跑。

    今晚的皇宮籠罩在一片肅穆的氣氛之下,禁軍的戒備比以前森嚴了許多,無數禁軍士兵手執長矛利劍來回巡弋,警惕的注視著周遭一絲一毫的動靜,肅殺瑟然,如臨大敵。

    任逍遙拉著仟蕓的手,望著皇宮內比平常森嚴得多的戒備,他的心頭越來越沉,一面急著去見皇上,一面又擔心仟蕓有身孕,跑快了會對肚里的孩子有影響,一時為難不已。

    二人趕到寢宮門前,見朝中文武大臣皆已到齊,眾大臣不管心中是否真的悲痛,他們的表情都是一副痛切悲傷之色。眾人聚在殿門外,三五成群,正在小聲的議論。

    見任逍遙和仟蕓趕到,眾大臣紛紛行禮,任逍遙顧不得回禮,一把扯著一位大臣,急聲問道:“皇上呢?他情況怎樣了?”

    大臣搖頭嘆息:“入夜后,皇上忽然吐血不止,隨即昏迷,御醫診治后,剛才醒轉,御醫說,怕是熬不過今晚了……”

    任逍遙和仟蕓如遭雷擊,楞了一會兒,隨即任逍遙跺了跺腳,抓著仟蕓便往寢宮內闖去。

    大臣在他身后急忙喊道:“任大人,皇上現正召見太子,您先別進去呀……”

    任逍遙理也不理,奔到寢宮前,卻見禁軍士兵已將寢宮圍得水泄不通,兩名副將執劍守在殿門口,見任逍遙和仟蕓不顧儀態的沖來,兩名副將舉劍相攔,冷聲道:“未奉詔,任何人不得入內,違者斬!”

    任逍遙指著副將大罵道:“看清楚,連老子都不認識嗎?誰給你的膽子敢攔我和公主?不要命了?”

    副將板著臉,冷聲重復:“未奉詔,任何人不得入內,違者斬!”

    仟蕓大哭,扯著任逍遙的袖子悲聲道:“夫君,我一定要見父皇最后一面。”

    任逍遙心頭怒火一冒,惡少脾氣頓時抬頭,冷聲道:“老子今兒就從這門口跨進去,敢攔我你試試,老子殺你全家!宓兒,跟著我!”

    說著任逍遙拔腿便欲往里闖。

    副將濃眉一擰,大喝道:“禁軍,戒備!”

    “唰!”無數支長矛整齊平放,對準了任逍遙和仟蕓。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