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異界開發 -> 395.

395.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CTRL+D 收藏:吾愛文學網www.lmwhdb.tw,享受更多精彩閱讀

    柵門內,羅月娘仍是一襲大紅勁裝,俏臉冷如寒霜,語如冰珠:“楊順德,你我向來井水不犯河水,咱們雖然都是綠林黑道,可黑道也有江湖規矩,你今日不顧道義與我開戰,不怕道上弟兄恥笑么?”

    “呸!”楊順德狠狠吐了口口水,大笑道:“老子怕個鳥!如今這年頭誰他娘的還去管道上規矩?誰的拳頭大誰就有理,羅月娘,你這些年江湖白混了?這會兒跟老子談規矩?哈哈,你這青龍山大當家的位子莫非是靠耍嘴皮子才坐上去的?”

    羅月娘冷笑:“楊順德,不過就四百來號人而已,你竟得意成這樣,委實可笑!”

    那個家伙當初站在京城城樓上,當著十幾萬兵馬,嬉笑怒罵,揮斥任遒,直視十數萬人馬如無物,那是何等氣概,山門外的楊順德跟他比起來,充其量也就一沒見過世面的山中樵客而已。

    想到他,羅月娘顯得有些蒼白的臉上,不由浮起幾分溫暖的笑意。他……在京城還好么?是不是仍舊一副憊懶賴皮的樣子,混跡于朝堂和市井民間?占著朝中大臣們的便宜,調戲民間的良家婦女……

    山門外,楊順德的怒吼打斷了她的思緒。

    “羅月娘,你個臭娘們兒居然瞧不起我?老子若非看在你這娘們兒算是黑道數一數二的美人兒份上,早就叫兄弟們殺進去了,老子給你留了幾分情面,你可別不識好歹!”

    “羅月娘,你是土匪,我也是土匪,咱們何必要拼個你死我活?不如你嫁給我,咱們兩山合為一山,從此倆匪公匪婆豎下旗子干買賣,你青龍山下這條官道油水足,兄弟們守著它,一輩子吃穿不愁,這不挺好嗎?”

    “好你娘個屁!”

    山門內,羅月娘身邊的刀疤臉再也忍不住,放聲大罵道:“姓楊的,山下這條官道是當初咱們二當家想出來的點子,從那以后咱們青龍山的兄弟們才有了口熱食吃,你他娘的招呼都不打就想來揀現成的便宜,姓楊的,你是不是吃多了豬油蒙了心?你當咱們青龍山的兄弟們都是傻子么?還他娘的打咱們大當家的主意,呸!撒泡尿照照你那副姥姥不親舅子不愛的德性,你配得上咱們大當家的么?”

    楊順德聞言大怒,嘶吼道:“羅月娘,老子看你是女流之輩,這才沒讓兄弟們攻進你山門,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咱們兄弟可不是吃素長大的,再給你一個時辰考慮,識相的便打開山門,讓咱們進去,以后大家就是一個鍋里舀飯吃的兄弟,否則,一個時辰后,老子就要下令放火燒寨了!”

    楊順德說完便退了幾步,隔著山門數十丈遠席地坐了下來,面含冷笑的盯著山門。

    他不是不想打,可他更貪婪,他垂涎羅月娘的美色,垂涎羅月娘手下二百多名生力軍,更垂涎青龍山下那條富得流油的官道,他想用最小的代價得到這些,而不是逞匹夫之勇,與羅月娘拼個兩敗俱傷,這是他所不希望看到的。

    山門后,羅月娘輕輕嘆了口氣,神色頗為落寞的走回了小院。

    一個時辰,不,就算給她一年的時間考慮,她也不會答應,青龍山是父親留給她的基業,手下兄弟更是她肩上義無反顧的責任,而她自己,更是那個人的妻子,縱然不能進他任家的門楣,可是……卻改變不了是他妻子的事實。

    想到這里,羅月娘纖手悄悄撫上了小腹,俏臉溢出幾分幸福的笑容。

    我和他的孩子……將來他長大后,是像我這樣喜歡舞刀弄劍,還是像他那樣油嘴滑舌,四處騙女子的芳心?

    隨即,羅月娘的臉色又變得沉重,一個時辰后,楊順德便要攻進來了,今日我能保得兄弟們平安么?我與他是否還有相見之期?還有肚里的孩子,難道他連出世的緣分都沒有了么?

    人世間,為何總有這些無法圓滿的事情?為何老天不留給我一點時間?哪怕再見那個家伙一面,哪怕讓我生下這個孩子也好啊……

    刀疤臉擦著汗跑了過來,憤憤道:“大當家的,是戰是退,請當家的定奪,兄弟們拼了這條命也要護你周全!”

    “只戰不退!”羅月娘收起苦澀的笑容,一臉冷凝的站起身,柳眉向上一挑,沉聲道:“我羅月娘雖是女流之輩,卻也不是任誰可以欺辱的!今日就算豁出這條命,也不能栽了咱青龍山的名聲,更不能……”

    更不能辱了任逍遙之妻這個名分!

    刀疤臉猶豫的望著羅月娘,嘴唇囁嚅幾下,小心道:“當家的……要不,派幾個兄弟殺出條血路,下山去京城,向二當家,呃,不,向任逍遙任……大人求助,如何?想必任大人這點情分總還是要顧的吧?”

    羅月娘緩緩搖頭,凄然一笑:“他是朝廷重臣,有官爵有身份,我們是什么?是不入流的土匪山賊!他就算有心助我們,朝廷會讓他領兵救咱們這群打家劫舍的土匪么?他若如此做了,日后他在朝堂,面對皇帝和文武百官,又該如何自處?”

    輕嘆了口氣,羅月娘仰頭望著夜空,夜空繁星點點,一顆顆星星串聯起來,不知怎的,竟變成了那家伙的笑臉,笑得那般欠揍,如同占了天大的便宜一般。

    羅月娘輕輕笑了笑,笑容掩去了俏臉上的輕愁,很快,笑容消失,換成了一臉決絕。

    “今夜,也許是我此生最后一次想他了,可憐了我們的孩兒……”兩行晶瑩的淚線,悄悄滑落眼角。

    ※※※

    “羅月娘,一個時辰到了,你到底降不降?給句準話吧,你若不降,老子馬上踏平你這破山寨!”山門外的楊順德似乎已漸漸失去了耐性。

    “楊順德,廢話少說,讓老娘看看你的本事吧!”

    山門內,羅月娘清冷的聲音一字一句道:“記住,楊順德,你今天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來日,自然有人為老娘報仇,那種仇恨,不是你這區區的山賊土匪能夠承受得了的!他會替老娘把你千刀萬剮!老娘在地獄里擦亮眼睛等著看你的下場!”

    這番話如同來自地獄惡魔的詛咒,令所有人渾身感到了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同時他們也聽出羅月娘語氣中的決然之意。

    楊順德不自覺的縮了縮肩膀,接著大笑起來,笑聲如夜梟般難聽:“哈哈,老子被嚇大的!且看那個把老子千刀萬剮之人長得啥模樣……兄弟們,放火,攻山!”

    一支支火把,在夜空中劃過一道道奪目的弧線,扔在山門的柵欄和里面的屋舍之上,很快,熊熊大火便沖天而起,火光夾雜著刺鼻的濃煙,席卷了山門內每一個神情惶然的土匪。

    “大當家的,你懷著孩子,還是趕緊退吧!我派幾個兄弟護著你下山,去找二當家的,請他為我們報仇!”刀疤臉嗆咳著,火光將他臉上的刀疤襯映得愈加猙獰。

    “對!大當家的,你還是下山去吧,咱們兄弟太廢物,你就讓咱們臨死再做一回英雄好漢!讓二當家的知道,咱們不是孬種!”眾土匪神色驚懼,但卻個個死咬著牙,努力挺直了胸膛。

    羅月娘眼眶頓時紅了,含淚望著這幫平日里總坐享其成,漸漸磨平了血性的漢子,眼中終于流露出幾分暖暖的溫情。

    執拗的搖頭,羅月娘凄聲道:“我是你們當家的,你們說我會拋下你們獨自逃跑嗎?我羅月娘是這種人嗎?這里是咱們兄弟的家,是我父親留給咱們的基業啊!我怎能走?”

    山門外,楊順德的笑聲愈加猖狂:“放箭!給老子放箭!他娘的,小心點,別把那匪婆給老子射死了,那是你們將來的當家夫人!哈哈!”

    門內眾土匪盡皆一驚,他們沒料到,楊順德手下的土匪竟然還有弓箭手,他的手下竟然成了一支小規模的軍隊……

    眾人思量間,山門外,百余名土匪收起了刀劍,取出了負在背上的弓箭,隨著號令,百余支利箭毫不留情的射向山門和柵欄,有的箭支釘在了柵欄門上,還有的透過柵欄之間的空隙,實實的射中了山門內的土匪。

    羅月娘頓時聽到身邊有幾個兄弟悶哼一聲,然后便倒了下去。

    “當家的,小心!”一道寬厚的身影忽然搶前幾步,擋在了羅月娘的面前,接著便聽到幾聲噗噗沉響,身影慢慢倒了下去。

    “胡子臉!”羅月娘瞋目裂眥,尖聲厲嘶:“胡子臉!你……你這憨貨!老娘要你擋什么箭?你怎么這么蠢!”

    胡子臉正是當初獨自將任逍遙綁上山的傻大個子,此時他滿嘴鮮血,無力的倒在地上,渾身不停抽搐,看著羅月娘臉上的眼淚簌簌落下,胡子臉嘴角露出他慣有的憨厚笑容,吃吃道:“當……當家的,快退吧!去找二……當家的,他是好人……”

    羅月娘死死咬著牙,淚水不停的從她臉上滑落,滴在胡子臉那張毛茸茸的面孔上。

    胡子臉的神志漸漸迷離,他感覺渾身的力氣正隨著鮮血慢慢流盡,彌留之際,胡子臉眼神渙散,仍在憨憨的笑:“當家的,你真漂亮……呵呵。”

    隨即,胡子臉渾身劇烈的抽搐了幾下,便沒了聲息。

    “楊順德,你個狗娘養的!老娘跟你拼了!”

    羅月娘抄起一把鋼刀,美目布滿了仇恨的血絲,不顧一切的一刀劈開了山門,像個無畏無懼,慷慨赴死的女戰士,挽起了一道眩目而美麗的刀光,一如夏花般絢爛璀璨。

    山門外,百余張強弓搭滿了箭矢,對準了羅月娘,箭簇上散發著陰冷幽寒的冷光……

    羅月娘像一頭被激怒了的瘋虎,揮舞著手中的鋼刀,瞪著被仇恨充斥得通紅的雙眼,發瘋般向山門外的楊順德沖去。

    此時她忘了一切危險,絕境之中,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在她腦海中閃過,如同在向他們做著最后的告別。她的父親,她手下的兄弟,還有……那個令她愛入骨髓又恨入骨髓的任逍遙。

    人生很短暫,短暫得如同白駒過隙,芳華一彈指,剎那即逝,不到二十年的歲月,她好象一直都過得渾渾噩噩,可是在此刻,她卻仿佛突然領悟了許多人生的真諦。

    小時候,她趴在父親寬厚的背上,用稚嫩的聲音問父親:“我們為什么要搶別人呀?”

    父親回以苦笑:“因為我們要活著。”

    那時候她不懂這句話的意思,甚至這么多年來一直都不懂,而此刻,當敵人的刀鋒和箭簇散發著幽寒的冷光,一齊指向她時,她明白了父親當年所說的“活著”,要費多大的力氣,要付出多么慘痛的代價,這句話的背后包含了多少不為外人道的辛酸和血淚。

    羅月娘過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活,小時候父親教她從最基本的扎馬步開始,她這輩子就注定要走上這條沿途充滿了血腥和殺戮的道路,她殺人,她越貨,她做了所有土匪山賊該做的事情,事實上,她也早就準備著自己被殺的那一天,對她來說,死,并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可她此刻心中卻充滿了遺憾和不甘。她不怕死,但她不愿懷著仇恨和遺憾而死。她手下的兄弟死在她面前,此仇尚未報還,她肚里還懷著至愛之人的骨血,孩子卻無緣出生在這個世上,她眼里冒著仇恨的火花,但心里卻肝腸寸斷,其痛猶如萬箭穿心。

    數十丈外,楊順德那張興奮和恐懼交織在一起的臉,看起來格外扭曲猙獰,望著發了瘋般沖過來的羅月娘,和她手中揮舞著的刀光,他開始怕了,這一刻他已完全明白,這個面若桃李的絕色美人,是他這輩子永遠也無法得到的,因為他從她眼中看到了一種視死如歸的壯烈眼神,漠視一切生命,包括她自己。

    “放箭!放箭射死這娘們兒!”

    既然得不到,那么就毀掉她。楊順德對“憐香惜玉”這個詞很陌生,他只知道羅月娘離他越來越近,再不下令射殺,死的可能是他自己,羅月娘一身高絕的武功一直被他深深忌憚。

    話音剛落,百余支散發著冷幽光芒的箭矢無情的離弦,向她激射而去,疾若奔雷,快若閃電,漆黑的夜空如同忽然降下一場黑色的雨,遮住了皎潔的月光。

    羅月娘的瞳孔漸漸縮得如同針尖般大人,百余支利箭已經完全擋住了她前進的步伐,無情的射向她的全身每一寸肌膚。

    她感到了絕望,一個人的力量再強大,在幾百名殺氣騰騰,長刀利箭的土匪們面前,仍是那么的渺小,她甚至連再往前沖一寸的能力都沒有。

    絕望中,她停住腳步,手一松,鋼刀落到地上,俏臉浮出一絲凄美的笑容。

    別了,任逍遙,今生與你緣分畢竟太薄,我甚至連叫你一聲“夫君”的機會都沒有,多希望我們能一起看著肚里的孩子成長,出生……

    “大當家的!”

    身后,她的土匪兄弟們凄厲的大叫,聲音夾雜著無限的驚恐和憤怒。

    箭矢離她越來越近,她甚至可以聞到精鋼打造的箭簇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鐵腥味。兩尺,一尺,半尺……

    楊順德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美人死了沒關系,只要有銀子,女人要多少有多少,最重要的是,青龍山下的官道,還有這山上易守難攻的險要地勢,從今日起,便全歸他所有了,從此以后他完全可以高枕無憂的等著大秤分金,小秤分銀,絲毫不擔心沒有進項,更不用擔心官兵的圍剿。

    箭矢堪堪觸及羅月娘的身軀,情勢萬分危急,所有人都以為羅月娘已經死定的時候,忽然,羅月娘身后冒出了幾道黑色的影子,這幾道影子如同奪人魂魄的幽靈一般,悄無聲息的擋在了羅月娘面前,迎著激射的箭矢,幾人急速揮動手中的鋼刀,在羅月娘身邊半丈任圓之內,舞出一片密不透風的刀幕,在眾人驚楞的眼神下,只聽到“叮叮當當”幾聲脆響,威脅羅月娘生命的箭矢全被這幾道黑影擋開。

    羅月娘沒有感覺到箭矢入體的疼痛,不由訝異的睜開了美麗的大眼。

    只見月光下,四五個身著黑色夜行衣,頭臉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黑衣人同時轉過頭,朝她點頭示意了一下,隨即其中兩人拉扯著她的袖子,另外幾人則擋在她身前,凝神戒備對面的楊順德突然發難,很快,幾人趁著雙任都在楞神的功夫,將羅月娘扯進了身后的山門,并反手取過一根粗實的木棍,頂住了搖搖欲墜的山門。

    敵我雙任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異變給驚呆了。楊順德楞了楞,然后氣急敗壞的怒聲大叫:“他……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幾個黑不溜秋的怪物從哪里冒出來的?”

    楊順德的手下一臉迷茫的搖頭,剛才大家的注意力完全放到了即將斃命的羅月娘身上,此時正是晚上,根本沒人發覺這幾個黑衣人是從哪個角落冒出來救下了她。

    而親眼目睹羅月娘完好無損被救回來的青龍山土匪們,在山門內忽然爆發出一陣響徹云霄的歡呼聲。

    剛才那一幕實在太過驚險,他們連縱身出去營救的時間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的大當家的即將被敵人的利箭射死,心神俱裂之下,卻沒想到,這幾個不知從什么地任冒出來的黑衣人沖到她的面前,并順利救回了大當家的。

    短短的眨眼時間,眾人體會到由彷徨絕望,再到欣喜若狂兩種極端的情緒,巨大的落差令這群直爽磊落的漢子仰天大笑又淚流滿面。在他們心里,大當家是他們的依靠,是他們的主心骨,老天保佑,她終于有驚無險的被人救回來了。

    眾人的歡呼聲中,羅月娘卻一直面無表情的盯著救她回來的這幾個黑衣人,她的眼中充滿了疑惑,窮途末路之時,這幾個人到底是什么人,與她和青龍山有何糾葛,為何在這個緊要關頭救下了自己,他們是友是敵?

    良久,羅月娘平靜的開口:“你們是什么人?若是江湖同道,煩請通個名姓,羅月娘今日若能不死,他日必有所報。”

    幾個黑衣人互視一眼,隨即抱刀一齊朝羅月娘行了個禮,為首的黑衣人恭聲道:“羅姑娘言重了,我等隸屬京城任逍遙任大人麾下,任大人得知羅姑娘有難,特派屬下等先上山來,貼身保護羅姑娘,任大人正率軍急行,想來也快到了。”

    羅月娘聞言一楞,接著胸心間充斥著巨大的喜悅和感動,兩行淚水不知不覺流落俏麗的臉龐:“他……他來救我?”

    黑衣人蒙著臉,看不見他的表情,可語氣卻仿佛帶著笑意:“是的,羅姑娘,任大人領兵五千,正連夜急行軍,往青龍山開來。大人已交代我們,不能讓你有一絲一毫的損傷,否則軍法處治。”

    旁邊的土匪們聽到了,不由又開始歡呼,剛才羅月娘被人救回,對他們來說算是老天保佑,可楊順德的四百多號土匪還在山門外,危機仍未解決,大家的生命仍然受著強烈的威脅,聽到黑衣人說的話后,土匪們這才完全放松了心情,徹底扯開了嗓子,發出興奮的嘶嚎聲,那種死里逃生后的慶幸感,令他們的情緒急需找到一個合適的發泄口。

    “二當家好樣的!”

    “當了官兒還不忘本,是條漢子,我胡老三徹底服了!”

    “別他娘的胡說八道,二當家是先當的官兒,然后才做的二當家……”

    “依我說啊,咱二當家這次來救咱們,恐怕主要還是為了咱大當家的……”

    “有理有理……”

    羅月娘楞了半晌,然后緩緩蹲下身去,手捂著姣好的面容,嗚嗚哭泣起來,巨大的生存壓力完全消失無蹤后,她忽然感到一陣幸福的暈眩和虛脫。

    他來救我了,他來救我了!他……心里一直都是有我的!

    我們的孩子終于能夠出生在這個世上,孩子是幸運的,他的父親,正率領著千軍萬馬,從滾滾風塵中殺來,救下了孩子的性命……

    想到這里,羅月娘淚如雨下,所有的委屈辛酸和仇恨,仿佛都隨著晶瑩的淚珠流走,再無一絲遺憾。

    楊順德和他手下們楞楞的望著山門,聽著里面土匪們一聲賽過一聲高亢的歡呼聲,大家面面相覷,紛紛覺得莫名其妙。

    “他們……他們瞎高興什么呢?不就揀回條命嗎?老子一下令,該死的照樣還得死,用得著這么高興嗎?”楊順德不解的摸著下巴,喃喃自語。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老天給了他答案。

    遠遠的,一陣金鐵摩擦的聲音,從山下遙遙傳來,緊接著,整齊的腳步聲,刀劍長矛的磕碰聲,次第傳入眾人的耳中。很快,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大家互視的眼神中,傳遞著同一個訊息。

    軍隊!

    如此整齊,隱隱帶著殺伐之氣的聲音,除了軍隊,根本沒第二種可能。

    楊順德得意猖狂的表情消失得無影無蹤,轉而變成一臉驚疑不定的蒼白。

    很快,他的驚疑變成了絕望。

    皎潔的月色和熊熊燃燒的火光下,一支密密麻麻根本數不清人數的軍隊,身著鮮亮的鎧甲,手執長矛弓箭,踏著整齊的腳步,在離他們大約二十來丈的一塊空地上停了下來,然后迅速列好隊伍,盾牌在外,長矛于內,弓箭搭弦,一齊對準了楊順德和他身邊惶然無措的土匪們。

    整個場景忽然安靜了下來,沒有一個人說話,眾人就這樣靜靜的對視著。不同的是,楊順德和他的手下們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片絕望和空洞,而他們身前不遠的這支軍隊中的士兵,眼神中流露出的卻是嘲諷和冷漠,那是一種對弱者的嘲諷,對生命的冷漠。

    楊順德只覺得手腳冰冷,豆大的汗滴從他那張丑陋的面孔流下,驚疑的眼神不斷掃視著面前這支軍隊,心中無數個疑問,像水里的泡泡似的,不停的涌現,翻滾。

    幾道爭執的聲音打破了眼前的沉默。

    “任兄,你救如夫人大家都能理解,可你救完以后還是趕緊下山吧,這個……落草為寇畢竟,畢竟不是王道……”這是泰王的聲音。

    “是啊,任兄,不,任大人,你沖冠一怒為紅顏,確實是條漢子,小弟委實佩服得緊,可你也不能太離譜了啊,救完人還不算,你莫非打算領著這五千軍士在這山上住下去?這個……別忘了,咱們有皇命在身,江南還有差事沒辦呢……”蕭懷遠的聲音透著幾分惶急。

    “大人的一切決定都是對的,大人怎么說,屬下就怎么做,這句話放之四海皆準……”溫森的聲音明顯和善多了,馬屁拍得震天響。

    “吵什么吵什么!媽的!晦不晦氣?老子來救我老婆,關你們什么事兒?一個個跟刨了你家祖墳似的,至于嘛……喂,閃開閃開!別攔著我,我才是欽差,明白嗎?”

    “砰!”

    一聲號炮響起,代表天子的黃羅蓋傘,金瓜節杖和旗幡依次亮出,銅鑼哐哐敲響,聲音在幽靜的山谷中回蕩不絕。

    楊順德打量了一眼這龐大的排場,隨即嘴唇哆嗦了幾下,眼淚便掉了下來,五尺高的漢子蹲在地上哭得像個孩子般傷心委屈,心中滿是悲憤。

    幾百名土匪在一個鳥不生蛋的山窩窩里打個架而已,沒招誰沒惹誰的,怎么連京城的欽差都給招來了?坐在紫禁城的皇帝難道很閑嗎?連這種破事兒都要管?他老人家也太看得起咱們這群土匪了吧……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