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吾愛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諸天仙臨 -> 第1069章 真身降臨

第1069章 真身降臨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金仙的尸體只有一具,武安君最怕是就是白天行胡亂動手。

    失敗他都可以接受,但是因為煉器師糊弄導致失敗他無法接受。

    見武安君同自己的想法,白天行繼續說“現在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取金仙之軀的一部分,將血肉煉化到一起,煉制成一件仙器,可以制成人皮白骨幡,可以抽取脊柱煉制一把飛劍,可以取頭骨煉制一件異寶,可以選擇的方向有很多,但是結果也有所不同。”

    不同的部位最終誕生的威能也有所不同,白天行將選擇的權利交給武安君,畢竟他才是這具尸體的主人。

    面對白天行給出的種種選擇,武安君幾乎想都沒想,就說“煉制飛劍。”

    飛劍!

    這幾乎是白天行給出的方案中最殺伐的一類了,最后的成品沒有其他功能,就是殺伐之道。

    但是無疑這很對武安君胃口,白天行本來就覺得他最有可能選擇飛劍。

    “我需要一件殺伐之兵,可以助我斬殺血魔,”武安君十分坦誠,他再次提起要斬殺血魔,看起來他真的十分憤恨這個魔頭。

    白天行倒是能夠理解,畢竟血魔將一界魔染,還導致他的好友隕落,以武安君的性格如何能夠忍受?

    白天行的視線在武安君身上停留“想來這些年武安君一定在想盡辦法殺死血魔,如今連好友的軀體也不要了。”

    這樣一想,武安君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不過他轉念又想“其實也不是很殘酷,畢竟血魔是那位大能的一部分邪惡念頭墮落后誕生的,要是被他奪取這件尸體,或許很快就會誕生一位金仙級別的大魔。”

    那絕對是整個諸天世界的不幸,一個這種級別的魔頭,想要魔染一個世界都很容易,到時候不知道多少生靈要遭殃。

    白天行表示理解,然后將自己煉器的方案全盤托出“煉器一般都是火煉,但是也有雷煉、水煉之流,我準備的是血煉。

    正好這方世界化作了血海,我們就點燃這血海,燃燒一方世界來鑄就仙器。

    以金仙之軀為根基,一方世界為薪火,絕對可以鑄就出真正的仙器。

    倒時候武安君可以直接拿血魔為飛劍開鋒,到時候絕對能夠平添仙劍幾分威能。”

    白天行的想法不可謂不瘋狂,即使以武安君的見識也想不到會有這樣的煉器方法。

    不過經過白天行的解說,他又知道這樣的方法并不是異想天開。

    武安君心里已經相信了八成,但是還是有一些疑慮“洞玄大師,你的想法聞所未聞,真的行的通嗎?”

    這樣的疑慮很正常,白天行表示理解,實際上能不能行得通他也沒有萬全的把握。

    但是僅僅以推演的情況來看,成功的可能性不小。

    說的不好聽一點,他也是在拿武安君的東西練手。

    當然,他不可能這樣直接的告訴武安君,只是煽動他說“非常之器,必以非常之法,想要煉出前無古人的強大仙器,墨守陳規絕對行不通。”

    一句非常之法打動了武安君,他也不是什么安份的人,以前經常行險也是正常,如今難道還不敢拼命?

    “好!我就跟洞玄大師你拼一次,無論成與不成,總要試試才知道,”武安君豪情大發,甚至主動安慰白天行“洞玄大師你放心,無論成與不成都算我的,就算這一次失敗,我再去找合適的材料,總能煉制出想要的仙器。”

    關鍵時刻,武安君倒是比白天行更多了一股搏命之勇。

    白天行本來就準備搏一搏,反正到時候自己的金仙之軀估計已經完成了,武安君到時候想反悔,恐怕也沒有那個能力。

    當然,這是白天行的最后退路,他覺得應該不至于翻臉。

    決定了要煉制仙器,白天行開始布置起來,這絕對是一個曠日持久的工作,絕非一天可以完成的。

    ……

    造化玉符漸漸的停止了推演,無數備用的訊息被調用,然后一次次推演合理的可能。

    最終,造化玉符推演出一具近乎完美的肉身。

    “肉身成圣!”

    無數的信息倒灌而入,關于如何構建金仙之軀,所有的過程細節都在其中。

    白天行只需要按部就班,連具體的每一步的方法都被分解出來了,金仙大道就在眼前。

    相比仙道金仙,這一條路其實更難,但是白天行有造化玉符,卻是躲開了無數雷區,最終直接到達終點。

    默默的消化了全部信息,白天行對于未來有了一個初步的概念。

    “五百年成就金仙,一千年達到巔峰。”

    聽起來似乎要很久,但是說出去卻絕對能夠讓人羨慕死。

    也就是他修煉的速度快,否則像一些老牌真仙,或許一次閉關修煉就是一千年。

    到了真仙這種長生久視的階段,時間有的時候真的非常廉價。

    有了目標,白天行當然不會浪費時間,直接就開始了閉關修煉。

    一千年而已,到時候估計連武安君的仙器都沒有煉好。

    ……

    白天行勘探了一遍血海,除了血魔的附近,其他地方他都摸了遍。

    沒有太多想法,他搞清楚了情況,立刻就動手了。

    “先布置一個煉血大陣,用整個世界的力量來煉化金仙之軀。”白天行說著看向武安君“到時候血海世界必然會反噬,這就需要武安君您出手。”

    武安君點點頭“到時候我會攔住天道的。”

    白天行這樣濫用世界的力量,遭到反噬是肯定是,如果武安君不出手,他肯定束手無策。

    其實還有一個不穩定的因素,那就是金仙之軀本身,誰也不知道到時候試圖煉化他會不會引起反抗。

    雖然沒有了意識,但是金仙之軀很難用常理來概括。

    這一點武安君也表示絕對沒有問題,就算出現意外,他也會搞定。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白天行準備完畢,一切都可以開始了。

    這個時候,武安君終于真身降臨,這種重要的時候,一具化身顯然鎮不住場子了。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